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4章 :结局

作者:抹茶曲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阿皎只觉得这肚子疼得不得了。

    一时额头冷汗涔涔,死死咬着下唇、双手托着肚子。

    萧珩这个处变不惊的人,这会儿也有些懵了。他愣了一会儿才喊人,颤着手拥着妻子的身子道:“阿皎,别怕。”妻子生孩子,他不能为她做些什么,只能安慰她鼓励她。他知道她很疼,生孩子这种事情本就是难捱的,如今这三年内就生第二回,的确是遭罪。

    先前萧珩还有些嘲笑唐慕礼,总觉得一个大男人居然哭哭啼啼的,当真是丢脸。可今儿这事落在他自个儿身上,也是惶恐不安了起来。虽说第二回,理当顺利些才是,可萧珩守在外头,看着丫鬟们一盆盆的水端出来,里头的水全是殷红一片的,越发是局促不安了。先前妻子就同他说过,生孩子的时候不许他进去,萧珩也怕打扰她,自然是应下了,可如今在外头等待着实在是太难熬了。

    兰氏瞧着儿子这焦急的脸色,心里固然担心,却还是努力镇定安慰道:“放心,阿皎这回是第二胎,应当比生知知的那回顺利些。”

    话虽如此,可生孩子这种事情最是容易出意外,若是……

    萧珩不敢再想下去,之前他渴望她和自己的孩子,如今觉得,这回妻子生完之后,不管是男是女,都不要再生了。

    ——有了两个孩子已经足够了,他不忍心妻子在受这种苦。

    好在阿皎这回还算顺利,折腾了大半天,总算将孩子生下来了。待萧珩瞧着襁褓之中皱巴巴红通通的儿子,顿时就热了眼眶。他看了儿子一眼,便将儿子给了身后的兰氏,然后守在妻子的榻边握着她的手。

    刚生完孩子,阿皎自然是浑身无力,不过她听着是个男娃,便觉得自己总算了却了一桩心事。

    知知不过一岁多,一听说自己当姐姐了,欢喜的不得了。她瞧过唐家的小表弟,觉得小表弟在襁褓里乖乖睡着很是可爱,如今她也有个小弟弟了,当真是太好了。

    知知自个儿都是个奶娃娃,如今却当起姐姐来了,不过倒是有模有样的。她瞧着弟弟长得丑丑的,心里有些嫌弃。只是这话她却不敢说,虽然弟弟小小的,可若是她嫌弃他了,弟弟可是会难过的。所以知知自然也很快接受了这个丑弟弟。

    不过知知却不知道,自己刚出生的时候,比这个丑弟弟还要丑呢。

    不过两三年的光景,这原是安静冷清的寄堂轩,却变成如今热热闹闹的样子,连萧珩都有些惊讶。阿皎正在坐月子,萧珩不放心,专程告了假留在府中照顾妻子。阿皎哪里肯啊?女人生孩子是见最寻常不过的事儿,哪有因为她坐月子他就不去做事儿的?可萧珩想着妻子生孩子时候的样子,便心有余悸,搂着妻子的身子道:“就让我多陪陪你,嗯?”

    人生在世不过短短数十载,他不晓得下辈子自己还记不记得,不晓得下辈子自己还能不能再遇着她,这辈子,自然要好好相守。

    刚出生的小娃娃自然是爱睡,阿皎看着自己的儿子,只觉得儿子的模样瞧着的确有些像世子爷。阿皎很满意,这男娃长得像世子爷,长大之后才俊俏,有这么一个俊俏的儿子,阿皎这个当娘亲的也自豪啊。这儿子的大名不能轻易取,阿皎便想先给儿子起个小名儿,上回知知的小名儿是萧珩想的,这会儿阿皎自然也将这个任务交给自家夫君。

    萧珩看着襁褓之中闭着眼睛呼呼大睡的大胖儿子,道:“不如就叫‘呼呼’吧。”

    阿皎不明所以。

    萧珩道:“知乎,一个知知,一个呼呼,不过……”萧珩顿了顿,笑道,“咱们儿子这般爱睡,该是呼呼大睡的呼。”

    这小名儿虽然有些随意。

    可一般小名都不讲究,这呼呼也就呼呼吧。

    阿皎叫了几声,觉着还挺有趣,瞧着小奶猫似的儿子,心里头满足的不得了。真好啊,她有了知知,如今有了呼呼,这两个小宝贝,是她和世子爷的孩子。

    呼呼如今不过是吃了睡睡了吃,偶尔张开眼睛瞧瞧,知知刚当了姐姐,倒是一改平日喜新厌旧的习惯,对这个弟弟很是热乎,这小嘴边整日都挂着弟弟的名字,喜欢得不得了。

    阿皎怀孕的这些日子,比起一般的孕妇,倒是没长多少肉,生完孩子没了圆鼓鼓的肚子,一时半会儿倒是有些不习惯了。只是萧珩细致入微的在阿皎身边照顾,大多数的事情都是亲力亲为的,按理说这是不合礼数的,可寄堂轩的人也是见怪不怪了了,晓得世子爷有多疼这世子夫人,附近世子夫人诞下了小世子,自然是功不可没的。

    是以坐月子这段时间,阿皎被养得白白胖胖,脸色红润的不得了。她生来骨架小,涨了肉自然也看不大出来,只觉得瞧上去多了几分可爱,不过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娘亲了,这眉宇间自然也有少妇的风韵。

    出了月子,萧珩就有些蠢蠢欲动了。

    阿皎忽然意识到,这些日子世子爷这般照顾她,汤汤水水的给她补着,就是为了如今能够好好痛宰一番。阿皎捏了捏自己腰际的肉,觉着当真是胖了,不过世子爷瞧着却十分喜欢的样子。她生了孩子,这胸前的两|团自是肿|胀的难受,不过这回呼呼喝的都是奶奶的奶水,至于她自个儿的,全都落到这个大的的嘴里了……

    想起这个,阿皎就害羞。

    萧珩的确是忍得久了,拥着妻子二话不说就要了两回。阿皎素来是身子娇,却生得体态婀娜、纤侬合度,如今平添了几分丰腴,越发是令萧珩爱不释手。瞧着妻子受不住了,萧珩才肯罢休,而后拥着妻子一道去沐浴。阿皎累得手指都懒得动了,任由他伺候着自己,却不料萧珩是个不知餍足的,居然又在浴桶中胡闹了起来。

    沐浴罢,阿皎软巴巴的,整个身子粽子似的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同自家夫君一道上榻歇息。这初秋温度适宜,两个人一同相拥而眠,倒也不会觉得热,这一觉自然睡到了大天亮。

    阿皎睡得舒服,只是却做了一个不大愉快的梦,梦里她也遇见了世子爷,可梦里的世子爷同现在的有些不大一样。她不晓得自己为何会做这个莫名其妙的梦,只是一觉醒来,背脊有些汗涔涔的。

    萧珩倒是享受,拥着妻子不肯松手,见妻子醒了,瞧着她的脸色,这才在她的眉眼处亲了亲,音色暗哑道:“做恶梦了?”

    阿皎定定的看着萧珩,想了想才嘴角一弯,道:“大抵是昨晚累着了……”于她而言,只要有世子爷的,都是好梦。

    萧珩笑笑,虽然有些愧疚,可这种事情他实在是忍不住。

    萧珩吃了教训,这回定然不会让妻子这么快就再怀上孩子,而阿皎也觉得,如今带着知知和呼呼已经让她一个头两个大了,加上世子爷这个大的也缠人,她便觉得自己像是带了三个孩子似的。

    ·

    呼呼周岁宴的时候,宫里的太子殿下和宵宵公主带着二皇子殿下来了靖国公府,至于皇后娘娘,如今大腹便便肚子里又有了一个,实在是不方便。

    知知如今已经两岁多了,生得可爱娇憨,每日都极乖巧的照顾弟弟,这姐弟二人感情好得不得了。而这位二皇子殿下傅昭,从知知刚出生那会儿,就喜欢和知知玩,如今两人也成了极要好的朋友,但凡有什么好东西,都会互相分享。知知是个乐于分享的,有个可爱的弟弟,自然也要和傅昭一起分享,傅昭很大方,将自己的哥哥同知知一起分享。

    知知知道,每回傅昭来府上和她一起玩的时候,他的哥哥太子殿下就会陪他一起来。不过这太子殿下从来不和他们一起玩,只不声不响的站在一旁,怪吓人的。

    知知撅了撅小嘴,对着傅昭道:“阿昭哥哥,我才不要你的太子哥哥……”她咧唇一笑道,“我喜欢宵宵姐姐。”宵宵长得好看,跟小仙女似的,日后她长大了,也要像宵宵姐姐这么漂亮。

    傅昭一向听知知的话,当然点头答应了,不过呢,他觉得他大哥有些可怜,都没人和他一起玩。

    知知听了这个,倒是有些犹豫了。是呀,这太子殿下都不爱笑,哪有人喜欢和他玩啊?知知认真的想了想,这才拍了拍胸脯爽快道:“那我去找他。”

    知知迈着小短腿,去找傅晔了。

    彼时傅晔长廊上,看着院子里几个小娃娃一道有说有笑的,他瞧着那肉包子不知再同他弟弟说些什么,只说完之后,就朝着他跑了过来。傅晔眉峰冷冷,面上一丝笑意也无,瞧着这肉包子跑得急,一不小心就踩到了裙角,整个人便朝着前面倒去。

    他想也不想,立马就伸手将她接住。

    知知长呼了一口气,见是傅晔,才摊开自己的双手,冲着傅晔笑了笑,“太子殿下,你要吃吗?”

    傅晔低头,看着这肉包子的小胖手里捧着几块玫瑰酥,瞧着都有些碎了。傅晔是个不爱吃甜食的,正想拒绝,却对上了这肉包子水汪汪的大眼睛。

    傅晔伸手拿了一块,咬了一口。

    知知最喜欢吃甜食了,这玫瑰酥是她这几天最爱吃的,如今她把自己爱吃的东西和别人分享,便是做朋友了。知知冲着傅晔道:“太子殿下,如果你爱吃,我可以经常让我娘亲给你做哦。不过……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以后和我们一起玩?”

    她见傅晔的表情柔和了一些,继续道:“我和阿昭哥哥不会嫌弃你的……”

    听着这称呼的区别,傅晔顿时就变了脸色,然后将咬了半块的玫瑰酥放回到她的手心儿。

    转身就走。

    知知有些开心,可她是个不爱哭的,立刻又迈着小短腿去娘亲那里告状。她走到外头,见房屋门关的严严实实的,就在外头喊了几声,声音委屈的不得了。

    里头萧珩正在和妻子做坏事儿,本想着孩子们都去玩了,未料知知居然回来了。阿皎一听到女儿委屈巴巴的声音,就立刻穿好衣裳走了出去,瞧着女儿手里捧着几块碎掉的玫瑰酥,大眼睛里满是泪水。

    这可把阿皎给心疼坏了。

    这靖国公府,有谁敢欺负这小祖宗啊?

    阿皎把女儿抱起,搂在怀里安慰,问道:“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

    知知将玫瑰酥给娘亲看,撇了撇嘴道:“是太子殿下……”

    阿皎觉得,这太子殿下行事稳重,怎么可能会欺负知知这个小女娃呢。她没法子,向自家夫君投去求助的眼神。萧珩有些欲|求|不|满,不过目下最重要的是女儿,便从妻子的怀里将女儿抱了过来,在女儿粉嫩嫩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道:“太子殿下敢欺负咱们知知,下回爹爹一定好好教训他,嗯?”

    这还差不多,知知很满意,搂着自家爹爹的脖子趴在他的肩上,得寸进尺的喃喃道:“爹爹一定要狠狠打他的屁|股。”

    萧珩点了点头,三两下就把闺女给哄好了。

    瞧着闺女又欢欢喜喜的出去玩了,阿皎这才发愁道:“世子爷,你可不能太惯着知知了。”虽然知知懂事,并未恃宠生娇,可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大放心。譬如说这太子殿下吧,阿皎自然不会认为是太子殿下欺负了她的女儿,顶多是不理人罢了,定是知知小题大做了。

    而且,太子殿下明明对知知很好啊。

    每回来靖国公府的时候,都会给知知送些小玩意儿,这对于太子殿下来说,算得上是对知知关爱有加了。

    萧珩却是没听妻子的话,只将门关了起来,然后将妻子抱到窗台前做方才未做完的事情。

    本书由(一蓑烟雨任平生)为您整理制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