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95章 大结局

作者:春未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她只带了梅香, 一个人去了黄鸭儿胡同塞了一封信进去, 她很想跟景熙帝见一面, 想知道这个孩子怎么样的来历。

    这封信很快就呈到御前, 景熙帝打开一看,此处说有要紧事找他, 最好是能够见上一面, 他立马就让人布置一番出宫。

    青绿色的小袍,褚色的皮靴, 景熙帝今天打扮的很是俏皮,他来到黄鸭儿胡同, 再往内侧走,屏退众人, 推开门,看到了徐湘湘。

    徐湘湘忍不住泪流满面,“是你吗?你来找我了?”

    一向坚强,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景熙帝也流下眼泪,“母后, 是我, 元儿来找您了。”

    看来她们对沈珏的猜测几乎是对的, 那么前世她就肯定是皇帝之母了, 徐湘湘对他伸手,“对不起,我现在才知道你。我对以前完全没有印象了,我也忘记了你。”

    赵奉元紧紧握住她的手, “母后,儿子不怪你,你这辈子活的比上辈子开心多了,也……”

    “也什么?”徐湘湘看着他。

    赵奉元摇头,“没什么。母后,我跟你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前世我刚亲政,准备大婚的前夜忽然就被刮回来了,我带着记忆,相貌也没变,只是母亲变了一个人,那个母亲对我也没有多喜爱,每次都是靠我拉拢皇上的喜爱,之后对我也一般。”

    “你是说毛舜吗?”

    “对,前世这个人我几乎都没有听过,也不知道这一世为何会有这样的人进宫?前世母后你可是艳冠后宫,而且父皇对你特别宠爱,不像现在。”

    徐湘湘听的毛骨悚然,她和嘉德帝那个小人,想想还是沈矜好。

    她笑道:“现在我也过的很幸福,沈矜待我极好。”

    二人诉衷肠也只能这一次了,日后他在宫中,宫中耳目众多,泄露一丝一毫都是不成的,更何况慎独是徐湘湘常常很推崇的,那就是即便一个人的时候她也不能胡乱说话。

    “待您好就好。现在沈矜后院也只有您一个人,看样子我就知道了。”

    徐湘湘点头:“你有没有心仪的人,我也可以帮你打听的?”

    赵奉元摇头:“现在还没有,日后再说呢,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哦,对了,德太妃你要小心吧,怕是太皇太后和她已经联手,这二人在后宫浸润多年,不知道埋下多少钉子,可恨我不在宫里,不能帮你,你要多加留意。”

    母后还是那么慈爱妥帖,什么都能帮他想到,赵奉元笑道:“我知道,这俩人不过是乌合之众罢了,我心里有数的。”

    德太妃纯粹是靠嘉德帝,嘉德帝死的很匆忙,不像前世,什么都布置妥当,故而德太妃靠的只不过是一个小皇子,好对付的很。

    看着信心满满的景熙帝,徐湘湘很是欣慰,“前世我们母子有缘,这一世,我虽然不能在你身边,但你一定要好好保重你自己,若是有难办的事情,直接找我,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尽力而为的。”

    “我会的,母后。”

    选了皇后选了一年,结果谁都没选中,连大热人选沈矜之女也没份儿,卢家倒是还觉得高兴,尤其是卢修,他对沈婉君道:“马上沈兄就要回来了,我们要头一个为他们接风。”

    沈婉君嗔道:“你瞧瞧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我女婿快回来了,我可不是激动。”听说沈穆这次也立了功,虽然比不上沈持魏庭等人,但是他才十四岁,这个年纪已经很耀眼了,是条汉子。

    “什么女婿,还早着呢,这次阳哥儿家怕是门槛都被踏破了。”沈婉君都很怕阳哥儿被人抢了去。

    别看现在男多女少,但是阳哥儿这样的,永远都有不少女人想。

    卢修不在意道:“那没办法,我定情信物都给了,难不成沈矜还出尔反尔不成?”

    “爹娘,你们说什么呢。”卢文雅一进门就听到她爹娘这么说,简直羞红了脸。

    沈婉君白了卢修一眼,“让你胡说。”

    卢修却很高兴,“过几天我们就去沈家玩儿,你平日里不是和云姐儿玩的挺好的。”

    卢文雅害羞的跑出去了。

    沈矜倒是回来的很快,三年对于沈矜这样的人来说,一半都是在路上,打的虽然很快,但是还真的不算短。

    景熙帝亲自率领人过来迎接,沈矜跪下来对他道:“皇上,这只是景熙盛世的第一步,日后皇上会把齐国推向更顶峰的。”

    群臣们好似忽然就忘记之前是怎么批判沈矜的,一个个全部奉承上了,沈小相爷一直拉着沈矜,好像自己才是沈矜一路的一样,长房的所作所为沈矜也算很清楚了,懒得计较了。

    反正他呀,早就知道不需要讨好别人,强大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他最期盼的是见到徐湘湘,提前跟景熙帝说了一声,溜回去见自己的娘子,徐湘湘也早就备好酒菜,菜当然大部分都是素菜了,谁让沈矜爱吃素菜呢。

    蕴哥儿坐立难安,闹着要去门口接哥哥和兄长,徐湘湘也索性让他去了。

    云姐儿却不成,都已经开始学规矩了,就不能再和蕴哥儿一样,这样外边的人会说闲话的,云姐儿眼睛却也眼睛往外看。

    终于伴随着孩子们的欢呼声,一家人都站了起来,阳哥儿居然把蕴哥儿抱起来甩着玩,吓的本来准备接沈矜的徐湘湘都一跳,“快放下,快放下,真的是把我的心脏都快吓出来。”

    沈矜含笑站在她的身旁,好似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她,很家常的口吻,“没事的,阳哥儿现在臂力惊人。”

    原本以为俩人见面应该是涕泗横流或者诉衷肠如何的,但是真正俩个人见面却平淡,却非常熟稔,熟稔的仿佛沈矜从来都没有离开过。

    “阳哥儿怎么变黑了。”徐湘湘看着嬉笑打闹的阳哥儿问道。

    沈矜摊手,“那还不是因为成日在外跑,你儿子真的是被你养的身强体壮的。”

    说起这个沈矜自愧不如,他现在骑射还不如自己的儿子,这可真是……

    好不容易阳哥儿放下蕴哥儿,这才来跟徐湘湘请安,阳哥儿的眼眸里闪烁着光,这束光让他看起来特别自由自在,生机勃勃。

    “娘,儿子回来了。”

    徐湘湘拉着他左看右看,“长高了好多,比你爹爹都高了。”

    “可不是,娘,您是不知道我现在饭量多大啊,上次一个人吃了一只烤全羊。”

    “哟,这么厉害的呀。”

    五口人说说笑笑的进去,陆氏和沈绰也是拉着大孙子不放手,蕴哥儿跟护花使者一样站在他哥哥旁边不肯离开。

    云姐儿也是既想上前说话,又有点近乡情怯,阳哥儿就是家里的小太阳,和长辈们说完话,立马从怀里掏了一个花绳给她,“这是在蛮族买的,看看你喜不喜欢。”

    云姐儿看着五彩斑斓的花绳,点头:“大哥哥,我喜欢。”

    倏地一下,阳哥儿把云姐儿也抱了起来,云姐儿害羞的躲进哥哥怀里,感觉自己在天上飘一样。

    “好啦,好啦,快坐下来吃饭吧。”徐湘湘把女儿接过来。

    云姐儿笑嘻嘻的:“大哥哥力气真大。”

    坐下来之后,阳哥儿看了满桌子一大半都是素,便道:“娘,晚上能不能跟我做点肉,这菜也太素了。都是跟我爹做的吧,我爹在外只吃草,都不吃肉,您没发现我爹都瘦了吗?”

    陆氏心疼道:“别跟你爹一样啊,祖母让厨房跟你多加点菜。”

    徐湘湘看着沈矜确实瘦了,心疼道:“你在外面总得吃点肉啊,老是吃素对身体不好。”

    “你还信这小子的话,我肯定是吃过的,就是勉强自己吃,因为他们做的肉太难吃了。”

    阳哥儿毫不客气拆台:“娘,挺好吃的,一个伙夫做的叫化鸡把我的舌头都快吃下来了,还有一种馒头,那可太好吃了。”

    这俩父子可是太搞笑了,徐湘湘帮儿子夹肉,又帮沈矜夹菜,此时沈家才仿佛活了一样。

    就连老太太看着他们打闹,也不会阻止,还让徐湘湘不要管,让他们父子兄弟多玩一会儿,沈矜吃完饭就拖着徐湘湘去房里了。

    一进房门,徐湘湘先脱下沈矜的衣服,沈矜措手不及,他还有好些话跟徐湘湘说,不应该是这样的,但是如果她主动那也挺好,反正他在军营也待够了。

    却没想到徐湘湘上下端详一下,又把衣服递给他,“自己穿上。”

    沈矜愕然,“你这是何意啊?”

    徐湘湘道:“也没什么,就是看看你身上有没有受伤,还好,光滑的很,没有受伤。”

    “原来是这样啊。”真是白高兴一场了。

    徐湘湘偷笑,“不是这样,还能怎么样,你可真是。”

    沈矜抱住她,“当然就是我想的那样。”

    夫妻三年未见,如今见面,真是小别胜新婚,二人才满足了。

    沈矜回来之后各处邀约不断,卢修是直接带家人上门的,沈婉君跟徐湘湘道:“我们家这个一大早就催我们过来,你瞧瞧,这可真是。”

    “来了就一起吃酒去,这几天我被他们父子闹的不行,阳哥儿我让他收收心,开始沉下心来读书。”

    她们来的目的徐湘湘也知道,说来也是奇怪,卢修那么个人,自己也不是没有儿子,偏偏就很喜欢阳哥儿,从心里就已经认定阳哥儿是他的女婿了。

    现在上门却是来确定关系的,徐湘湘看了卢文雅一眼,便道:“走吧,咱们先去和阳哥儿见见面,这孩子年纪越发大了,闹的很凶。”

    沈婉君看到阳哥儿也吓了一跳,“阳哥儿这么黑了。”

    阳哥儿咧开嘴笑道:“黑点才好,我不想要白。”

    话音刚落就被徐湘湘打了一下,“你可悠着点,太黑了穿衣服也不好看。”

    这还是卢文雅第一次看到阳哥儿,这个她爹娘口中的天才,她未来的夫婿,见了不禁就觉得和印象不同,她印象里应该像沈矜这样,俊秀清瘦,气质出众,可沈穆却充满着勃勃生机,现在正要和卢修比摔跤。

    沈矜站在旁边看热闹,还对阳哥儿道:“你卢伯伯也是练家子,千万别手软。”

    卢修咬牙切齿的看着沈矜,“你小子别起哄。”

    二人俱是拿剑,卢修倒是不俗,但是阳哥儿却精神煜煜,他到底是在战场上练过的,几招之内就剑指咽喉。

    卢修抚掌,“还真是不同了,也难怪旁人说自古英雄出少年。”

    阳哥儿蹦蹦跳跳来到徐湘湘这里求表扬,徐湘湘也是一脸觉得好笑,她对儿子道:“今天还得读书,可别一门心思的跟别人斗武。”

    “儿子知道了。”

    卢修惊讶,“还准备让阳哥儿继续科举啊?”

    徐湘湘点头:“那是肯定的,他才十四岁,不读书又能做什么,越年轻就越要学。”

    在阳哥儿刚回来的时候,徐湘湘就问他关于他的婚事,阳哥儿大大咧咧道:“婚姻大事,父母做主。”

    如今看到卢家这样,徐湘湘和沈矜商量一二,便主动定下婚约了。

    这桩婚事让不少闺秀傻眼,他们还未开始呢,卢家就已经定下了阳哥儿,卢文雅就要成为沈次辅的儿媳妇了,这可真是措手不及啊。

    但同时也让不少闺秀高兴,因为皇上还未选后,卢文雅本来也是她们的竞争对手,现在直接就少了一个重量级选手,可不是好。

    可是作为皇上的景熙帝,现在想到的可不是亲政不亲政的问题,而是处理后宫俩个女人的问题,太皇太后这个年纪了,也翻不出什么波浪来,那德太妃起了反心就必须得死,这个死倒不是直接谋杀,而是间接分化。

    德亲王今年还没有满四岁,景熙帝自然不会害一个四岁的小孩子,说难听点,一个小孩子起不了什么波澜,日后还长不长的大还另说,又何必如此呢。

    德妃每年都会得风寒,以往嘉德帝会让整个太医院帮她看,在景熙帝上任之后,德太妃收敛很多,但是景熙帝并未对后宫有任何限制,德太妃依旧得到非常好的治疗,甚至因为她是德太妃之母,有些想走冷门的还巴结她。

    这次可不一样了,尤其是景熙帝本人敲打了一番之后,查的是太医院弊案,但是实际上让太医院越发不敢造次,只要太医院不会超出待遇,德太妃本人心思又重,景熙帝再派人送走德亲王给贵太妃之后,德太妃更是惊惶不安。

    她其实是非常坚强的,坚信活着就会有希望,所以喝药都不用别人吩咐,但是儿子被分开之后,她就很是担心,尤其是以前得罪过贵太妃,直接让贵太妃断了皇后之路,这贵太妃也是个聪明人,她知道皇上的心思,即便自己没有虐待过德亲王,但是传出去的话也让德太妃喝一壶的了。

    这一急之下,病就更不能好了。

    毛舜恼怒德太妃之前还和太皇太后一起想夺她儿子的地位,于是添上一把火,半年之后德太妃就香消玉殒了。

    德太妃一死,太皇太后几乎被严格囚禁起来,表面上是说皇上对她好,增派人手,但实际上就是看管,还不让她自尽,太皇太后哪里受的了这个,很快也不久于人世。

    国丧景熙帝哭的很伤心,毛舜也在哭,但是她更是看到了儿子景熙帝的手段有些后怕,原来不需要毒药也能害死一个人,明明平日里对太皇太后非常一般,哭成这样倒像是孝子贤孙一样,可笑至极啊,像她哭都哭不出来,这个老太婆可是对德妃更好呀。

    丧事期间景熙帝的表现无疑让史官们都动容,哭的几欲晕倒过去,毛舜心疼儿子,便私底下和景熙帝道:“倒也不必如此,做做样子就行了,可千万不要这般。”

    景熙帝无奈:“还是要的,长者过世,总要哭灵的。”

    毛舜端了参汤给他,“皇上总要顾及自己的身体。”

    “多谢母后。”

    她这边便道,“这次丧礼过后,皇后一事也要提上议程了,沈家的那位姑娘我也很喜欢,你让她进宫也成,至于妃嫔,我看张家的姑娘和杨家的姑娘都不算错。”

    不管怎么样,她已经让渡出皇后之位了,原本皇帝年幼,这个皇后应该是她这个作为太后的人选的,可是她已经按照景熙帝的要求选了,妃子里面张家小姑娘经常进宫为她解闷,若有这么个妙人陪在身边也好,再说杨家,杨泽和她关系很不一般,谢氏去外省之前曾经就提过,杨泽是个不畏强权的人,又正直,连爵位都不要了,日后若是出了事,全家岂不是只有死路一条。

    这样的杨家这般高风亮节,即便让杨泽的女儿进宫也算是她唯一能够给的照顾了。

    景熙帝却道:“沈矜之女我不会娶为皇后的,这话我已经跟沈夫人说过,她表示没有任何异议。”

    这就让毛舜很诧异了,“这是为何?”

    “不想自然就不想,再者沈矜也无须靠女儿维持家族繁荣,沈穆少年才子,九岁中秀才,十一岁便能上阵杀敌,这样的人才靠实力就够了,也没必要那般。”

    沈矜的夫人徐氏确实是个了不起的人,培养的儿子个个出色,而且孝顺,她也是命不好,现在儿子反倒是像她的上峰一般了。

    这话毛舜无意间和徐湘湘说的时候还真的说出来了,大概是认为徐湘湘比较了解她们的内情,所以对徐湘湘毛舜也不再隐瞒什么了。

    徐湘湘惊讶道:“您虽然是皇上的母亲,但天无二日,皇帝确实是独一无二的,即便是您听他的其实也没错。”

    再说了,景熙帝的位置是怎么来的,都是他自己运筹帷幄得当弄来的,否则全部靠毛舜,那今日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可能就是德妃了,还有他什么事儿啊?

    她又劝毛舜,“如今您是太后了,难得以前过的苦,现在该享受就享受。”

    这是委婉劝她少插手,毛舜哪里听的进去,她只会觉得徐湘湘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徐湘湘才管不了那么多呢?从宫里回去之后,还要送秦氏和霞姐儿去蛮族,因为沈持任蛮族大都督,不仅要迁入汉民过去开垦,全部用郡县制。

    原本陆氏不同意,但是秦氏可想不了这么多,她是绝对要去的,还跟陆氏道:“太太,我去那里照顾二爷也好,霞姐儿天天念叨她爹爹呢。”

    阳哥儿宽慰陆氏:“蛮族现在正在开垦中,日后建成了也不会很差的,再说了,祖母你愿意做那划银河的王母娘娘不成?”

    这么一说陆氏也不好再拦着了,再拦着了就真的成了棒打鸳鸯之人了。

    陆氏没有话说了,秦氏也放下心来,她笑道:“还是阳哥儿会说话。”

    徐湘湘还挺舍不得这个妯娌的,秦氏为人不错,深明大义,和她从来没有红过脸,她拉着她的手悄悄的道:“你别担心,等过几年那边顺了,就差不多能回来了,霞姐儿年纪还小,我也会帮她留意的。”

    这下秦氏也彻底放心,去蛮族最让她担心的就是女儿了,就是怕女儿到时候大了在那边找不到什么好人,但是有徐湘湘这句话她就彻底不担心了。

    提起婚事,自然还有魏庭的婚事,只是魏庭还未回来,人家女方年纪不小,急着出嫁了,此事只得作罢。

    阳哥儿神秘兮兮道:“娘,魏庭那模样您看是缺姑娘吗?”

    “他不缺,那你为何还要我跟他找?”

    “以前是以前,现在他立功无数,怎么还会和以前一样,您真的是会开玩笑。”

    “所以,他真的……”

    阳哥儿笑道:“连三公主都有那个意思呢,不过魏庭拒绝了,这好不容易跳出来,哪里能陷进去。”

    提起三公主,徐湘湘倒是想起一个人来,“你还记得魏令吗?”

    “那当然记得,是我湖广的好哥们儿,只是近来不怎么联系了。”

    阳哥儿警铃大作,“娘,你该不会让魏令娶三公主吧?”

    徐湘湘摆手,“不是,和她没关系,我是想起魏令和你差不多大,不知道会娶什么人。”

    她现在虽然跟阳哥儿定下了卢家的婚事,但是日后终究还是要他们合适才行,就像秦宝心和关内侯夫人那样,婆媳不和也不成。

    虽然阳哥儿以大人自诩,但是这种事情,他一向是不那么懂。

    还好有沈矜在一道说,沈矜虽然大部分事情都拢在手中,但是他一般都是制定制度让众人去做,互相平衡制衡,这样总不会闹出来。

    如果所有权利集中到一个人手中,总是不会长远的,从未滋生**也是迟早的事情。

    国丧过后,沈矜和其弟都有封赏,尤其是沈矜被封为国公,至此沈矜这一房才算的上是真正能够和长房抗衡的了。

    当然了,长房的黄氏已经老了,早就没有以前那种长房为尊的思想,反而处处都要和沈矜她们这一房商量。

    赵氏便只能在旁看着别人的热闹,她对举哥儿道:“说起来也是我害了你爹,若是让你爹单枪匹马的,如沈矜一般,现在说不定也混出头来了。或者是按照你□□母曾经对我的教育,让我们庶房一起,你爹也不至于落到这个下场。”

    沈举不明白,“可是您不是说我爹如此,都是沈矜害的吗?”

    难得赵氏为沈矜说了一句话,“你爹的死不过是自古成王败寇罢了。”现在明显沈矜开始位列人臣了,要是沈举不自量力去报仇,这可怎么是好?现在可是抱大腿的好时机啊。

    明显的赵氏开始频繁走动起来,陆氏这个人一贯嘴硬心软,虽然嘴上说的不客气,但是跟沈矜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要沈矜多看顾点沈举。

    沈矜却没有那么圣母,“娘,如今我没有对付他都已经是格外网开一面了,您想,若是我和徐氏我们二人遭遇不测,阳哥儿会被沈珏特殊照顾吗?”

    肯定不会啊,沈珏嘴上说的好听,可是下手最黑了。

    如此才作罢,赵氏来了几次见陆氏爱答不理的,也不再过来了。

    沈举知道赵氏做的这一切,连忙让她不要再去了,他倒是看的很淡然,“穷达皆由命,祖母,我会好好的考功名的,日后为您挣个诰命。”

    “我的举哥儿哟,你为何这般命苦呀。你娘也是个不要脸的,嫁了就跟没有你这个儿子似的,你日后也不要再把她放在心上。”

    赵氏也只得听从,眼看过了一年,听说三公主找了沈举做驸马,沈矜亲自拟旨。

    这个就让徐湘湘觉得有意思了,“他们可是相差五岁呀。”

    “是这样没错,但是情爱一世和年龄又有什么相关,湘湘姐姐。”

    是啊,她自己还比沈矜还大一岁呢,这次徐湘湘如愿以偿的做了三公主的全福人,三公主这次的状态跟以前完全不一样,她整个人跟泡在蜜罐里一样。

    沈举身上有一种不符合同龄人的成熟,和当初徐湘湘看到的沈矜一样,她为三公主做全福人,沈举也很感谢。

    三公主这次婚后也和以往不一样,很快还怀了孩子,贵太妃跟徐湘湘说:“这次可算是好了,我说他们生了孩子送进宫给我带也是一样。”

    这是贵太妃求来的恩典,也是为了补偿当初对三公主的婚事无能为力,从而出现了那样的事情。

    与此同时,郁天骄也颇会做人,送了重礼过去,示意和好,三公主也没有再计较这些,倒是张素玉有些看不过去,郁天骄便道:“冤家宜解不宜结,你想这也是为了咱们的哥儿,以前咱们是皇亲国戚,那也就罢了,但是现在可就不一样了,咱们和皇家再也扯不上什么关系,如果大小姐和姐姐地下有灵,她们那么善良,肯定会理解的。”

    现在郁天骄已经深谙说话之道了,反正丈夫是没有指望,只能借着这个身份让儿子能够有出息。

    郁天骄说他亡妻善良会理解的,张素玉也不好反驳。

    “也只能这样了。”

    逐渐的京师社交圈几乎是被郁天骄霸占了,她会办最好的花宴,还能撮合成几对,或者会办女儿节等等,反而是尤氏沉寂了,她跟徐湘湘说:“我爹娘到现在还是不后悔,大人的事情我也管不着。”

    现在郁天骄对尤家心冷了,她慢慢占据着整个京师社交圈,似乎以实际行动告诉大家,你们虽然不要我了,但是我还是比你们留下来的那个要强。

    不过尤氏也不是来说这些的,她是来找徐湘湘说正经事情的,徐湘湘听完她说的,睁大眼睛,“你是说要定下我们云姐儿?”

    尤氏点头:“那肯定是啊,我们家国公爷说的。”

    “那也要看看他们能不能合的来,我说了也没用。”姜容的儿子可是脾气暴躁的很,天生武学绝妙,和他爹性格不同,这小子可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

    她这话的弦外之音尤氏听的也很清楚,“那没事,我把儿子送来你们这里不就好了。”坦白说,她儿子真的是伤透了脑筋,机灵聪明那是一般的人赶不上,心地虽然不坏,但是顽皮恶作剧是旁人赶不上的。

    平日里姜容就老是羡慕阳哥儿,蕴哥儿,她也是一样,现在这个主意也是深思熟虑做的。

    当女婿来管,沈矜夫妻总不可能乱来吧。

    甚至尤氏道:“你们云姐儿嫁过去,我绝对不让我们简哥儿纳妾,真的。”

    不纳妾这点就让徐湘湘动心了,和沈矜商量之后夫妻二人顺势同意了,姜容的儿子姜简长的和姜容很像,性格南辕北辙,本来是个小淘气,但是一来这边就被阳哥儿收服了,没办法,打架打不赢,读书也读不过,只好认命当小弟。

    蕴哥儿虽然不怎么习武,但是才学出众,尤其是人情世故比他哥哥还强,哄着姜简跟玩儿似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沈矜不在家,长辈们单独吃,徐湘湘和孩子们一起吃,孩子一多,这原本金尊玉贵的一个个平时吃的跟猫儿食一样的,都开始抢食了。

    云姐儿都吃了两碗饭了,还是徐湘湘夺了碗,她才没吃了。

    姜简是吃完饭回去的,回去的时候还带了蟹肉包子回去,尤氏对姜容道:“你看看你儿子,连吃带拿的。”

    姜简不服气的放在姜容面前,“爹,这可不是普通的大闸蟹,是沈叔叔的熟人从吴兴送过来的,现做的,这一笼是我做的,婶子才让我拿回来的。”

    一听说是儿子做的,姜容夫妻对视一眼,“哟,儿子都会自己做啦。”

    姜简骄傲的挺起胸脯道:“是沈家婶婶让我们做的,可惜我做的不太好,云姐儿做的最好,沈婶婶给她当老大。”

    这么多新鲜名词姜容都没听过,“老大,你要做什么老大?”

    “就是管人的老大,下次沈大哥哥会烤全羊给我们吃,到时候就由云姐儿发腌肉给我们,我们要是多嘴,她也能管我们。”

    原来是这样啊,姜容还没吃过正宗烤全羊呢,他跟姜简商量,“能不能带我去?”

    姜简摇头:“不成,大哥哥只烤一只羊呢,现在上官叔叔和卢叔叔正准备比试一场,谁赢了我门选谁家去。”

    竞争居然如此激烈了,姜容晚上就去找沈矜要求加入战局,沈矜摊手,“下次吧,兄弟,我亲家和姑爷都争呢。”

    姜容铩羽而归。

    最终上官睿胜出,沈矜便跟徐湘湘带着一群孩子出去玩儿,徐湘湘也跑过去跟他们一起玩老鹰捉小鸡,婉琴有点担心自己俩个孩子,生怕他们摔了,但是上官睿却让一脸期盼的去玩,虽然有磕磕碰碰,但是孩子们都玩的非常尽兴。

    和小孩子一起玩简直不要太快乐了,和小女孩们一起谈好看的东西,帮她们一个个扎头发,一起蹦着玩,和男孩子们就要沈矜过来,投壶玩乐,还让上官睿出出题目考考,让上官睿也过过瘾。

    这次玩了过后,下一次徐湘湘又举行家庭宴会,一起酿造葡萄酒。

    她还把自己珍藏的夜光杯拿出来,这次卢修姜容都能参加,徐湘湘还对尤氏和沈婉君道,“咱们可以拿白帕子染这个,做成紫色的丝绢,绣点咱们喜欢的在上边,肯定好看。”

    仿佛回到了闺阁时光,难得大家都轻松一些时日,孩子们玩玩闹闹,大人们也玩的高兴,沈矜手上沾着葡萄汁,嫌恶的看了一眼,又喊徐湘湘,“娘子,你看我的手。”

    徐湘湘正在跟她们说的起劲,听到沈矜这委屈的口气连忙过去,“怎么了?”

    “太脏了。”

    洁癖犯了,徐湘湘连忙掏出帕子来帮他擦手,姜容“啧”了一声,卢修和他嘀咕道:“真的,如果不是他和徐氏关系这么好,我早怀疑他性别都有问题了。”

    姜容笑道:“好了好了,别提了,这俩性别彻底调换了。”

    总之,本来如高雅天人的沈矜因为沈矜这个举动,彻底在朋友们面前崩塌。

    大家发现原来沈矜其实是个娇娇的性子,常常跟徐湘湘撒娇,哎。

    欢乐的时日总是度过的特别快,随着阳哥儿要考举人了,大家相聚的日子就没有那么多了。

    姜简要跟着他爹开始进入玄铁门了,没事的时候倒是总是过来,阳哥儿考上举人之时,沈矜等人就要准备皇上亲政了。

    这次亲政代表着景熙帝正式成为这个国家新的主人,前朝后宫甚至番邦都留意非常。

    徐湘湘很想和他见一面,但是她很清楚,越发是为了他好,就越不能添乱,要让他成为真正的天下之主。

    皇上亲政之盛事,沈矜今天见识到了,他跟徐湘湘道:“皇上今日算是真的亲政了,我已经上书要废除辅政大臣了。”

    “这就是急流勇退吗?”徐湘湘摸了摸相公刚刚洗完风干的头发,觉得好舒服。

    沈矜看着他道:“你放心,我还是会守护好他的,守护好我们大齐。”

    这句话不用说明俩人的意思都懂,徐湘湘抱住他,“我是何其有幸,有你在身边,我不敢问她上一世我们俩如何,因为我只喜欢今生的你。”

    沈矜开玩笑道:“我也喜欢你,什么样的你我都喜欢。”

    说完,又道:“日后你很难见到皇帝了,有什么要说的,可以让我帮忙。”

    他能够理解妻子的心情,也理解皇上对妻子的孺慕之情。

    否则,皇上不会让他做辅政大臣之首,毫无保留的相信他,他知道妻子还是惦记的。

    “嗯,我知道了。”

    亲政之后的景熙帝越发显现出帝王的成熟,他这样的皇帝才是这个帝国最需要的,干练,用人不疑,为人公正,做事情也有前瞻性,朝野内外无不臣服。

    越两年,阳哥儿也要成婚了,老太太年纪已经很大了,连话都说出来了,徐湘湘也是想赶紧把儿子的婚事办了,否则老太太真的有个什么好歹,阳哥儿还得守孝几年。

    卢家早就准备好了嫁妆,日子定下就浩浩荡荡的送嫁妆了,十里红妆看的人眼馋不已。

    姜简魏令还有魏庭等人作为傧相帮忙迎亲,好不热闹。

    徐湘湘头一回帮儿子办大喜事,忙的那叫一个脚不沾地,好不容易新媳妇进门了,她才歇一下,沈矜却牵着他的手道,“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她看着他,“你带我去哪儿呀?”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她们穿过沈家的小花园,还能听到下人们说话的声音,再穿过小花园,来到了沈矜的书房,这个书房沈矜一般不允许外人过来,她一进来就看到了景熙帝。

    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成了少年人,眉眼就更像徐湘湘了,他说:“今日恭喜您了,做了婆婆了。”看到沈矜在这儿,他不敢喊。

    “你来了怎么不光明正大的来,这样也能给你一杯酒啊。”徐湘湘很希望他来的。

    景熙帝挠挠头:“我一来怕他们就不自在了。其实我也要选秀了,日后我会好好的的。”说完他又看向沈矜,“沈首辅可要对她好点。”

    沈矜和徐湘湘对视一笑,“请皇上放心,微臣不辱使命。”说完沈矜小声喊了一声,“湘湘姐姐。”

    徐湘湘紧紧握住他的手,何其有幸,今生是他,今生也有他。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大结局了,湘湘此时是最幸福的。

    明天开始更新前世之事

    百感交集,非常不舍,感谢胡杨木和熊猫小天使长篇安慰我,以后我会更努力的,也许这本书不是舒爽文,但是人物情节我都是认真刻画了,还有遗憾的地方,下一本书会好好写的。

    感谢你们的陪伴,让我塑造湘湘和矜哥更有动力。

    最后,本章留言都会送红包,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