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八章

作者:林盎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很多时候, 故事的开始让人措手不及,故事的结束则令人悄然叹息。无论是左菱舟也好, 纪连幽也罢, 都没有想到事情都收尾会是这样。然而,不管她们对此或伤或悲, 或忧或叹, 当第二日清晨的阳光再次照耀在床上时, 她们睁开眼,看着窗外,也都只能选择继续着自己的故事。

    半个月后, 左菱舟正式被册封为公主,纪连幽也被封了郡主。纪连幽有些不解, 去问了顾玄棠是怎么回事。

    顾玄棠道, “主要是两点, 第一,你在这一次的事件中, 也算是有功劳的。第二, ”顾玄棠看着她,“菱舟一个人在京里也没什么朋友, 而你本就是以陛下的妹妹的身份进京, 虽说你并不是, 但却和菱舟结为了姐妹,菱舟是公主,你自然也该有所身份。这样, 也能留在京里陪陪她。”

    “功劳?”纪连幽更糊涂了,“我有什么功劳啊?”

    “你忘了那日你迷路时,见到的人了?”顾玄棠问道。

    纪连幽瞬间想起了那个偏僻的宫殿内,被侍卫看守着的男扮女装的那个妃子。她心思一动,有些不敢相信,“难道,他是……”

    “嘘,”顾玄棠轻声提醒,“噤声。”

    纪连幽连忙点头。

    “现在你知道你的功劳了。”

    纪连幽皮笑肉不笑,她甚至觉得自己不知道更安全,“陛下知道是我吗?”

    “你觉得呢?”

    纪连幽伸手捂脸,她觉得她这辈子大概的无法离开京城了,知道了个这么大的秘密,她这一辈子估计再也不能离开皇帝的视线了。

    顾玄棠见她一脸欲哭无泪,安慰道:“别怕,不会有什么事的。况且,当郡主不好吗?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不好吗?”

    “我怕自己不习惯。”她道。

    “正好,菱舟也不习惯自己公主的身份,你们俩还能互相鼓励一下。”

    纪连幽看向一旁的左菱舟,左菱舟回以她一个无奈的表情,两个人长叹一声,互相感慨人生多艰。

    周以苛在闲暇之后,想要与自己失散多年的妹妹交流一下兄妹感情,才发现他这个妹妹一连几日都不在宫里,而是在相府。周以苛不觉有些头疼,他与顾玄棠相识多年,亲眼看到许多姑娘有意无意的向他表达着自己的爱慕,可自己这清高自傲的朋友却始终不为所动。他一直很好奇顾玄棠到底会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却怎么也没想到竟是自己的妹妹。这种兄妹刚刚相认,妹妹前脚正准备进门,后脚就要被人给娶走的心情,让他再看向自己这位至交好友时,竟有几分不那么顺眼。

    周以苛让人把左菱舟接回了宫,并交代道,“你这几日就好好在宫里待着,顾相事务繁忙,你就不要去打扰他了,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来找我。”

    “好。”左菱舟乖巧道。

    周以苛给将点心朝着她的位置推了推,状似无意的问道,“听说,你似乎也叫顾相哥哥?”

    左菱舟一口水差点没直接呛在喉咙里,她咳了几声,周以苛温柔的帮她拍了拍背,“慢些喝。”

    左菱舟抬头看他,很有求生欲的表示,“哥哥你听谁说的,真是一派胡言,我只是因为顾相本身比我大,所以偶尔会这么叫他一句。”

    周以苛面带微笑,“偶尔?”

    “以后不会了。”左菱舟立马表态。

    周以苛见此,这才勉强“嗯”了一声,似是较为满意。

    左菱舟一边陪他说这话,一边暗自思量着,想不到自己这个哥哥竟然还是个妹控,看来自己日后说话要注意了。

    她和纪连幽又住回了泠清阁,周以苛觉得这里有些偏远,想给她们换个宫殿,可是左菱舟不愿意,直言自己在这里住的挺好的。周以苛心知她估摸着是惦记着宫殿内的那条密道,再一想到她为何惦记这条密道,便只觉得自己又要看故友不甚顺眼了。

    然而不止他看顾玄棠不甚顺眼,顾玄棠这几日也看他十分碍眼。他本以为,事情结束,尘埃落定,他也可以和自己的小姑娘好好的亲昵一番,哪曾想左菱舟这一进宫,竟是再也没有出来了。他问周以苛,周以苛也只是回答,“菱儿毕竟是未出阁的姑娘,整日与你在一起,对她声誉不好。”

    顾玄棠简直震惊,“你难道忘了你答应过将她许配给我?”

    “可现今,她还尚未嫁给你不是吗?说起来,乾州这几天确实是有些异常,要么醒之,你还是去一趟罢。”

    顾玄棠看着面前的人,走到了他面前。

    “你做什么?”周以苛疑惑。

    “看看你是不是又是谁假扮的。”

    周以苛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看来,不管是我,还是周礼,我们俩想让你离京的心是一致的。”

    顾玄棠心下无语,却又觉得自己都舍不得她嫁给别人,周以苛这个当哥哥的,估计也是不舍,他颇为大度的没有和周以苛计较,交代完事情,转身离开了。

    是夜,左菱舟晚上正准备睡觉,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了声响,她立马穿好了外衫,还没来得及向声响处走去,就见顾玄棠已经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表哥。”她惊喜道。

    “你还记得我这个表哥啊,”顾玄棠打趣她,“我还以为你最近在宫里呆的都要忘了你还有个哥哥了。”

    左菱舟走上前抱住他的胳膊,“我也没办法啊,我哥哥不让我出去找你,说你事务繁忙,大事为重。”

    顾玄棠看她,“哥哥?”

    左菱舟的笑容僵了一下,再次爆发出自己的求生欲,“陛下,陛下。”

    顾玄棠轻笑着看她。

    左菱舟眨着眼睛给他卖萌。

    顾玄棠戳了她的脑门一下,“行了,别眨了,眼睛不累啊。”

    “看着你就不累了啊。”左菱舟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土味情话。

    顾玄棠被她这话给逗笑了,“油嘴滑舌。”

    “是甜言蜜语。”左菱舟纠正道。

    “你也亏得是个姑娘家,要是个男子,指不定要哄骗多少姑娘呢。”

    “我也就是哄哄你,其他人我哪有那个心思。”左菱舟软声道。

    顾玄棠觉得她可真是会说话,摇了摇头,拉着她在床边坐下。

    “近几日还好吗?”

    左菱舟顺势靠在了他身上,把玩着他的手指,“还好,就是有些想你。”

    “和陛下相处愉快吗?”

    左菱舟颔首,“陛下对我挺好的,大抵是遗憾之前没有好好照顾过我,所以这一阵儿恨不得把什么都给我,用来弥补这些年的错过。”

    顾玄棠闻言,有些感慨道:“他就你这么一个亲人了,你又比他小,自小还流落在外,他一直很惦记你,现今见了你,自是免不了对你好的。”

    左菱舟仰头看他,“我知道,就是突然多了这么一个亲人,有些奇怪,又觉得也挺好的。”

    顾玄棠把她往自己怀里揽了些,“习惯就好。”

    “你呢?”左菱舟问道,“你这几日还好吗?”

    “还可以,只是有些想你罢了。”

    “我也想你。”她立马表忠心道。

    “那不如我们出去一趟?”

    “出去?”左菱舟一下爬了起来,“我们出去哪里呀?”

    “出去别的地方,你不是总嫌宫里烦闷,正巧,你哥哥今日给了我一个任务,我们可以一道去办。”

    左菱舟看着他,拉长语调“哦”了一声,“你是想使坏是吧,我哥哥……”

    “你哥哥?”顾玄棠微笑。

    “陛下,陛下,”左菱舟立马改口,“陛下给你任务分明是想要支开你,你倒好,还想带着我一起走。”

    “那你去不去?”

    左菱舟笑了笑,欢声道:“去。”

    “等我把手上的事情忙完,我就带你出去。”

    “那连幽呢?”左菱舟问道,“她也和我们一起吗?一起吧,不然我走了,她待在宫里也会很无聊的。”

    “好。”顾玄棠应允道。

    左菱舟瞬间就觉得生活再次美满了起来,“只是,你身为丞相,离开了不会有事吗?”

    “陛下已经下了旨,让之前被贬的朝臣回京了,郑峰、孙莫问、柳傅他们三人都才识卓越,有他们在京,应当不会有什么问题。况且乾州之事,若是真和前朝余孽有关,也是该重视一下了。”

    “那就好。不会耽误了民生百姓就好。”

    “你倒是很有做公主的觉悟。”顾玄棠看她。

    左菱舟靠在他怀里,“才不是呢,只是我自己当过最普通的人,所以就希望不管发生了什么,黎民百姓都能好好的,太太平平,安居乐业,要是为了一些私人的小事,影响到朝堂,从而影响到天下苍生,那就不好了。”

    顾玄棠把她往怀里抱了些,“想不到我的篇篇,还是个心系苍生的小姑娘。”

    左菱舟一把抱住他,在他的耳边蹭了蹭,“你就别打趣我了,我若是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和你儿女情长,那怎么配的上你啊。”

    “便是你真的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和我儿女情长,也是配的上的我的。我喜欢你,你就足以与我相配。”

    左菱舟微微离开他的耳边,挑着一双眼看他,就见他眼里满是喜爱与认真,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冲着他就是一连串绵密的稍纵即逝亲吻。

    顾玄棠被她这小兽似的亲吻亲得笑了起来,随后抱住了她,温柔的亲了下去。

    五天后。

    安静的早晨,泠清阁内突然传出一声尖叫。

    周以苛看着手里的信纸,狠狠把信纸拍在了桌上,未几,却又不禁笑了起来,好样的,竟然反将自己一军。他本想借着乾州之事,让顾玄棠离京,没想到,顾玄棠确实离京了,竟然还把自己的妹妹带走了。

    周以苛觉得自己可真是失策,竟然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禁摇了摇头,暗道:大意了。

    春蕊看着他一会儿气一会儿笑的样子,瑟缩着肩膀,有些害怕。

    “好了,你回去吧,此事朕知道了。”

    “是。”春蕊见他没有动怒,这才松了口气,退了出去。

    而另一边,官道上,有一辆朴素的马车正在前行。这辆马车外表朴素,内里却十分豪华。马车里面正坐着一名潇洒俊逸的男子以及两名年轻漂亮的姑娘。

    左菱舟看着正安静看书的顾玄棠,忍不住开口道,“你确定,你留的书信陛下看了不会生气?”

    “便是生气,他还能追出宫来不成。”顾玄棠十分淡定。

    左菱舟有些无奈,却又觉得他和周以苛两个人为了个所谓的“哥哥”争风吃醋十分有爱,不觉笑了笑,挑开了帘子,看着外面的风景。

    纪连幽靠在她身边,见此,也凑过去看着窗外,“都结果了呀。”她道。

    “是啊,也该入秋了。”左菱舟回道。

    纪连幽点了点头,“时间过得可真快。”

    可不是?左菱舟想,一转眼,大半年都过了。

    她看向身边靠着自己的纪连幽,又看向对面正在看书的顾玄棠。只觉得这半年走来,自己也算是收获颇丰。

    她曾在初来到这个世界时感到迷茫委屈,也曾在父亲离开后担惊受怕,然而当着一切都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掩藏在时光的风沙下后,现在,她所拥有的则是满满的幸福与幸运。她曾经渴望的亲情、友情、甚至爱情,都在这个时候成为她生命中最瑰丽的珍宝。

    她想起了自己与顾玄棠初见,他满身的伤,生死不知,她握着他的手说你是我哥哥啊。

    也想起自己与纪连幽一路前行,她负气委屈,却还是隐忍着问道你说啊,你不是说让我听你解释,我听着呢。

    她当然也一并想起了周以苛,她本没有想到,却意想之外的兄长。

    那些曾经渴望的盼望的祈求得到的,都在这一刻刹那完满。

    我从未想过我会来到这里,正如我从未想过我会拥有这些,感谢上天眷恋,感谢命运成全,感谢在这个时空,你我相遇。

    左菱舟看着树上沉甸甸的果实,秋天到了,又是一个新的季节,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从6月到9月,感谢大家的陪伴。这本书总体写的还是很开心的,虽然没有写表哥表妹大婚,以及在连幽的归属上选择了开放性结局,但是对我而言,它已经很完满了。不排除以后可能会修一下结尾或者增加一两个番外,毕竟,每个作者在过一段时候后倒回来看自己之前的文都会觉得有所缺漏,但是那也是之后的事了。接下来会专注填隔壁的《我把总裁养歪了》(原《弟弟太爱我怎么办[重生]》),有兴趣的小天使可以到隔壁找我玩哦~

    放个文案:

    《我把总裁养歪了》(原《弟弟太爱我怎么办》),点进专栏,即可收藏

    文案:

    屏遥重生了,重回自己初中时代,那个时候,她的父亲还没躺在病床,她们家也还没被顾长安逼到败落,屏遥二话不说,拔腿跑到她爸面前,想告诉他:珍爱生命,远离顾长安那个狼崽子。

    然而,她话还没说出口,就看到已经出现在她家的顾长安和他妈,屏遥……欲哭无泪.JPG

    面对还没有成为顾总的顾长安,屏遥决定先下手为强,拉拢顾长安,讨好顾长安,力求与顾长安搞好关系!

    只不过……屏遥摸了摸被偷亲的脸颊,她好像不知不觉把这个未来总裁养歪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