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5章 会动的画 (5)

作者:岚月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端坐在闲居小院那间他和燕十一摊牌的厅中,看着窗外夕阳发出了这样一句感慨。

    他旁边站着一位妙龄少女,穿一身粉嫩嫩的衣裙,皮肤也粉嫩嫩的,十分玉雪可爱,她听了唐晋这句感慨,似乎有点难过,低声叫:“老祖……”

    “什么老祖?”唐晋摆摆手,话音利落起来,“你回去告诉主君,百通苑不可能再交到姓唐的人手中,有话,叫他去和紫浮宗云瀚说去。”

    少女委屈:“我又不是为了给你们传话来的!”

    “好好好,那我拜托苗苗传个话,可好?”唐晋说着伸出手,掌心多了一枚玉坠,“给,拿去挂在你新得的佩剑上吧。”

    少女不接,弯腰低头说:“老祖,你能不死吗?”

    唐晋失笑:“这也不是我说了算的。我倒想飞升仙界,永生不死,可惜,没那个本事。”

    少女难过起来,沉默片刻,问:“那除了传话,还有别的要苗苗去做的事吗?”

    “有,好好陪着夫人,她一直很想养一个像你这样的女儿。”

    “我知道。”少女重重点头,又说,“我还知道,你们都很想念她那个无缘抚养的女儿。”

    唐晋眼睛又望向夕阳,他将玉坠放在茶几上,伸手抚向胸前,那里有一张蚕丝帕,叠的整整齐齐,正好覆盖在他心口。

    “是啊,我很想念她。”唐晋最后说道,“苗苗,回去吧,替我跟夫人说一声‘保重’。”

    少女拾起玉坠,一步三回头的去了,厅中再没有人声,唐晋就那么看着夕阳一点点沉入地面之下,他的意识最终也和人一样沉入无边黑暗,再也没有清醒过来。

    天亮之后,宅中奴仆进去确认主人已逝,便照他临终吩咐,将他原样收敛入棺中,盖好棺盖,随这间厅堂一起沉入地底,再加上封印禁制,让他带着那张片刻不肯离身的蚕丝帕一起长眠。

    中州之主唐辰天得知消息赶来时,眼前只有一片平地和一块小小石碑,见石碑上面写着“唐晋死后闲居之地”,一时竟不知该叹还是该笑。

    为主人办理好后事的亲信奴仆迎上前道:“主君,公子说他什么都没带走,唯一带着的一块蚕丝帕,上面也只有一篇他追忆美人的文章。叫‘昔有佳人’……”

    “不用说了。”唐辰天摆摆手,“我只是来看看他。”他站在石碑前默立片刻,最后伸手轻轻捶了一记碑顶,才转身离去。

    “昔有佳人

    “我曾和天下第一美人两次同行,时间加起来长达数月,甚至曾把她请到自己家中暂居做客,陪她吃遍中州城内美食,但如今想来,才发觉我直面她惊人美貌的时间少之又少。

    “第一次相见是在镜河渡舟上,她易容成男子,带了一只灰鹦鹉,鹦鹉顽皮,钻出她的袖子,将她皓腕玉手展露人前,我不由注目,引起了她的注意。我那时候真是狡猾啊,随口就跟鹦鹉聊了起来,真是要感谢那只名叫青龙的鹦鹉,若非它健谈,也许我和第一美人的第一次同行便不会那么轻易成行。

    “但我显然不是被一只鹦鹉吸引了注意力的,她那双手,我这样阅美无数的人,只要见过一次,就绝不会忘记。我第一次见她,是在归雁城三公子的结丹大典上,她跟在姐姐身后,粉衫绿裙,广袖上朵朵桃花,长裙边翩翩蝶舞,彷佛整个仙笈界的春光胜景都集于她一身,让人一见就再也移不开目光。尤其一双玉手,洁白莹润,纤细修长,端着杯子的时候,简直让人要羡慕起那杯子的好运。

    “可惜她有这等美貌,却轻易不肯示人,总要一再易容,叫人认不出她来,才觉安心。不仅如此,她还费尽心思,另取化名,手创《仙笈界八卦报》,靠才华章勇敢和智慧来赢取天下人的赞誉。

    “与她常常掩藏起来的美貌相比,《仙笈界八卦报》就像她的另一张面容,时而俏皮可爱,时而活泼促狭,时而义愤填膺,时而真假难辨,真是每每想来,都如人在眼前一般。这样千张面孔的美人,谁人能忘怀?

    “惜乎美人已平地飞升,再无相见之日,仙笈界之钟灵毓秀似乎也被带走一半,再不曾出过如此倾国倾城之佳人。

    “行文至此,回头读去,只觉满篇浅陋之言,尚不能描摹心中佳人于万中之一,晋惭愧之极。

    “昔有佳人,燕家十一,仙子之姿,回归仙位,空遗我心,眷念至今。”

    邱雁君将写着唐晋名字的绢帕小心折好,放入盒子,和她存档的那些《仙笈界八卦报》放在一起。关柜门之前,她忍不住又看了一眼盒子,心中颇觉惭愧,她何德何能,当得唐晋这番厚爱?

    “发什么呆?神女说了,只给我们一个时辰去见萧演。”窗外时季鸿叫她。

    邱雁君赶紧关好柜门,出木屋,和时季鸿携手离开玲珑宝地,去那竖了个牌子就自称是“五色谷”的平原求见萧演。

    作者有话要说: 我写了“慎入”了啊!怕虐的还进来,不怪我!

    (苗苗就是秋澄馨和唐永恺的女儿,前文写过唐辰天和尹千柳没生孩子,选了唐永恺做继承人)

    PS:今天去看了医生,医生说就是家里太热太干了,眼睛干,没大事,大家放心吧~~

    第番外之碧水

    碧水神女送邱雁君和时季鸿与柏域盛汇合章进了沙河城, 就自己去逛了。

    好些年没到下界来,这人世的喧哗市井却亘古不变似的, 充满了熟悉的配方和熟悉的味道——她真是要被邱雁君那小丫头带坏了, 最近脑子里总是冒出一些莫名其妙章她往常根本不用的词句。

    难道很久很久的以前, 她真跟那个画风奇特的小丫头有什么渊源?碧水却是真的想不起来了,她在飞升成仙之前就曾因故损伤过记忆, 更不用提飞升不久就赶上的那场仙魔大战, 她几次死里逃生,甚至被魔王俘获,为了做卧底取信于魔王, 碧水神女还不惜跳下忘河, 洗去了自己八成记忆。

    想想那时候,还真是年轻气盛, 什么都敢做。碧水神女回忆起往事,不由唇角勾起,露出一抹笑意来。

    不过她那时又哪里有别的选择。魔涨道消章魔王大举进攻仙界,她一个刚证得金仙的,落到魔王手里, 不做卧底,难道真的入魔?她可做不到。

    天未必有道, 但只要人心中有道,则道必永存世间。

    这是她哪怕到死章哪怕灰飞烟灭章意识全无,也一直坚持的信念。而她之所以后来选择追随神皇青霄,正是因为他们心中始终追寻和坚持的道极为相近——既已证得金仙, 更要以不死不灭之身,维护三千界生灵,尽自己最大努力减少伤亡,存续道统!

    在这一点上,紫微和赤炎也有一样的信念。他们四人,包括在最后决战中死去的几位伙伴,都认为魔与道,就像这世间的阴阳二气,缺一不可。彼此之间可能互有消长,但谁也不可能彻底将谁灭绝,哪一方都不该纵容野心家的出现,引发震动三千界的大战。最好的解决方案就是像现在一样,和平共处,互不干涉。

    毕竟无论仙界还是魔界,生存的基础都在三千界之上,万一三千界因大战而连锁崩塌章生灵涂炭,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大家一起玩儿完。

    但这种想法,无论是代表道一方的仙界,还是魔界,都不肯接受。所以青霄后来就不管那些老资格的金仙说什么——虽然他们被魔王追杀的根本没剩几个——独自拉起了一面大旗,他们齐心合力将魔王打回魔界,并最终建造成了现在的仙界。

    青霄做了神皇,却并不怎么管事,他说这叫“无为而治”,三千界各有其机缘因果,只要闲着没事干的金仙不去打扰,小世界们自会好好运转。神皇履新后,真正主动张罗着做的事只有一件,就是给他们分封神号。

    他给紫微的神号定了“天君”的时候,紫微是不太敢接受的,他觉得“天”字太大,他顶不住,神皇却说:“有什么顶不住的?你出去看看,谁不是天天顶着天在外面走,谁没顶住了?只要你自己不把这个‘天’字看得太重,就没什么顶不住的。”

    神女觉得青霄这通胡说八道很有道理,就心安理得接受了“神女”这个尊号,虽然后来有人误会过她是神皇之女……。

    现在想起这事,碧水仍是又气又笑,就青霄那种心中除了“大道”之外再无其他的人——不,他不能说是人了,他跟紫微一样,都在残酷血战的磨砺中章在岁月长河的洗涤下,丧失了作为人的情感——他心中记挂着三千界内难以计数的生灵,却唯独不可能把某个人看在眼中,还和她生孩子。

    碧水想到此处,嘴角笑意消失不见,一阵莫名叹息从心底涌起,眼前的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她站住脚,运起仙法感应了一下此界魔道之气的平衡,大概有数之后,便转身,想回去邱雁君他们落脚之地,却不料刚转过来,就看见紫微天君站在身后不远处。

    “你来这儿干什么?”碧水神女蹙眉问道。

    紫微天君上前两步,道:“我……我怕那两个小的不听话。”

    “不听话又能怎样?还能翻出我的手掌心?”碧水神女不悦的回了一句,抬脚就往前走。

    紫微天君跟上去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碧水神女打断他,说:“是为了风后的事?没错,雁君发了你那些情史又澄清之后,我觉着哪里不太对,就去问神皇,神皇都告诉我了。我以前是冤枉了你,怎么?要给你道歉?”

    “……”紫微天君没想到她是这种反应,迟疑了一下,才说,“当然不必。”

    “那还有别的事吗?人家大喜的日子,可不太想看到你在场。”碧水神女毫不留情的说。

    “那你呢?”紫微天君终于问出口,“你……你也不愿意见我了么?”

    碧水神女皱眉:“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是那两个要办婚礼。”

    “我的意思是,你这些年是真的躲着我不愿见我么?”紫微天君想起邱雁君说过的话,有些艰难的问,“我利用风后的情愫,引她单独赴会,你为此寒心了么?”

    碧水神女脚下停了一停,随即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向前,“我寒心什么?我和你是一个阵营的。我也没必要躲着你,再说就算躲,我能躲去哪儿?”

    这样他说东她说西的,紫微天君感觉自己说什么都是白说,于是他就不说了,默默跟着碧水神女回去那所宅子,问好了婚礼时间,又跟着神女出来。

    神女不耐烦:“你怎地还跟着我?不用去巡视了?”

    “巡视之前,我想一次把话说清楚。”

    “什么话?”神女头也不回的问。

    紫微天君上前两步,拉住神女胳膊,同时释放仙法,将自己二人与邦阑界剥离开,神女疑惑:“干什么?”

    “碧水。”紫微天君握紧神女纤细的手臂,声音十分柔和,“其实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我的,我确实越来越无情,越来越没有人味儿,越来越像个神仙,就像旧仙界倾颓之前的那些金仙一样。这无可避免,谁让我们已经做了万年金仙呢?但我心底里,始终留有一丝章不章也许该说是三份作为人的情感。”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神女蹙眉,想挣开胳膊,紫微天君却不肯放,继续说道:“一份是与神皇的知己之情,一份是对赤炎的嫌恶之情……”

    碧水神女没忍住,笑了出来:“嫌恶也算情啊?”

    紫微天君看她终于笑了,自己也跟着笑道:“没办法,到底并肩作战过章也同生共死过,他再讨嫌,我也没法拿他和旁人一般看待。”说完这句,他深深看进碧水澄澈双眸,“还有一份,就是对你的倾慕之情。”

    碧水神女觉得自己幻听了,“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是的,倾慕之情。”这种话只要说出来了,一切就都变得容易起来,紫微天君继续说道,“我心里确实始终有钟情之人,那人就是你。因为有你,再没有任何人能让我看进眼中,但也因为是你,我一直无法说出口,怕反而因此将你推远。”

    说到这里,他苦笑两声,“现在想想,我真是庸人自扰,难道这些年你离我还不够远吗?”

    碧水神女完全无法反应过来,她呆呆站了一会儿,还有点迷茫似的,问:“你确定你钟情于我?不是神皇误导你了吧?”

    紫微天君:“……你心里我有那么蠢么?”

    碧水神女看他一眼没说话,紫微天君更无语了。

    两人尴尬的相对沉默,半晌之后,碧水神女突然笑了一声:“是我傻了。”这种事花这么多年还能弄错,紫微天君又怎么会是紫微天君。

    紫微天君松口气,也笑起来,缓缓松开手,说:“我想把话说清楚,倒也没有别的意思,就像神皇说的那样,澄清误会,以后我们心里都不必再有芥蒂隔阂。你更不必为此困扰,只要我们能像从前一样,我就心满意足。”

    “像从前一样?”神女问,“多久的从前?”

    “新仙界初立时吧。”

    “那么久啊?我都不太记得了。”碧水神女摇摇头,“你既然说要把话说清楚,那我也说说吧,我远着你,是因为觉着你变了。就像你自己感觉到的那样,我觉得你越来越无情章没有人味,越来越不像我曾经倾心仰赖的紫微,你离我们越来越远……”

    听到“倾心”两个字,心中狂跳的紫微天君还没来得及喜悦,就听到了后面的“我们”,“你们?”他问。

    “嗯,我和赤炎。”碧水很坦诚,“大家一样做了万年金仙,我和赤炎却在某些方面从无改变。而你呢?我从来没怀疑过你对我们三人也无情无义,但……这并不足够。”

    “你是说……”她的说法让紫微心中黯然,却仍尽量理智的追问,“对下界的态度?”

    “也是也不是。紫微,你的初心,你曾经不惜抛头颅洒热血与魔王对抗要维护的是什么,你还记得吗?我们曾经志同道合的‘道’,又是什么,你不会忘记吧?”

    碧水神女问完这两句,手一挥,属于邦阑界的热闹再次扑面而来,“把这些想明白了,再来找我吧。”她柔声说完,伸手轻轻一按紫微天君的肩,转身离去。

    作者有话要说: 防盗72小时,是三天!三天!

    以及,后面还会有两篇番外哒,正式完结我会讲哒,么么哒

    第番外之回响

    初夏的小雨淅淅沥沥, 从夜半下到天明仍未停息,叶青青出关看到湿润的泥土章闻见风里带来的清新气息, 不由仰起头, 深吸一口气, 然后撤掉结界,让小雨直接淋到头上身上。

    真是难得北大陆也会下这样温柔润泽的小雨, 叶青青感受了一下微凉的温度, 才伸手抹去脸上雨滴,脚步轻移章飞速下山。

    山间弟子看到她穿行而过,纷纷行礼, 有叫师伯的章也有叫师叔祖的, 叶青青随便应几声,人很快就到了山脚。

    “师尊这么早就出关了!”一个穿黄衣的年轻女修匆匆迎上来, “弟子以为,您至少还得几个月呢!”

    这是叶青青门下大弟子朱永薇。叶青青自己是半路才改投到玉莲宗门下的,她师尊章行年择选弟子十分谨慎,若非如此,也轮不到叶青青做章行年的大弟子, 她跟随师尊修炼以后,便也学了章行年的做派, 没有早早收下弟子,只一心修行,直到突破元婴中期,下山游历时遇见因父母早亡而被族人欺凌的朱永薇, 叶青青才收了这第一个弟子。

    “我打算去一趟无极幻境,就先出关了。”叶青青简单交代一句,又问另外两个弟子,“你师弟和师妹近来怎样?”

    “都很好,上个月宗门内试,二师弟拿了筑基期弟子第二名,还得了宗主夸奖。弟子看他几年内就能结丹。小师妹也很刻苦,不过她现下不在,许师伯差她下山办事了——怕她太刻苦,欲速则不达。”

    叶青青笑道:“你许师伯就是疼她。走吧,索性去问问师姐要不要同去无极幻境。”

    她带着朱永薇去找师姐许芝菲——许芝菲早年有天下第一美人之称,现在仍风姿不减当年,她看到叶青青提前出关,先问:“怎么?不顺利?”

    “有些关节想不通,就想再进一次无极幻境,师姐要不要同去?”叶青青问。

    许芝菲顿了顿,先对朱永薇道:“永薇去找你师姐们说话,我与你师尊有话说。”朱永薇应声告退,她才继续对叶青青说道,“怎么如此凑巧?我才收到杜夫人传讯,说他们夫妻跟慕容弦约好了近日要进无极幻境,问我要不要同去。”

    听见慕容弦的名字,叶青青眉头一皱:“他们什么时候去?”

    许芝菲道:“半月之后。你若是不愿与他们同往,我便推了,咱们晚上半月一月的再去,也是一样。”

    叶青青想了一想,说道:“那倒不必。进一次无极幻境哪能那么快出来?万一在里面遇见,旁人还好,只怕杜夫人与师姐两边尴尬。”

    “杜夫人并非不知缘故,我和她多解释两句,倒也无妨。不过,咱们几大派这些年多有往来沟通,交情一日胜似一日,剑庐又相距我们宗门如此之近,大家难免有碰头的时候,一味躲着不见,倒没意思了。”

    “师姐说的是。再说,我上次也都和他说清楚了,他那样的人当不会歪缠,师姐尽管答复杜夫人吧。”

    两人说定,许芝菲就给杜夫人胡孟华回了信,说她将与叶青青一起到无极幻境出入口那里与他们汇合。胡孟华收到消息,先跟丈夫说了,然后才一起告诉同行的慕容弦,“正好青青出关了,也想进秘境试炼,许姐姐会与她同往。”

    慕容弦还是一头利落短发,面容也并未因岁月流逝而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只是气势收敛了很多,显出一种见惯世事变幻的从容和内敛。他听说叶青青也要同去,除了苦笑一声,并没别的表示。

    他和叶青青之间的纠葛,胡孟华和丈夫杜逸侠虽然不知道详细内情,但当初邱雁君和时季鸿化名肖彤所发表的八卦报却曾经披露过一部分。两人的遭遇十分坎坷,若非玉山派余孽和丧心病狂的唐古华父子,他们两人当不是今日这般局面。

    胡孟华与丈夫情投意合,就也希望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她看慕容这般神色,就知道他虽不说,心中对叶青青还是十分在意的,而叶青青在投入玉莲宗后,为摆脱往事的影响而吃过多少苦,她也大概听许芝菲提过,便有心撮合他们,给这两人一个重新认识彼此的机会。

    她把想法跟杜逸侠说了,杜逸侠不支持也不反对,只提醒她别弄巧成拙。胡孟华心中有数,等进了幻境,大家汇合后,就提议穿过荒草甸章往山那边探索,并在经过山坡时,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进来时,谁还曾误入过梦境,后来再来,却没人进去过了,也不知道梦境是怎么样的。”

    叶青青听见这句,怔了怔,下意识想看慕容弦一眼,却又强忍住,淡淡道:“梦境就与现实一样,所见所感都是人亲眼见过的事物,可怕之处也在这里。”

    “咦?是青青你进去过吗?”胡孟华诧异道,“我还以为是雁君他们两个。”

    许芝菲不知底细,插嘴道:“怎会是他们?他们不是到了重影迷宫吗?”

    “啊对!”胡孟华恍然大悟似的,“不过他们到底是怎么去的重影迷宫呢?他们和那里没有关联啊。”

    “你不知道么?其实是雁君和时公子之前就得了紫浮宗导善老祖的传承,他们一直关心导善老祖的下落,所以才追随着导善到了重影迷宫。”许芝菲为了解惑,曾亲自问过华令宇,知道的细节就比旁人多点。

    几个人修为都不是当年可比,又是五个人同行,面对幻境里随时涌出来的各种怪物,就像砍瓜切菜一样料理的得心应手,也不耽误聊天。

    “原来如此。说起来,雁君真是个奇女子,她和时公子飞升后,倒是有不少人想效仿,出了各种手抄报,却驳杂混乱章真假难辨,连百通苑都不肯发行,看的人更是寥寥无几,再无人能做到她那般高度。”胡孟华说着一叹,“可惜野狐峰一别,竟再无重见之日。”

    “是啊。”叶青青跟着一叹,“那时我们还说,等野狐峰事了,就去找你和……澄澄,咱们再一起来探秘境,没想到,最后只有咱们两个一起来了。”

    秋澄馨后来嫁给了唐永恺,叶青青自然是不可能与她联系了——她对姓唐的一概没有好脸色,这些年来甚至连中州都不肯踏足一步。她个人是如此,玉莲宗也一样与中州城保持着不相往来的姿态,当年柏域盛硬把唐辰天掠去罡气阵外,唐辰天自是恼恨,各大名门看眼前章忆前情,自此也不肯再把中州城当做与自家并立的名门,中州被边缘化了近千年,现在也只有杜家还和唐家有所交集。

    胡孟华并不想谈及唐家,便笑道:“哪是咱们两个?我们五人,从第一次进幻境到现在,善始善终,难道还不够?”又说,“说来当初我们都是不甘不愿被萧演请回去的……”

    许芝菲笑着插嘴打趣:“现在你是不是想感激他这个媒人啦?”

    胡孟华不由转头看了一眼丈夫,夫妻俩相视一笑,齐声道:“确实如此。”胡孟华又说,“不提这个,萧演这人也真是眼光毒辣,许姐姐想想,咱们当初那二十四个人,后来是不是大多功成名就了?雁君两个不提,云瀚掌门也年纪轻轻就飞升上界,弘忍做了无因寺住持,剩下诸人大多修炼有成,要么离飞升只一步之遥,要么就做了宗门长老……”

    “你怎不提杜庄主啊?”叶青青指指杜逸侠,“是自己不好意思夸,要叫我们来夸吗?”

    许芝菲笑道:“定然是这样了。”

    “我有什么好夸的?子承父业罢了。要夸也该夸慕容。”杜逸侠给妻子解围,“他剑意又精进了。”

    被胡孟华回忆杀打动的叶青青,终于忍不住看了慕容弦一眼,不料他也正望过来,两人目光一撞,叶青青怔了怔,念及过往种种,便没有避开,还点头道:“恭喜。”

    慕容弦见她态度平淡,心莫名一沉,不由转开目光,说了一句“多谢”就专心驱动仙剑杀敌去了。

    胡孟华不知叶青青的想法,她见自己几次起的话头,都不知不觉就被扯远了,两人好容易说句话,还平淡得很,好像双方都已忘情章接受了这个局面似的,一时倒有些怀疑自己多事,就不再多话,专心破解幻境中各种试炼。

    一转眼五人入幻境已经一个月,困扰叶青青的节点仍没打通,和许芝菲提起来的时候,不巧正被慕容弦听见。

    “收不回来么?”他插嘴,“怎么个收不回来,你演示给我看。”

    叶青青原本在玉山派学的是丑时玉简的功法,入玉莲宗后,又主攻玉莲宗酉时玉简的万物收割之法,后来十二玉简的秘密被邱雁君和柏域盛参破,柏域盛将之与他自己修炼而成的阴阳相济之法融会贯通,讲给了紫浮宗章无因寺章玉莲宗章剑庐和璇玑山庄的人听。

    各派精英将其吸收归纳,与本门功法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融合,玉莲宗就在这个基础上,将本门功法作为全盛杀招来使用。但酉时玉简在十二玉简中排倒数第三位,全盛之后就是灭尽闭藏,阴极阳生,她在这个关节总是进行的不那么顺畅,常常收不回来,没法顺利轮转到下一个周天。也因此,迟迟不能突破。

    作者有话要说: 他们这会儿已经返回到荒草甸边缘,周边没什么大的威胁,慕容弦主动提出过招,帮她厘清困惑,叶青青也没扭捏,祭出刀刃就与慕容弦动起手来。

    慕容弦旁观者清,看着她演示了两次之后,就知道了问题所在,驱动仙剑点向她的弱点,“柏前辈曾经说过,任何时候都不要出招到力竭,你刚刚其实不是收不回来,而是杀招太盛,有去无回,根本没得收。不该这样的,阴阳相生相济,轮转如意,永不断绝,方是正道。”

    他这边说着话,那边仙剑趁刀刃杀招刚过章力竭空虚之时,轻轻一挑,就将刀刃拨的飞向自己,慕容弦伸手接住,又递回给叶青青,道:“你看,确然是力竭了。”

    叶青青看着走向自己的慕容弦,不知为何,突然恍惚,好像看到他身上又出现一个影子,那影子看起来比他年轻有朝气,还有一种形于外的冷漠剑意。

    “你怎么了?”慕容弦和那影子同时开口,“没事吧?”

    叶青青喃喃道:“没事。你怎么在这?”

    慕容弦一愣,又与那影子同时答道:“我们一起进来的,你怎么了?是不是……”

    叶青青使劲摇摇头,让自己冷静一些,然后伸手接过刀刃,说道:“好像有幻象。”她说完使劲咬了咬唇,看那影子还在,就反手用刀刃在手臂上划了一下,鲜血瞬间涌出,刀刃饮了血,跟着嗡鸣一声,脱手飞去,刺向笼罩着慕容弦的影子。

    慕容弦一惊,旋身避过同时,又问:“叶姑娘!叶青青!能听见我叫你吗?”

    叶青青已经闭上了眼睛,她没法分辨话是真正的慕容弦说的,还是那个影子说的,她有点分不清现实与虚幻,只能紧闭眼睛,不看不听不说。

    她不动,护主的法宝却不肯善罢甘休,仍追着慕容弦要刺他的影子,慕容弦几个起落之后,躲开刀刃追击,赶到叶青青身边,伸手拉住她手臂,说道:“我们好像又进了梦境。”

    叶青青感觉到手臂上传来温热的触感,终于缓缓睁开眼睛,说道:“是吗?”

    “嗯。”慕容弦点点头,看向悬在自己头顶的刀刃,问,“你控制不了它吗?”

    “能。”叶青青声音很低,她抬起已经不再流血的手臂,刀刃旋转着落入掌心,“慕容,你记得我上次为何心神受伤吗?”

    慕容弦忆起旧事,心中一酸,眼神更是堪称温柔:“记得,为了救我。”

    “那你想过,我救你为何会心神受损么?”

    “想过。”慕容弦说了这两个字,停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道,“因为你对我动情了。”

    话音刚落,他就觉得胸口一痛,慕容弦难以置信,低头看向插在胸口的刀刃,“你……青青……你为何……”

    叶青青面色冷酷的推开他,收回刀刃,看着鲜血从他胸口喷溅而出,答道:“因为你是假的。”

    话说完,慕容弦也应声倒地,四周景物瞬间崩塌重组,叶青青面前站着慕容弦,旁边围着许芝菲章胡孟华和杜逸侠,她先笑了笑,说:“我没事。”又突然伸手在慕容弦胸口按了按,确定他没受伤,“你也没事。”

    慕容弦下意识握住她手腕,追问道:“怎么了?你手臂怎么流血了?”

    “没什么,刚刚突然被拖入了梦境,不过我顺利出来了。”叶青青笑着说完这些,笑容还没收,眼睛里忽然又流出眼泪来,“对不起,慕容,对不起,我拖累你太多了。”

    她说了这句就开始失声痛哭,旁边围观的三人呆若木鸡,倒是慕容弦反应快些,将人拥入怀中,抬手轻轻拍抚她的背,说些“没有没事不要紧”之类的话安慰。

    胡孟华回过神,一手拉住许芝菲一手拉住杜逸侠,飞遁而走。

    叶青青崩溃大哭,情绪很快宣泄出来,人也就慢慢冷静了,她从慕容弦怀里退出来,自己擦了把脸,看别人都不在,就坐下来说:“我又进了梦境。”

    “嗯。”慕容弦也在她身边坐下,同时祭出飞剑警戒,“遇险了吗?”

    “没有。不过我弄清了一件事,我们当初在幻境里生的情愫,是假的。令我动情的是梦境里你的虚影,你大约也一样。我是被那虚影引诱的奋不顾身救你的。”

    慕容弦有些糊涂:“可我确实见到你替我挡箭……”

    “你见到的不是真正的我。不信我说一件事你来验证,我在梦境见到的你,有弹琴给我听,你有做过么?”

    慕容弦没有,他不死心,反问:“你在梦境里,没有陪我练过剑吗?”

    叶青青苦笑摇头:“我的剑术如何与你同练?我们梦境里出现的,都是自己希望出现的事情,所以我们见到的都不是彼此,是梦境幻化出来骗我们的。我刚刚是在梦境里杀了你的幻影,才安然出来的。”

    慕容弦不知道该说什么,呆呆坐着不动。

    叶青青侧头看了他一眼,犹豫一下,还是说:“但我们出了梦境之后,经历的一切都是真的。在我最危难时伸出援手的是你,支撑我渡过最艰难时光的人,也是你。雁君有句话说得很好,她说她对时公子的心,再不可能给其他任何人,我对你,也是一样。”

    慕容弦又惊又喜,目光灼灼的盯住叶青青,问:“当真?”

    “当真。但是你是个剑修,你已经有剑了。”

    慕容弦:“……”

    空中飞旋的仙剑适时体现存在感,在半空嗡鸣了一声。

    慕容弦气的抬头瞪了仙剑一眼,叶青青被这一幕逗笑,伸手拍拍慕容弦肩膀,说:“总之,咱们就算扯平了。”他万里护送,陪她深入重影迷宫,为她被囚禁下蛊,她为他委身于人,为情所困几百年,因因果果,哪里能分辨得清谁更欠谁?他不必抱歉,她也不必委屈,毕竟他们的人生并不只有彼此。

    “走吧,谢谢你的点拨,我想明白了!”叶青青跃身而起,笑道。

    “可我没想明白。”慕容弦坐在地上不动。

    “想不明白就慢慢想吧,也许有一天,你会像我一样豁然开朗。走啦,我赶着回去闭关,好在你前面渡劫飞升呢!”

    她以极其少有的爽朗笑容面向前方,身上笼罩多年的阴郁一扫而空,好像回到了无忧无虑章充满希望的少女时期。

    慕容弦站起身,跟在她身后,仙剑嗡鸣着飞到他身旁,慕容弦看看剑,再看看前面的叶青青,突然明白了叶青青的意思。

    他们的情愫开始于一场虚幻,但两人弄假成真,后来都为此付出了很大代价,到现在近千年过去了,他们重回故地,明白了何为虚幻何为真实,也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和毕生的追求。现在的她跟他追求剑道至圣一样,渴望突破进阶直至飞升,这不是正好吗?

    他梦境里喜欢的叶青青,在陪他练剑,而剑,只是道的一种。他们,终将殊途同归。

    -----------------------------------

    今天更个肥的,白送2300字!明天更最终章。

    PS:今天挑能送分的评论送了一轮分,没拿到的是字数不够,系统不给送~

    第番外之余音

    云瀚飞升到仙界, 第一眼看到的是个极为美丽章又莫名有几分熟悉的少女,少女身后还有一大一小两个少年, 大一些的少年长着赤色瞳仁, 正满是好奇的望着他, 小一些的双瞳漆黑,脸颊圆团团, 粉雕玉琢, 十分可爱。

    “你是云瀚伯伯吗?”站在前面的少女先开口问。

    云瀚打量过三个孩子,心里已经大致有数,便笑道:“我是。你叫我伯伯, 我猜, 你姓时,对不对?”

    少女笑嘻嘻的摇头:“错啦!”回头一指黑眸少年, “他才姓时!”

    云瀚诧异,这少女明明有六七成像十一的,而且她和黑眸少年长的也有几分相似,显然是姐弟俩,难道少女姓邱?不可能啊, 十一他们应该不会用邱至澜的姓的。他想不明白,便笑问道:“那你姓什么叫什么?”

    “我叫肖悦音, 肖彤的肖,喜悦的悦,声音的音,我娘说我从小就喜欢听各种乐器演奏, 就给我取了这个名字,我爹说她这是偷懒。”少女说着拉过黑眸少年来,“这是时悦文,他跟我娘一样喜欢埋头写文章。”

    小少年时悦文挣开姐姐的手,像模像样的给云瀚行了个礼,道:“云瀚伯伯好,爹娘说您大概快要飞升到仙界来了,他们不方便过来等,我和姐姐章还有朝阳哥哥就一起来接您。”

    他两句话就把云瀚目前面对的场景解释清楚了,还顺便介绍了另一个少年,“朝阳哥哥是丹夕凰女的儿子,本体是凤。”

    小凤凰朝阳回头看了一眼,说:“金铠仙君来接引了。”

    时悦文就给云瀚解释:“金铠仙君是专门负责接引新飞升上来的金仙的,还会给您分配住所。”

    云瀚点点头,笑道:“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少女肖悦音终于抢回了话头,“爹爹说,等您安顿好了,他就和娘来拜访。”

    云瀚来不及回话,因为金铠仙君已经到了面前,仙君看到三个孩子都在这里,奇道:“你们怎么跑这里来玩了?擂台那边开赛了,你们不去看?”

    朝阳听了,有点心动,就叫肖悦音:“叫悦文陪着你伯伯好了,咱们看擂台赛去!”

    肖悦音不肯,“你自己去吧,擂台隔些日子就要开赛,少看一次有什么要紧?”

    朝阳悻悻,自己也不肯走,还是跟着一起去了云瀚分到的住所,并陪着肖悦音姐弟等来了他们父母。长辈们相见,自有许多话要说,孩子们还是很快被打发出去。

    “一女一子,正是个好字,你们俩很有福气啊。”云瀚笑道。

    邱雁君摇头道:“还是不生好,不生省心。”

    云瀚失笑:“怎么这么说?我看两个孩子各有其性情,都挺好的。”

    邱雁君看一眼时季鸿:“你问他。”

    “自家孩子当然好,就怕别家孩子不好。”时季鸿道。

    邱雁君无语:“谁叫你说这个了!”还是自己解释,“大哥别理他,他总怕悦音被那雏凤拐走。其实我们是觉得琅嬛界也好,仙界也罢,不适合孩子们生长,很难叫他们建立自己的毕生追求,所以正打算挑个第七重世界,放他们下去历练一番。”

    三个孩子离开云瀚住所,往擂台那边去,路上谈的跟长辈们说的差不多,“娘说,等给云瀚伯伯接过风,就送我们去下界了。”肖悦音道,

    朝阳一把拉住她:“这么快?去哪一界?”

    “不知道。娘不告诉我们,叫我们做好吃苦的准备。”肖悦音挣开他的手,“反正我不怕,倒是我们的小胖鹅,现在说害怕章不敢去,还来得及哟。”

    乳名胖鹅的时悦文,转着黑溜溜的眼珠在姐姐和满脸急躁的朝阳脸上扫了一圈,才慢吞吞说:“怕的是朝阳哥哥吧。”

    “朝阳?”肖悦音转回头看小凤凰,“你怎么了?”

    朝阳紧紧皱着眉头,说:“我想和你们一起去。”

    “你跟我们去干吗?不是说凰女要送你回醴泉界认认你那些凤族亲戚吗?”

    “亲戚有什么好认的?我早就去过醴泉界了!悦音,你回去好好问问你娘,到底送你们去哪里,别说是我叫你问的,悦文也别说,等以后我悄悄去找你们玩!”

    肖悦音不悦道:“我们又不是去玩的。我娘说了,我们两个若是不能自己修到证得金仙,就不用回来了!”

    “什么?”云瀚惊异的看着面前这一对夫妻,“你们是认真的?何至于此?两个孩子才多大呢?”

    邱雁君苦笑道:“看着小罢了。其实音音已经一百五十岁了,胖鹅章小文也过了一百岁了,只是琅嬛界联通仙界,无论什么生灵都长得特别慢,我看着他们这样总是着急,想想我们刚过六十岁就出去摸爬滚打,一路也这么过来了,他们却始终懵懵懂懂的,什么时候是个头?”

    “那你急什么?左右仙界不似下界,没什么凶险。”

    “无论环境怎样,人总要长大,我给他们的时间已经够长了,而且不下这个决心,他们两个再留在仙界一百年,也未必有什么长进。我不想让他们学着那些金仙那样过日子,小时跟我一般想法,我们便下了决心。好在他们两个也愿意去,只要没有性命之忧,随他们两个怎么去闯吧。”

    云瀚惊叹:“也就是你们才能下这个决心吧。”

    时季鸿笑道:“这算什么?我们在仙笈界的时候,谁家孩子不也都是差不多就放出去自己闯荡了么?没有磕磕碰碰,不知道疼,不知道什么叫失去,又怎么会懂得什么叫幸福章怎么样珍惜?”

    这样一说,倒也有些道理,看他们夫妻两个已经下定决心,且应该做好了万全准备,云瀚便也没有再说。

    当晚办过接风宴,邱雁君夫妻带着俩孩子回到家,肖悦音趁着父亲回淡竹书屋,把弟弟赶出去和青龙玩,自己围着母亲殷勤打转了好一会儿,才假装不是很在意的问:“娘,你和爹想好送我们去哪一界了吗?”

    邱雁君漫不经心答道:“早想好了。妙真界,如何?”

    “妙真界?”肖悦音脸一垮,“不是吧,娘?”

    邱雁君扑哧一笑:“怎么?怕了?”

    肖悦音嘟着嘴不说话,邱雁君屈指弹了女儿脑门一下,“骗你的。你忘了妙真界是第八重世界了?而且那里崇尚隐逸清修,太乏味无聊了,不适合你们俩。是百花界,你跟悦文好好准备一下,后日就送你们去。”

    肖悦音高兴的答应一声,第二天就告诉了朝阳,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当日晚间,她刚回到家,就被母亲抓着,和时悦文一起被丢去了她此前听都没听过的九韶界。

    一无所知的小凤凰朝阳第二天来送行,被告知人已经走了,也没惊慌,有意在仙界又晃了半个月,才找个机会,求赤炎把他送去了百花界。

    他母亲丹夕凰女和父亲赭云仙君听说这事的时候,时间已经又过了半个月,凰女对儿子的自作主张又气又恼,放下话来,不许任何人放朝阳回来,除非他自己证得金仙,飞升仙界。

    时季鸿对此非常得意,和邱雁君说:“小兔崽子,刚出生就想来抢你,发现抢不到,又惦记我们音音,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还真当自己可以为所欲为了!”

    “你啊!”邱雁君摇头,“我跟你想的不一样,我是觉得,从音音出生后,朝阳就整天陪着她,他们两个之间很难分辨得清到底有怎样的情感,也许分开之后,才能不辨自明。”

    此时身在九韶界的肖悦音根本没空去想朝阳怎么没跟来,因为她在九韶界的辨音大比上一举成名了!

    九韶界十分特别,这里的修士以修习音律为主,修炼法门也多与乐器有关,肖悦音在弄清这一点之后,对她父母的怨念就已完全消失不见,因为她在这里历练,用她娘的话说,先天就比别人多了极品外挂——绝佳听力!

    肖悦音虽然自己不爱弹奏乐器,却从小对声音十分敏感,格外喜欢各种乐音,又被仙界雅乐熏陶得审美情趣极高,到了这个重视音律的九韶界,她很快就脱颖而出,找到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调音辨音师。

    技巧高超的调音辨音师,稀有度堪比上品乐器,更不用说肖悦音自己还能编曲,于是她在大比成名后,很快就被此界第一大宗门请去做了堂主。至于时悦文,她本来是想带着这个在她眼里总是有点呆的弟弟的,但时悦文自己不乐意,他凭一篇文章拜入另一宗门章入了文修道,决心以一支生花妙笔成就自己的金仙大道。

    姐弟两个各有所好,各有追求,这本来没什么,但随着时间流逝,肖悦音在九韶界越来越有名,成就越来越高,追求者越来越多,有关她的各种爆料文章也如烧不尽的野草一般,出了一茬又一茬。让肖悦音气愤的是,写这些文章的主力选手,正是她的亲弟弟——虽然没人知道他们两个的关系。

    “时悦文!你再写这些捕风捉影的事,信不信我揍得你鼻青脸肿?”肖悦音冲进时悦文住所,拍桌子怒道。

    时悦文小心翼翼放下笔,把桌上写了一半的文章藏起来,才站起身,慢悠悠说:“姐姐息怒。”

    “息什么怒?我问你,那篇‘悦音堂主又添裙下之臣,清乐筝宗米君来竟为其抛弃旧爱’,是不是你写的?”

    “不是!”时悦文脸上属于少年的圆润早已消褪,他长得越来越像父亲时季鸿,这总让肖悦音对他发不起脾气来。

    “真不是你?”她缓和了语气问。

    时悦文道:“真不是。是我教师弟写的。”

    肖悦音这个气啊!跳起来追着时悦文打,“你这个混蛋胖鹅!你知不知道里外远近!你跟别人一起写你姐姐,你……等我回仙界见了娘,一定都告诉她!”

    时悦文跑到门口,躲在门后申辩:“我们又没写你的错处,明明是揭发米君来负心薄幸,免得你也被他骗啊!”

    “那你不会直接告诉我吗?”

    “是你不叫我管你的事的!”

    “那你就写这些破文章讽刺我?”

    “我哪里有讽刺你?我只是告诉你,那些男人接近你都没安好心罢了!你看,我哪一件写错了?”

    肖悦音气的说不出话,时悦文躲在门口看了一会儿,又缓和了语气说:“姐,别气了,我这次老实告诉你,不写了还不行吗?”

    “这次?还有这次?”肖悦音声音拔高,“好好好,你说,‘这次’又是什么烂事?”

    时悦文走出来,把藏起来的半篇文章递过去,“就是你们同门那个新晋才俊张耀光,他是不是一直跟你示好?”

    肖悦音懒得看他那些破文章,推开问道:“他又怎么了?是家里有妻子,还是有青梅竹马,还是有表妹啊?”

    “都不是。他进你们宗门之前,曾经拜过一个小宗门的宗主为师,他跟那个宗主有不正当的关系。”

    肖悦音:“……你怎么知道的?”

    “那宗主自己来找我们说的。她说张耀光从她那里得到能得到的一切后,就跑去投了你们宗门,她惹不起你们,却不甘心……”

    肖悦音气的要命,“我怎么总是招这种人?那宗主人呢?”

    “回去了。”

    “去给我找回来,我带她去见我们宗主,把张耀光逐出门墙!”

    时悦文一喜:“当真?”

    肖悦音抬腿踢他一脚:“你说真不真?”

    此事过后,本来还盼着自己也能像父母一样,遭遇一段终生不渝的美丽爱情的肖悦音算是彻底心灰意冷,对主动向她示好的男人从此不假辞色,只一心修行,并终于在几百年后功德圆满,证得金仙。

    彼时时悦文还在他的文豪之路上摸索,距离以锦绣文章飞升的那天,似乎还有点儿远,他自己倒不着急,只叫姐姐替他跟父母问好,说他会继续努力,大家早晚有团聚的一日。

    “我始终觉得胖鹅证得金仙最大的障碍,是那些恨他写文揭发真相章想打死他的人。”回归仙界见到父母的肖悦音如是说道。

    “小文还真是跟你娘一模一样。”时季鸿笑着感叹,又说女儿,“他都那么大了,就别再叫人家‘胖鹅’了。”

    肖悦音笑嘻嘻的:“反正他又不在。爹,你是不知道胖鹅这个没良心的做了什么事……”

    她话还没说完,一道火光忽然冲进屋内,“悦音!你总算回来了!”火光落地,化为一个赤瞳青年,“我正想着你再不回来,我哪怕走遍三千界,也要去找你呢!”

    肖悦音仔细打量了青年几眼,才问:“是朝阳哥吗?”见他激动点头,便又笑道,“你还说找我,当初便说要跟着我们去,后来你去哪里了呀?”

    邱雁君忍着笑,拉不情不愿的丈夫悄悄溜走,出门后仍听到朝阳委屈的声音:“我被你爹娘骗了,去了百花界!去了以后他们还不管我,硬把我留在了那里……”

    时季鸿听着就要辩解,邱雁君却一把捂住他的嘴,说:“好啦,让他们自己聊去!你也看到了,百花界处处是美人,朝阳也没动心,心里牵牵念念的始终是音音,音音呢,遇见了许多男人,对她最好的还是朝阳,以后的事,让他们自己决定吧。今晚萧魔头家里开宴,快走吧,去晚了,就看不到好节目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嘛,邱雁君挽着时季鸿的手,美滋滋的走向生活新篇章。(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写番外就像写新故事,总是爆字数,嘻嘻,不过就算爆了,也还是写完了呀

    完结感言,照例要感谢所有追了此文的读者,尤其是支持正版订阅的读者,没有你们,就不会有作者的爆肝勤奋,鞠躬感谢!更要感谢所有投过雷和营养液的小天使们,是你们的爱意浇灌了此文,能让此文在200章这个圆满的数字上完结,再次鞠躬!

    写本文的初衷其实非常简单,是我看一个谈话节目,主题是人人都喜欢八卦,我觉得很有趣,就萌生了写修真界八卦的念头,然后一发不可收拾,连原本预定要开的章几乎已经有完整大纲的文都丢在了一边(不过这在我是正常现象咦嘻嘻

    所以就说到新文了,现在开了两个文案,初步预计会先开的是《攻略目标重生了》,反快穿套路的甜宠文,是的,虽然我也不相信我要写甜宠文,但这篇文的设定简直太适合甜宠了!具体大家点进文案看看大概就会懂了,从专栏穿越的时候可以顺便收下专栏,因为我很可能跳票插队(o(╯□╰)o现在脑子里就有个很有趣的现言梗了真是的!

    具体开文时间说不准,因为想休息下,眼睛还没好,总是带的脑子也有点混沌,而且想把一个旧坑填上(追那篇文的小伙伴不要太激动,诚实给你们讲,应该是走大纲完结的

    啰里啰嗦讲了好多,总之很开心和大家一起渡过这几个月,我们下篇文见,最后给大家拜个早年

    (我开玩笑的哈哈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