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5章

作者:果子酱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展殊端也是突发奇想才提到叶暮高中的, 对于恋人生活成长的地方他还是抱着很大的好奇心,尤其是在家看到对方小时候的相册,这种好奇更是越发剧烈。

    一时间竟给忘了叶暮高中的记忆并不好,脱口而出后才终于反应过来, 又连忙为自己的话补救道:“我只是有点好奇,不过天气这么热咱们还是回去吧,免得待会中暑了。”

    “距离这儿不远, 我当年读书的时候偶尔还会经过这里。”

    叶暮记得有一次还是在上晚自习时, 身体突不舒服得到批准后提前回家,结果路上脑袋迷迷糊糊的走反了路,来到这个墓园, 恰好那个点街上没半点动静,只有风吹过带起树叶的声音, 明明是热的快要中暑的夏夜, 他却硬生生的给吓出一身冷汗。

    叶暮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 此时恰好是正午,难怪太阳这么大, 吸进吐出的空气都夹着灼人的热气。

    哪怕这么多年没回来了, 如今站在这里,依然有一瞬感到熟悉,仿佛回到十年前还在念高中的时候,风吹日晒依然背着个书包日复一日的去学校。

    叶暮抬头询问:“要去看看吗?”

    盯着叶暮看了好半晌,确定对方脸上没有故意遮掩的为难与介意后,展殊端才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叶暮唔了一声, 反而不解道:“我为什么要介意?”

    展殊端不语,只是伸手抓住叶暮的手揉了揉,岔开话题,“太热了,我们还是打车过去吧。”

    等坐上车后,两人都觉察到自己肚子饿了,转而又去吃了个火锅。

    因为早上出门的早,来墓园也没什么心情吃饭,于是三人只喝了杯豆浆,一上午过去了,早就饿得饥肠辘辘。恰好附近有家火锅店,两人便在这大热天里吹着冷气吃的热火朝天,点了一大桌子的东西,吃到最后肚子都撑得微微凸起。

    锅是四格的,四种底料,只有一种是麻辣的。自从上次叶暮吃坏肚子后展殊端就一直控制着不怎么给他吃辣,吃也只能吃一点,最多到解馋的程度,这一次还是在叶暮的哀求之下才心软妥协。

    但事实上展殊端也没怎么让叶暮吃辣的,明明自己不怎么能吃辣,可为了不让叶暮吃太多,硬是忍着辣抢着把下锅煮的三分之二都吃了。

    叶暮担心他吃坏肚子,连忙直言自己不吃了,展殊端这才得意停嘴,不过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吃辣,以至于等吃完后他嘴巴到胃甚至食道那儿都感觉一阵火烧似得辣的发热。

    “你没事吧?”反应过来展殊端为什么如此一反常态吃辣的叶暮忍不住自责,要不是他,对方也不至于为了不让他多吃而逼迫自己这么吃。

    又喝了一杯水后,展殊端摆摆手,故作没事地说:“没什么,这点辣我还不至于……”说完就十分打脸的咳了两声。

    叶暮见状心中更加担心起来,便说要不下次再去看学校好了,未料展殊端却反应激烈,仿佛是在和他吃辣能力赌气一样,一个劲的说自己没事,要去看学校。

    劝说失败,叶暮只能一边担心一边带着人去了自己的学校。

    高中三年无疑是许多人心中最为深刻的三年,被拼搏与汗水所充斥的青春,再累再苦,那也是断不可割舍的回忆。

    对叶暮而言,高一平淡寡味和前面十多年的日子并没有太大的区别;高二让他明白前面十多年他的生活是何等平淡寡味,以及自己是多么的无趣;高三的他像个自以为来了极乐之地的小丑,凌空被人一脚踹进地狱,告诉他自己根本不配拥有幸福。

    本该是平淡寡味的三年学习时光,愣是让他感受了什么叫做过山车,一上一下起伏大的差点没缓过劲来。

    索性如今熬过来了,尽管到了现在他心底也下意识排斥不愿意再回想,但也能够坦然无畏的面对。

    学校在当地还是挺有名气的,近几年升学率越来越高,学校也在扩建,比起叶暮记忆中的模样要宽阔了不少。

    一批考生离开了地狱,又是一批新的考生进来,因此哪怕到了盛夏暑假,学校依然还有学生在上课补习。当叶暮和展殊端下车的时候,校门是紧闭的,但却能从外面看到学校里头还有学生穿着校服路过。

    叶暮站门口心中正惆怅着呢,身边的展殊端突然开始肚子疼,脸都给疼白了。

    “是不是辣吃太多闹肚子了?”叶暮紧张道,展殊端捂着肚子咬牙点点头,他快后悔死自己刚刚那么不要命的吃辣,从小到大肚子都没这么痛过,疼得他都快站不稳了。

    “那我们赶紧去医院……”叶暮说着就准备把人拉回计程车,结果展殊端却是抓住他,垂着头,顾不得丢脸,挤出声音道:“我想去个厕所……”

    然而这附近根本没公厕,再走也来不及了,毕竟展殊端一副马上就要不行的模样,叶暮着急得不得了,只能带着人往学校走去,刚刚到门口就被保安大爷拦住了。

    “您好,我朋友他身体不舒服,想借用一下厕所,能不能让我们进去,很快就出来!”

    保安大叔看了两人一眼,毫不留情的摇头拒绝,他可没有这个权利随便放两个陌生人进入校园,何况这两人在这大热天里居然还带着口罩帽子,怎么看怎么可疑。

    见对方态度坚决的模样,叶暮更着急了,恰好这时候走来一个眼熟的人,他匆匆扫了一眼,发现这人居然是自己高中时候的语文老师,比起当年脸上多了几条皱纹,但发型和服装还是那么一丝不苟,倒是和记忆中的样子没太大区别,他连忙喊道:“王老师!”

    听到有人叫自己,王老师疑惑的看了过来,叶暮索性摘掉自己脸上的口罩和帽子,说:“我是叶暮!您还记得我吗?”

    王老师愣了下,望着叶暮好半晌在,好像记起来一般,惊讶道:“你、你是叶暮?”

    叶暮重重点了点头,将自己当年的届数和班级都报了上来,面前的王老师终于想起来。

    “我朋友身体不舒服想要去趟洗手间,附近没有公用,所以想用下学校的,等好了我们马上就出来!”

    知道是校友回校,保安也没理由再阻拦,何况还有学校内部人员做确认,叶暮终于顺利的带着展殊端进了学校。

    这时候正好是下课时间,叶暮担心展殊端,帽子和口罩都没来得及带上,直接横穿过操场,顿时惹来了不少学生们好奇的视线,哪怕他走的飞快,还是被人认了出来。

    那个认出的学生一声尖叫还没喊出口,上课铃宛若一盆冰冷将心中的激动都给浇灭,只能抿着唇不舍的往叶暮消失的方向深深看了眼,然后冲回教室准备将这个惊喜告诉同学。

    叶暮站在门口刚舒了口气,想着这铃声响的可真及时,结果就猝不及防的看到了面前经过的——齐史。

    忽然见到叶暮,齐史也是满脸惊讶,他停下脚步,两人面面相觑。

    最后还是叶暮率先开口问道:“你怎么在这?”

    “正好回来,就顺便来学校看看变成什么样了。”齐史说,“倒是你,你也……回来看看?”

    叶暮抓抓头发,“嗯……差不多吧。”

    一时间两人又相对无言,自从在高原上的那通电话之后,他们就再也没联系过。齐史没联系,叶暮自然不会主动去找,何况那天之后得知对方居然对自己抱有其他感情,假若联系或者碰见只会更加尴尬。

    但他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在这儿再次遇见对方。

    “你退出娱乐圈,是不是想去当编剧?”齐史突然问道。

    叶暮一愣,没想到对方会这么问,毕竟周围人见到他会问他为什么退出娱乐圈,而且大部分人都认为他是因为展殊端,齐史还是第一个提到其他理由,而且还是编剧。

    “是有这个想法。”叶暮没有否认,毕竟他的确是有这个目标。

    齐史眯了眯眼,低声说:“加油。”

    叶暮笑了下,“谢谢。”

    气氛似乎没再那么尴尬,齐史往叶暮身边走近一步,靠着墙壁,说:“我马上就要走了。”

    “去哪儿?”叶暮下意识问。

    “还没想好。”齐史说,“不过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听到这话,叶暮也没追问,只是点点头,伸手说了句保重。齐史没有回握,只是低头看着叶暮朝自己伸过来的手,沉默许久,就在叶暮尴尬的准备收回时,他一把握住,猛地将人抱住,低着头深吸了一口气,哑声阻止了对方挣扎的动作。

    “别动,我就跟你说几句话。”齐史顿了顿,“以过去同桌的身份。”

    叶暮身形一顿,齐史则是继续说:“当年的事,真的对不起。”

    “我知道现在说这个已经晚了,也没什么用,更不能补救什么,我也知道你对我已经没有感觉。”齐史咽了咽口水,声线染上微不可查的颤抖,“我一直没说的是,我很后悔。”

    后悔当初自私的伤害了叶暮,后悔自己因为一时私欲给叶暮造成了无法磨灭的伤害,更后悔自己当初的无知,践踏了一份纯真的感情。

    世上没有后悔药,在他见到叶暮写给他的那封情书时,心中生出了这个可以给他爸添堵的那一刻,他就已经不配站在叶暮身边,更不配拥有这份感情。

    而这次回来,说到底也只是为了私欲,在展殊端对他说的那番话之前,他从来没考虑过叶暮是否想见他。

    从头到尾,他只是为了自己。

    齐史抱着僵硬的叶暮,仿佛只会说对不起三个字一样,不停的道歉,为自己过去做下的蠢事道歉。

    展殊端终于解决完事后,一出来,就发现门口的叶暮居然被齐史抱着,顿时怒火攻心,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怒气冲冲的把人从自己恋人身上扒开,护在身后,眼中是满满的敌视。

    回过神的叶暮浑然不觉,见到展殊端只是问:“你没事吧?还疼不疼,要不要去医院?”

    展殊端心中一暖,柔声安慰,“没事,不疼了。”就算疼,见到刚刚那一幕也绝对要被齐史这个脸皮厚如城墙的人气得好过来。

    齐史脸上的情绪并不高,他眯着眼睛看着面前两人,展殊端和叶暮之间的动作让他觉得无比刺眼,不由握紧拳头,压下心中的难受与酸楚,深吸一口气,不打算多做停留,与叶暮告别后转身离去。

    被闹肚子和齐史这么一打搅,展殊端看学校的心情顿时没有了,他拉着人走到一颗大树下后,才停下脚步询问叶暮:“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叶暮摇摇头,想了想刚刚齐史对他说的那些话,抿了抿唇,在心底无声的叹了口气。

    他这时候才终于反应过来,对方那番话是在变相对他坦白,当年离开之后的事情,齐史并非浑然不知,或许在更早以前,他就知道了。

    说不惊讶是假的,可又莫名的有种意料之中的感觉,毕竟当初所有的事情都发生的太过凑巧,巧到仿佛是被人刻意安排好的。

    “咦?你是……展先生?”

    正陷入沉思中的叶暮忽然被这么一声呼喊唤回神,他抬头看向面前的人,发现是王老师和一个带着眼镜的啤酒肚男人,他眨眨眼,想起来这人是他念高中时候的副校长。

    当初的副校长经过这么多年的变化,终于也升为了正校长,此时正在准备去巡查各班情况的路上呢。

    “李校长,好久不见。”展殊端说道。

    两人俨然是认识的,并且还不是刚刚认识,站在操场上你一言我一语不停的说着客套话,旁边的叶暮愣在原地,满脸呆滞,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展殊端会和他的高中校长认识?

    这没道理呀!

    “原来你们认识?”旁边随同的王老师视线惊讶的在叶暮和展殊端之间徘徊。

    叶暮眨眨眼,回过神来,“王老师您也认识他……?”

    王老师点点头,解释道:“对呀,还记得那年你读高三的时候,有个大集团说要做公益做慈善,来我们学校选一名贫困学生赞助上大学么?当时集团的负责人就是展先生,记得那时候他还来过咱们学校,不过都是好多年的事情了,你不知道也不奇怪。”

    展殊端在校长的盛情邀请之下迫不得已只能到校长室喝了几杯茶,眼看天色越来越晚,校长居然还要提出要请他吃晚饭的事,展殊端当即直接以还有事要办拒绝了。

    幸好对方没再纠缠,这才带着叶暮离开。

    等出了学校后,展殊端才小心的看了眼叶暮,发现对方依旧是满脸呆滞,他小声喊了对方的名字,叶暮这才回过神。

    “你早就知道了?”

    展殊端犹豫的点了下头,算是承认,“也不算早就吧,我也是半年前左右才发现的。”他看着叶暮平静到看不出意思情绪的脸庞,心里没底,连忙解释道:“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不仅不知道怎么开口,心中更多的是担心对方知道这件事后,会与他产生距离。

    那时候他和叶暮之间的距离本身就隔着一堵墙,两个人你不说我不知道,如果这件事被捅破,那无疑是在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

    其实展殊端担心的也不是没道理,假设在他看到叶暮当初念书时候的那份资料后就将这件事告诉对方,以那时候的叶暮来设想,估计会对展殊端的感激更加浓烈,可同时也会更加自卑,从而对于两人之间的距离更加小心翼翼。

    所以他才会一直隐瞒,但他知道这件事不可能一直不说,来这里的目的,有一部分就是想跟叶暮摊牌,以免未来某一天被对方意外发现,更加难以解释。

    可他万万没想到校长他老人家记忆力和眼神这么好,都快十来年了,当初几面之缘的人居然还能记得。

    这巧合来的也太不逢时了。

    “叶暮?”展殊端心中开始为自己提出来学校这个决定而懊悔,早知道他就不来了,能瞒多久就多久,也好比叶暮此时一言不发来得好。

    他握了握拳头,低声说:“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只是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告诉你……”话还没说完,就被叶暮扑了个满怀,叶暮将脸埋在对方肩上,深吸一口气,声音都染上了细微的颤抖。

    “谢谢。”叶暮再也没看理会这里是不是街上了,此时他只想抱住面前的人,对他说谢谢,然后告诉他——

    “我爱你。”

    他们在一起了半年,叶暮说过喜欢,也在情到深处说过平日里羞于开口的话,却唯独没说过这三个字。

    展殊端在行坏事的时候故意要求过叶暮说过很多话,但是从未要求叶暮说这三个字。虽然他年纪不小,可是心中莫名的就是对这句话怀着圣洁,他希望有一天,能听到叶暮主动开口对他说,而不是在他的要求之下。

    他想过很多时候,比如在动情的时候,在某个浪漫的烟花夜晚之下,甚至在未来某一天他拿着戒指向对方求婚的情况,或者在国外举行婚礼的瞬间。

    可他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在一所高中门口,在周围满是路过的行人,在这炎热的街头,在他前一秒还担心对方会不会生气的情况下,等到这么一句话。

    展殊端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满脸正色的捧起叶暮的脸,声音都被传染上了颤抖,低哑着声音说:“再说一遍。”

    闻言,叶暮眨眨眼,将眼眶里两滴快要感动的夺眶而出的泪水重新眨了回去,望着展殊端的眼睛,居然看到了里面难掩的激动与紧张。

    心情忽然平静了下来。

    他逆着光面向展殊端,强光之下脸部被阴影遮了大半,只能看清五官轮廓,夹着热度的风吹起发梢,距离几步之远的树叶被吹得发出沙沙声,碎光打落在地上,远远看去水泥地仿佛被镀了一层金色。

    叶暮脸上绽放出了笑容,眼中仿佛闪烁着千万星辰,而在这一片星海之中,只有展殊端一人的身影。

    他说:“我爱你。”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谢谢大噶三个多月来的陪伴,爱你们么么哒!

    还有番外,不多,这两天就更完。

    新文还在准备存稿中,不出意外中旬到月底这段时间内开,希望大家能支持一发,啾咪~=33=

    点进作者专栏就可以看到,有兴趣的小仙女小宝贝们请收藏一下啦~(顺便打滚卖萌求包养下作者专栏嗷quq)

    这是下一篇文的文案↓

    《戚先生观察日记》

    江俞失忆了,他面前出现了个自称是他监护人的男人,又从旁人口中得知这个人其实是他失忆前的金主。

    但问题是江俞连金主是什么意思都不记得了,于是他上网去搜,终于在出院前把带有金主两个字的小说都看了一遍。

    出院后的第一天,戚柏宥一回家就发现江俞洗干净躺在自己床上眼巴巴地看着他。

    江俞:先生来呀,快活呀~

    戚柏宥:……

    这失忆失的怎么跟重生换了人一样?

    食用说明:

    ①主受,受失忆设定。

    ②假的娱乐圈真的小甜饼,披着娱乐圈皮谈恋爱。

    本书由 诺文文 整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