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1章 2-23春光正好(完)

作者:药渣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荆州城内腥风血雨, 帝京之中张灯结彩, 年味儿渐浓。

    临近年关, 国朝各地都开始为新年做准备,即便风声鹤唳如荆州城,街上也开始热闹起来。

    “五日后我们启程回京。”太子放下手上的奏折, 看向对面棋盘旁边的三个人。

    堂.弟眉头紧锁, 表弟神情悠哉, 表弟媳妇面无表情, 棋盘方寸之间, 尽显人生百态。

    他的话并未得到任何回应, 太子抽了抽嘴角,视线移到一旁眼观鼻鼻观心的姚峰身上,招了招手。

    “殿下?”身为最近被太子殿下奴役惯了的心腹下属,姚峰态度恭敬的低下了头。

    “你去准备回京事宜, 至于他们,”他看了眼那三人, 叹了口气, “随他们去吧。”

    姚峰应声退下,出门办事, 等到了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才垮下肩膀,世子侯府和夫人全都撂了挑子, 太子殿下又不可能凡事亲力亲为, 现在担子全都落到了他身上, 他如今简直是睁着眼睛都能睡着。

    说好的为公务而来呢?

    想起世子每日里只顾着和侯爷斗嘴皮子暗搓搓说侯爷坏话和夫人告黑状的种种行径,姚峰扯了扯嘴角,现在他终于明白侯爷这么多年来为什么对付世子从不手软了。

    日后,侯爷的命令,他是决计不会再放水了。

    太子很忙,姚峰也很忙,但周湛很闲,魏晅瑜这个养伤的更闲,除了照顾未婚夫同样啥事没有的薛蕲宁也闲到快要发霉,所以世子刚提议出门逛逛荆州城,就得到了其余两人的赞同。

    在太子殿下同心腹的控诉哀怨眼神里,魏晅瑜面色温柔的牵了未婚妻的手,坐上马车出门去了,至于那个原本想要上来挤一挤的表哥,被他毫不客气的一脚踹了下去。

    “你的伤口,出.血了吧。”说这句话时,薛蕲宁表情很是冷淡,完全没有之前的柔情蜜.意。

    魏晅瑜动作僵了下,眼神也从温柔变成了可怜巴巴,“有、有点疼。”

    废话,能不疼吗,这才养了一个月,伤口刚刚结痂就这么不老实,不疼你疼谁?!

    薛蕲宁面无表情,差点一脚踹上对方胸口,这种不知道爱惜自己,仗着别人挂念心疼就使劲折腾的人,真是让人又恼又烦。

    “既然疼,就老实呆在府里别动弹。”她黑着脸坐过去,伸手扶了魏晅瑜一把,对方立刻顺势歪在她身上,姿势熟练得不得了。

    魏晅瑜勾住心上人的手,神情委屈,低声开口,“我想和你一起,等回京之后肯定没机会了。”

    薛蕲宁想翻白眼,关键是你现在有伤在身,也根本不能和我一起出门逛街啊,难道他们俩就这么一直坐在马车里?

    这和之前完全没分别嘛。

    她神色郁闷,心情颇为无奈,魏晅瑜真的是,让她好难理解啊。

    透过马车窗帘的缝隙,骑在马上的周湛瞥到里面两人的情状,暗自撇了撇嘴,小表弟这个粘人精,也不怕吓跑人家小姑娘。

    不过,他好像有了个好主意,摸着下巴沉思半响,他突然觉得很应该将小表弟这副不成器的丢人模样写进书里,回去之后不仅可以给姑母她们看看,还能攒下来用作传家之宝,等再过几年,让小表弟回顾一下他此时的丢人模样,想必会是一个极好的主意。

    于是,虽然三人到最后也没逛出个所以然来,但回程时,各个心情不错。

    荆州城的事很快了结,太子带着受伤的表弟和此次前来完全没啥用的堂.弟,启程回了帝京。

    看多了表弟和表弟媳妇的日常相处,他突然对这个年后即将嫁入永平侯府的小姑娘充满了同情。

    说实话,真爱这种东西,其实也不是那么好消受的。

    因着魏晅瑜伤势不轻的缘故,赶路并不急,虽说冰天雪地的完全没有美景可看,但他照样将这趟行程走出了春暖花开之感。

    客栈里,薛蕲宁刚下楼就对上了太子和世子的满目同情,她点了下头打过招呼,避开对方的眼神往后厨去了。

    她得去看看魏晅瑜的药。

    坐在桌旁的平郡王世子咬着筷子,神情微妙,“堂.哥?”

    心知堂.弟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太子制止他的话,一个包子塞过去,“别废话,吃饭!”

    寒风冷雪孤家寡人的,别说那些招人嫌的话,有些事情心里清楚就行了,说出来可太没意思了。

    咬一口热气腾腾的肉包子,周湛神情萧索,“表弟怎么能这么烦人,从小到大一个样儿!”

    说得好像你不是一样,太子暗地里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在心里腹诽。

    这么多兄弟,除了老四是个温柔贴心愿意为他分忧的好弟弟,其他人全都是来讨债的。

    烦,想早点回京城。

    帝京之内,抱着暖炉站在廊檐下赏梅花的四皇子打了个冷战,默默的裹紧了大麾,皇兄说好要送他的美人,到底还记不记得?

    如果没有美人,工部和礼部那边的差事他也不想做了,反正银子再多也不留他的手,亲兄弟也得明算账啊!

    ***

    白皑皑的雪挂满枝头时,一行人终于到了帝京。

    几乎是迫不及待的甩掉糟心的表弟和堂.弟,太子让人把两个弟弟送进宫去见祖母和父亲他们,自己则以忙碌公事为借口远远逃开。

    家里这群女性长辈,他一个都惹不起,还是敬而远之得好。

    宫里的三堂会审情况如何不难想象,一位太后,一位皇后,两位长公主,一位帝王,个个拿出来都能撑起一个场子,更别提全集中到一起。

    不说魏晅瑜被训得灰头土脸,就连薛蕲宁全程都没敢抬头。

    明明不是她的错,但她莫名的很是心虚,脚下发软。

    等终于得了恩准可以离宫时,她几乎是用逃的,至于魏晅瑜,嗯……

    古语也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他们还不是夫妻,所以他肯定能理解的!

    到家门口时,得了消息的父亲和弟弟早已等了许久,程菡站在一旁,被丫头小心翼翼的扶着,满眼谨慎。

    和久未相见的亲人叙过别离之情后,她神色犹疑的看向程菡的腰.腹,“该、该不会?”

    程菡笑眯眯的点头,“猜对了,你很快就要有小侄子或者小侄女啦。”

    高兴只是一瞬,那点儿兴奋劲儿过去之后,薛蕲宁第一反应就是:周湛那个王八羔子!

    这成亲还不到三个月吧,程菡居然就要做母亲了,想到当年母亲生产的苦楚,她打了个冷战。

    “大夫看了吗?多长时间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她绕着程菡团团转,却不敢离得太近,生怕自己粗手粗脚伤到她。

    程菡看够了好友着急的小模样,这才施施然开口,“放心,我很好,你的小侄子或者小侄女也很好。”

    好友的冷静淡定多少安了薛蕲宁慌乱的心,彻底消化完她怀.孕的消息之后,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你怀.孕了的话,那平郡王府那边,有让你安排人吗?”

    “王妃没说什么,倒是给了我不少药材和得用的人,还备下了大夫和产婆,一应事宜准备得都很周到,”程菡道,“至于通房妾室这些……”

    她笑容温柔,理了下领口处的白狐毛边儿,“我怀.孕这么辛苦,满身不痛快,他难辞其咎,既然如此,他怎么也得陪着我一起,若是惹了我生气伤心,那就只好送他去死一死了。”

    薛蕲宁无语,成亲之前说笑也就罢了,怎么成亲之后程菡还是这个心思,原本还想要趁机收拾平郡王世子一顿的她,都不知道是该同情他好还是怜悯他好。

    虽说程菡在她心里更重要,但好歹是魏晅瑜的表哥,和她也相熟,若是最后真走到了那么凶残的地步,额,她会记得闭上眼睛的。

    希望世子运气能好一些吧。

    她没甚诚意的想了一会儿,转开眼就撂开手去,开始同程菡说起一路上的见闻。

    外面,和儿子一起蹲在廊檐下赏雪的薛侯爷在呼啸的北风里打了个冷战,“儿子,早知道真该让你一起去,你姐姐肯定受了惊吓,希望阿菡能好好安慰一下她。”

    薛冶小.脸窝在雪白的貂毛里,郑重的点了点头,“父亲放心,以后我肯定都跟着。”

    “好儿子!”撸了儿子的头一把,薛侯爷笑得爽朗,“记得一定看好你姐姐!”

    得了父亲吩咐的薛冶,从这天开始,成了姐姐的小尾巴,一直到年后成亲之前,都没再让有伤在身故意博取心上人怜爱的永平侯近身。

    因着受伤就连夜探香闺都不能的魏晅瑜,在紧张与期待中熬过一天又一天,数着日子等成亲。

    除夕那晚,在只有舅甥的家宴上,喝多了的永德帝抱着伤还未好的外甥哭肿了一双眼睛。

    “小王八蛋!就知道让家里人担心!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这辈子要天天为你操心!”

    永德帝满身酒气,一会儿哭,一会儿骂,末了还要抱着外甥拍上几把,场面着实是不能看,若不是皇后惦记着丈夫的脸面,提前遣退了宫女內侍们,只怕帝王这丢人的场面要被记到史书上去。

    抱着外甥哭到差点晕厥的皇帝,这是生怕野史没什么好写的?

    魏晅瑜手忙脚乱的应付着撒酒疯的舅舅,冷不防扯到伤口,痛得倒抽一口冷气,偏偏永德帝这会儿似是有些清醒,揽着外甥的肩膀哑着嗓子温声开口,“阿暄,你长大啦,也该成亲了,二十岁及冠,你的字朕想了许久。”

    说到这里,永德帝停了一下,视线落在天边的星辰之上,“王有重世之德,才可焜昱错眩,照燿煇煌,所以,朕定了你的字为重昱。”

    “日曜煌煌,引重致远,你一定会是朕最骄傲的外甥!”

    看着舅舅眼中的深重期望,魏晅瑜神色郑重的点了头,“舅舅放心。”

    这一刻,一对舅甥相对无言,唯有满腔温情流转。

    但在永德帝差一点儿睡过去的前一刻,外甥突然紧跟着补了一句,“不过,得等我先成亲,舅舅,我先娶了媳妇儿再说。”

    身子一歪,一口气差点没缓过来的永德帝翻着白眼,在汹涌而至的酒意与睡意中,默默的骂了句糟心的外甥。

    ***

    除夕的夜里,风雪漫天,薛蕲宁在自家临墙处的梅花树下等到了魏晅瑜。

    她提着一盏灯笼,看着那个爬墙爬得甚是艰难的人,忍不住叹了口气,吹灭烛火,撩.开裙摆,三两步上了墙。

    “别勉强自己。”她语重心长的叮嘱。

    魏晅瑜脸黑了下,月光与雪光之中分外显眼,但看着满身梅花香气的心上人,他还是压下了那点儿痛恨自己不中用的思绪,声调温柔的开口,“我从宫里过来的。”

    薛蕲宁点头。

    “舅舅说我明年及冠,给我取了表字。”他道。

    心微微提起,薛蕲宁看着未婚夫的眼神更加认真了,“所以?”

    “重昱。”魏晅瑜笑意缓缓,“我的字。”

    提起的心慢慢落下,薛蕲宁笑着唤了一声,“重昱。”

    魏晅瑜应下,伸手握住她有些冰凉的手,“明年,等我来娶你。”

    薛蕲宁微笑点头,“好,我等你。”

    雪越下越大,整个帝京都被白色淹没,除夕之后,将迎来新的一年。

    来年的三月,春风吹过,冰雪化开,晴日和暖,百花灿烂。

    春光正好,当是出嫁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