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六十三章

作者:梁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刻钟之后,胡思归终于开口:“胡某愿意以皇太子殿下马首是瞻,只是胡某的二女儿如今是定亲王妃……”

    柳杞俊秀的脸上带着笑,眼睛里满是真诚:“安亲王妃如今怎么过,定亲王妃也会怎么过,富贵闲人的日子,在下也想过呢!”

    胡思归叹息了一声,看向柳杞:“我随你去见皇太子殿下!”

    时光荏苒,转眼间便到了六月。

    这日下午,蜀葵正在内书房画画,粉樱进来道:“太子妃,妙真带着西夏王李沣,来给您请安!”

    蜀葵闻言,放下画笔,抬眼看向粉樱:“请他们母子进来吧!”

    已经订好日期了,季英子和玉繁珂陪着西夏王李沣十日后离开京城回西夏,西夏成为大宋的藩属国,而李沣之母妙真留在京城为质,住在延庆坊的西夏王府。

    两岁的李沣是个沉默的孩子,漂亮得简直不像真人。

    他乖巧地牵着母亲的手,跟着母亲走了进来,端端正正向蜀葵行礼。

    蜀葵沉默良久方道:“你选派几个亲信,陪着李沣回西夏吧!”

    妙真知道这是蜀葵对她的善意,忙答了声“是”。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清楚地知道,若是没有蜀葵的出手,她和她的儿子会被留在大宋成为人质,而玉菩萨则带着他的那三位妻子回到西夏,因此她坦然道:“太子妃,能不能每年有一段时间让玉大人带着李沣回京城,让我看看他?”

    蜀葵垂下眼帘想了想,含笑道:“这个我可以答应,不过具体时间需玉大人决定。”

    妙真知道蜀葵在太子府的地位,她只要答应,一般都会实现,当即含着泪起身,给蜀葵行了个礼:“多谢太子妃!”

    等李沣真正成为西夏的王,已经是两年后的春天了。

    三月三上巳节,赵曦和蜀葵带着赵杉和赵棠进宫看望正安帝。

    这日下起了雨,牛毛细雨中赵曦一家四口随着余欢走在前往临竹阁的路上。

    蜀葵开口问余欢:“陛下近来还服用丹药么?”

    余欢抬眼看了蜀葵一眼,当即低下了头,道:“陛下一直在服用丹药。自从太子殿下驱逐了玉清道长,陛下便开始自己动手炼丹。”

    蜀葵听了,看向赵曦。

    赵曦秀致的眉头皱了起来:“我再去和父皇好好说说!”

    蜀葵伸手握住他的手:“你得控制自己的脾气,不要再吵父皇了!”

    赵曦点了点头。

    正安帝正在临竹阁后边的丹房炼丹,听说赵曦和蜀葵带着孩子们来了,匆匆忙忙洗了手脸便跑了出来。

    赵曦一见正安帝脸颊上的一抹黑灰,便知道他又去炼丹了,顿时怒气冲冲去了丹房。

    等正安帝带着赵杉赵棠赶到,发现他苦心经营了许久的丹房已经被赵曦给砸了个粉碎,顿时伤心极了,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他唯一的爱好便是炼丹修仙,偏偏每每被赵曦破坏,怎么不让他痛心!

    赵杉和赵棠是第一次见皇祖父哭,忙上前安慰皇祖父。

    正安帝闭着眼睛坐在地上,伤心地嚎啕着。

    他哭得正伤心,脸上却有些热热的,张开眼睛一看,发现赵杉正拿了个蘸了热水的丝帕给他拭泪。

    正安帝一把抱住了赵杉,哽咽道:“乖孙,还是你对祖父好!”

    赵杉爬到正安帝耳边,低声道:“皇祖父,等我能做主了,我给你建个大大的丹房,让你好好炼丹!”

    正安帝破涕为笑,泪眼朦胧看着赵杉:“阿杉,你要记住你的话!”

    赵杉人小鬼大,像哄孩子一样一边给正安帝拭泪,一边低声安慰他:“放心吧皇祖父,父亲母亲都教我说话要算话的……”

    正安帝抱着自己的孙子,变成了喜极而泣。

    回到太子府之后,赵杉认真地告诉赵曦:“父亲,我已经答应祖父了,等我能做主,我就给祖父盖个大丹房!”

    赵曦蹙眉道:“丹药有毒,你这是害你祖父!”

    赵杉凤眼亮晶晶看向赵曦:“父亲,把丹药的那些对人体不好的材料去掉,或者用假的材料去骗祖父,不就可以了?祖父又不懂!”

    赵曦一想,觉得还挺有到底,不由笑了,伸手摸了摸赵杉的刘海,道:“晚上我和你母亲说一下,你的刘海得梳上去了,不然太像女孩子!”

    赵杉非常同意:“天热得很,刘海太长会出汗的,父亲你赶紧和母亲说!”

    他最爱自己的母亲,知道母亲喜欢给自己留刘海,因此虽然嫌自己的刘海女气,却也舍不得让母亲不高兴,如今爹爹愿意出马,自然最好了!

    父子俩一大一小,年龄差了近二十岁,居然谈得颇为投机,絮絮说了良久。

    第二天朝会,正安帝看了坐在右手边的赵曦一眼,忽然宣布了一道旨意。

    颁布罢旨意,满朝顿时哗然——正安帝要出家做道士,皇位直接传给皇太孙赵杉,赵曦辅政。

    赵曦:“……臣接旨!”

    得知正安帝当众宣布传位给赵杉的消息,蜀葵简直是又好气又好笑,只得道:“这国家大事,岂能儿戏?”

    赵曦倒是觉得这样也不错,他认真地看向蜀葵:“阿杉早晚要继承皇位的,早些也不错。从现在到他亲政,还有十年时间,这十年足够我进行新政了,我要把一个蒸蒸日上的王朝交给阿杉!

    蜀葵抱住赵曦:“到时候我们俩就有了自由,可以周游天下了!”

    赵曦想了想,觉得也不错,也笑了起来。

    正安帝三十年年底,已经在京城庆安观出家为道士的正安帝正式退位,传位于皇太孙赵杉,即为清平帝。

    清平帝尊父亲赵曦为太上皇,母亲白氏为皇太后,封同胞弟弟赵棠为和亲王。

    作为大宋朝最年轻的皇太后,蜀葵的故事翻开了新的一页。

    蜀葵成为太后,故事已经完结了!

    大家想看番外吗?如果想看的话,留言告诉我,我再写几个番外!__嘻嘻……

    番外

    岁月荏苒,很快就到了清平帝的十二岁生日。

    按照大宋礼制,皇帝的生日被称为长春节,罢朝三日,朝野同欢,十分的盛大。

    长春节这日,一直在宫中读的清平帝终于在太上皇和白太后的陪伴下来到了金明池,在临水殿宴请朝中百官。

    以胡青、胡s归等为首的群臣以为太上皇这是准备让清平帝亲政了,各自打起了自己的算盘,谁知长春节庆典结束,群臣这才得到消息——清平帝依旧在宫中读!

    宫外议论纷纷之际,赵杉正带着弟弟赵棠和众多伴读,一起在y房的偏院里玩蹴鞠。

    今日是赵杉和赵棠纠了母亲半日,这才得到了玩耍时间,自然要全部用在心爱的蹴鞠上了。

    蜀葵已经九个多月身孕了,还在万寿殿接见诸位命f。

    在莺声燕语、脂香粉浓和心斗角中呆了一下午,不免有些头昏脑涨,待这些命f退下,蜀葵便叫上余欢,带着粉樱和宝辞往y房看两个儿子去了。

    到了y房偏院,见赵杉、赵棠和他们的伴读们都是满头满脸的汗,在比赛用的草地上呼啸来去,蜀葵不由笑了起来,吩咐余欢:“让人准备好湿手巾和温开水,等孩子们一停下来,就上前侍候!”

    余欢答了声“是”,挥了挥手,一队宫女就端着托盘走上前,托盘里放着盛湿手巾的白瓷盘子和盛温开水的水晶杯。

    坐在一边高脚木椅上做裁判的柳杞见状,怕太阳晒得蜀葵难受,便吹响了停赛的勺子。

    孩子们都跑了过来,接过湿手巾擦起汗来,宫女们又递上温开水。

    赵杉和赵棠一见母亲在这里,顾不得满头满脸的汗,一前一后飞奔过来。

    赵杉双手摁在栏杆上,轻轻一撑,整个人便飞过了栏杆,一下子扑进了母亲怀里。

    蜀葵左手抱着赵杉湿漉漉的脑袋,伸手又揽住紧跟在赵杉后面扑过来的赵棠,又是嫌汗味大,又是喜欢。

    粉樱和宝辞拿了湿手巾上前。

    粉樱笑着道:“太后,给陛下和和亲王擦擦脸吧”

    蜀葵答应着把两个儿子的脑袋推开,这才发现两个孩子在自己身上的素白绣花罗衫上印下了几个黑印,不由笑了起来,抬手拍了赵杉一下,又拍了赵棠一下。

    柳杞含笑坐在高脚椅上看了一阵子,见赵杉和赵棠还直往蜀葵怀里钻,便从高脚椅上跳了下来,一把把赵杉和赵棠拽了出来:“陛下,和亲王,太后身怀有孕,你们不能冲撞了太后!”

    赵杉和赵棠被柳杞拽了出来,犹自依依不舍看着母亲。

    蜀葵伸出双手摸了摸两个儿子的脸,笑盈盈道:“你们长得真快,阿杉已经快到母亲的肩膀,阿棠也也加油哟!”

    赵杉得意地笑了:“父亲那么高,母亲也那么高,我一定也会很高的!”

    他甚肖赵曦,凤眼朱唇,十分俊俏,说起话来眼睛亮晶晶的,颇有气势。

    赵棠生得像蜀葵,很是秀美,他狡黠一笑,道:“大哥,你忘记皇祖母了?我听说皇祖母身材十分小巧,说不定会隔代遗传给你哟!”

    赵杉原本还有些担心,听赵棠这么一说,反倒在意了,笑嘻嘻道:“我听皇祖父说,你生得最像皇祖母了!”

    赵棠见说不过哥哥,便转移目标,又去腻歪母亲:“母亲,我想要妹妹,哥哥已经够烦人了,千万别再给我生个弟弟!”

    蜀葵笑着答应了——她早就想要个女孩了。

    柳杞见赵棠又去s扰蜀葵,便又伸手把赵棠揪出来了,高声道:“都回去洗澡去!”

    赵棠挣扎着被柳杞带走了。

    赵杉笑嘻嘻给母亲行了礼,又向小伙伴们挥了挥手。

    小伙伴们行罢礼,都跟着他洗澡去了。

    蜀葵看着两个儿子跟着柳杞走远了,不由笑了,带着余欢、粉樱和薄荷往万寿宫走去。

    她刚回到万寿宫坐下,宫女就进来禀报:“太后,周太嫔和姜太嫔求见!”

    蜀葵身子沉重,懒洋洋倚着软歪在罗汉上:“请她们进来吧!”

    周幽兰和姜碧桃亲热地手牵着手进了万寿宫,不过一走到大殿前都分开了。

    多年孤寂的深宫生活没有消磨她们的青春,反倒令她们越发的华贵鲜y起来。

    粉樱出来迎接,自是看得清清楚楚,她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含笑迎了周幽兰和姜碧桃:“给两位太嫔请安!太后在里面候着呢!”

    周幽兰和姜碧桃进了大殿,见蜀葵懒洋洋歪在罗汉上,忙含笑上前行礼。

    蜀葵含笑道:“我有些累,不起来迎你们了,都坐下吧,咱们自在说话!”

    聊了几句之后,姜碧桃陪着笑开口道:“太后,我们琦玉阁的家具用了三四年了,都有些旧了,不知道能不能……”

    蜀葵从不在这上面克扣她们,当即吩咐粉樱:“你带着两位太嫔去库房挑选家具去吧,顺便再让两位太嫔选些摆件、瓷器和绸缎!”

    碧桃和幽兰大喜,忙起身行了礼,又略说了几句话,这才随着粉樱去了。

    余欢侍立一边,漆黑的眸子看向蜀葵,轻轻道:“太后,周太嫔和姜太嫔未免有些过于奢侈了,每隔一段时间就来找您要东西,每月的胭脂水粉钱比您还多!”

    蜀葵笑了,眼睛如星子一般:“她们和我怎么能比?我的首饰脂粉衣裙都是陛下给我的,陛下的私库几乎都花在了我的身上……”

    她想起了往事,含笑道:“当年每每有人想往王府塞人,有了周幽兰和姜碧桃,也算有了挡箭牌,免了我和太上皇许多事!”

    蜀葵接过余欢递过来的茶盏,饮了一口温开水,接着道:“再说了,她们俩就算再奢侈,又有什么?以前大宋的历代皇帝,后宫最少的皇帝也有上百嫔妃,太上皇和我因为周姜二位,可是省了不少脂粉银子呢!”

    余欢微微笑了:“还是太后睿智!”

    蜀葵闭上眼睛,舒舒服服侧躺在罗汉上:“是阿曦待我好……”

    这么多年来,赵曦对她疼到了骨子里,未曾有过别的女人……

    余欢拿了薄被展开,轻轻盖在了蜀葵身上,这才道:“太上皇的心都在太后身上,在陛下和和亲王身上。”

    蜀葵闭上眼睛,道:“下午阿杉和阿棠要去庆安观看他们皇祖父,你跟着去吧!”

    余欢答了声“是”,见蜀葵眼睛闭上了,便拿了一本坐在一边的黄花梨木圈椅上读了起来。

    当年太上皇让他选择跟着太上皇,还是跟着太后,他选择了跟着太后,就这样开始了静水年自自在在的人生。

    赵曦和赵旭今日穿着便服来到了庆安观,在净室里陪着老皇帝说话。

    一身道家装束的老皇帝一见赵曦和赵旭,就探头往后看,发现没有赵杉和赵棠,不免有些失望,悻悻然坐了回去。

    父子三人闲谈了几句,便又到了老皇帝服用丹药的时间,他明知道赵曦最烦他服用丹药,偏偏故意当着赵曦的面,大大方方打开赤金葫芦,倒出了两粒金褐s的丹药,吞了下去,一边服药,一边用眼睛看赵曦,看他能怎么办。

    赵旭心中好笑,看向赵曦,见赵曦安然坐在那里,不由笑了起来。

    赵曦早命人把老皇帝的丹药换了,因此老神在在,毫不担心。

    父子三人正在说话,忽然听到窗外传来说话声,听着似乎是女孩子的声音。

    赵曦看向老皇帝。

    老皇帝端起水喝了一口,这才道:“是郝明泰的嫡长女,在我这里跟着学画!”

    郝明卿是工部侍郎,如今正负责皇宫的改建。

    赵曦凤眼幽深,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老皇帝:“父亲,您什么时候会画画了?”

    赵旭笑得桃花眼亮晶晶的——赵曦每每怼父亲的话,都是他想说的,只是不敢说。

    老皇帝虽然出家十年,却依旧做不到不怒不嗔,当即故意大声吩咐侍候的道童:“请郝姑娘过来!”

    道童答了声“是”,看了赵曦一眼,这才出去了。

    这个道童是赵敏安排的,赵曦知道道童是在提醒他,郝姑娘怕是针对他安排的。

    片刻后,道童引着一主一仆两个女孩子进来了,前面的女孩子眼睛黑泠泠的,如黑宝石一般,白皙莹洁的脸上脂粉未施,唇s嫣红莹润,娉娉袅袅走了进来。

    赵曦一愣,赵旭也是一愣。

    老皇帝拈着胡须笑了——他也没想到郝明卿的女儿长得居然这么像白蜀葵年轻的时候。

    赵曦抬眼看向窗外,窗外花池里生长着一大片茂密的白s重瓣蜀葵,美丽而单薄,犹如他的蜀葵。

    他的脸上不由自主现出一丝微笑,眼转看向赵旭——赵曦知道赵旭一直都喜欢蜀葵。

    赵旭盯着这个郝姑娘,想从她身上找出蜀葵的影子,可是看了又看,却根本找不到——五官虽像,却没有神韵,毕竟不是蜀葵……

    他低头微笑,然后抬起头看向郝姑娘:“郝姑娘,对不住,今们父子有话要谈,不如请您明日再来学画!”

    郝姑娘满脸通红,黑泠泠眼睛似蒙上了一层雨雾,带着水意的眼扫过赵旭和赵曦,最后定在了赵曦脸上,声音哀切:“太上皇……我一直仰慕您……”

    赵旭笑了,道:“是啊,他是太上皇了,哪有太上皇还纳妃的?”

    那姑娘双手掩面,踉跄而去。

    老皇帝:“……”妈的,过了这么多年,阿曦这崽子还是妻奴啊!那白蜀葵究竟有什么好的,令阿曦这么上心,真是一个谜!

    赵曦当即转移了话题:“父亲,这次科举共开了十科,殿试之后,产生了十个状元、榜眼和探花,您真的不愿意去看看?”

    老皇帝垂下眼帘:“会造火枪的人、会算术的人、会弹琴的人居然也成了冠军,这成何体统!”

    赵旭笑了起来:“父亲,您可不能这样说,那算学状元和乐科状元都是从儿子我和白太后创办的学校出来的!”

    他收敛笑意,看了面无表默坐的赵曦一眼,认真道:“父亲,这样的科举进行了两轮了,再加上税制的改革和奴隶制的废除,您在位时没有得到解决的世家问题,已经步解决了!”

    老皇帝叹息声,道:“阿曦倒是有真本事的!”

    赵曦凤眼亮晶晶看着老皇帝,眼中满是欢喜——这么多年了,他终于从父亲这里得到了肯定!

    赵旭也笑了起来。

    正在这时,道童带着赵杉赵棠进来了,后面跟着余欢和柳杞。

    赵杉赵棠进来之后,先给众人行了礼,然后飞奔到老皇帝身边,挤着老皇帝在坐榻上坐了下来。

    赵杉乐滋滋道:“祖父,我和阿棠要跟着伯父和柳叔,去辽州军中了!”

    老皇帝闻言,当即看向赵曦:“阿曦,这——”

    赵曦俊脸严肃:“我打算让他俩到辽州军中锻炼一年。”

    北辽老皇帝驾崩,部争权夺势造成纷乱,常有乱兵s扰大宋边境,他预备让赵杉在军中锻炼一年,而让赵棠跟着柳杞呆在辽州军中。

    老皇帝闻言,虽然心疼,却也知赵曦的安排是对的——他当年为了锻炼赵曦,就把赵曦安排进了西北军中。

    赵曦等人在道观陪着老皇帝用了晚饭,然后坐在葡萄架下闲聊说话。

    赵旭兴致很高,绘声绘s讲着他在西北办学堂时遭y的鬼故事,赵杉和赵棠都害怕极了,都紧紧贴着父亲和柳杞。

    正当赵旭模仿女鬼的声音说话,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接着便是赵敏的声音:“太上皇,皇太后发动了!”

    闻言,众人静默了片刻,接着就开始乱了。

    赵杉和赵棠哥俩先手拉手跳了起来,口里嚷嚷着:“我们要当哥哥了?快回宫啊!”

    赵曦面s有些发白,俊脸紧绷,急急拉着两个儿子往外走。

    蜀葵十年没有生育了,他有些不放心。

    赵旭和柳杞也紧紧跟在后面。

    余欢带着侍卫也跟了上去。

    赵曦父子三人一踏进万寿殿,粉樱就迎了出来,眼睛发亮:“太上皇,是双胞胎!”

    赵曦心脏怦怦直跳,一边往寝殿走,一边问:“是女孩子么?”

    粉樱跟着他往里走:“是两个小公主!”

    紧跟着后面的赵杉赵棠当即“啪”的一声击了个掌:“太好了,是两个妹妹!”

    时光荏苒,又是十年光阴倏忽而过。

    赵杉已经亲政,赵棠如今跟着柳杞镇守辽州边境。

    赵曦和蜀葵带着双胞胎女儿赵琳和赵珠扮作一对商人夫f往乘车往辽州而去。

    余欢和粉樱随车侍候,而赵敏和孙沛梁卿则则扮作伙计跟车。

    经过赵曦这些年的治理,大宋各地治安极好,虽然说不上y不闭户不拾遗,可是比起正安帝一朝已经是好了太多,一行来倒是安全得很。

    两个女儿赵琳和赵珠也和两个哥哥赵杉赵棠一样,都是活泼好动的格,出宫之后,见到这么多事物,自然是开心得很,这一真是欢声笑语很是热闹。

    一到了沛州,赵旭迎了赵曦一行人,开始弃车上船,乘船往辽州而去。

    这日蜀葵正与赵旭坐在舱房中说话,忽然看到赵琳和赵珠拉着赵曦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叽叽喳喳说着话,似乎是让赵曦陪她们去钓鱼。

    蜀葵不由笑了,

    待赵曦和赵琳赵珠去外面钓鱼了,蜀葵忍不住问赵旭:“我和阿曦都是沉默好静的人,为何四个孩子会这么好动?”

    赵旭微微一笑,道:“你和阿曦在逆境中长大,再活泼的子也会变得沉静;阿杉、阿棠、阿珠和阿琳,他们兄妹四人在你和阿曦营造的幸福环境中长大,活泼好动才对啊!”

    蜀葵单手支颐看着窗外光粼粼的水面,笑盈盈道:“嗯,你总是很有道理!”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赵曦的声音:“蜀葵,我们钓到鱼了!”

    蜀葵笑了起来,看向赵旭:“我们出去看看吧!”

    赵旭微微一笑:“好的,太后!”

    全部完结了,新文会在3月开张,请大家关注哟

    本书由 洛、染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