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4章 情侣成双

作者:八月薇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贺兰春华听了林枫所说,暗中召来程百舸询问一番,依照他的推理,芳姬若一人作案,以她单人匹马自然无法杀死吴潘,于是便推定她用了美人计。

    贺兰春华才叫戏子小高扮演吴潘旧友,果真令芳姬露出马脚。

    只不过总是没想到,芳姬的结局竟是如此这般。

    热热闹闹地过了中秋,天气一日比一日更冷.

    李氏早就着手开始做新棉衣,今年不比往常,李氏大手大脚地,预备给阿润,毛氏兄妹,爱夏爱冬姐妹每人都做一套新的棉衣裳,赶在冬天之前做好。

    之前苗老爹三番五次相求,见他委实是可怜,又颇有诚心悔改之意,李氏才领着爱夏爱冬回家,若苗老爹故态萌生,李氏也不再如之前一般唯唯诺诺……渐渐地,苗老爹也不敢再乱发脾气,酒也渐渐喝的少了。

    北风渐起,眼见冬至将到,阿润忙着置办过节的东西,厨房里满满地多了好些过年备用的食物,另外府衙里还多添了一只狸猫。

    这狸猫原本是毛双儿捡回来的,阿润一看,如见故友,抱住猫儿,抚摸着毛叹道:“我姥姥说……狸猫捉老鼠是最厉害的……”这意思便是要把猫儿留下。

    “我之前说什么来着……”贺兰春华见自己昔日的预言成了真,便露出眼白来。

    这狸猫果然争气,在厨房内大杀四方,将老鼠震慑的不敢来犯,阿润大为喜欢,特意买些便宜小鱼来喂猫儿。

    入了冬,猫儿一改当初的瘦弱,圆头圆脑起来,十分可爱。

    有时候贺兰春华在书房批些公文,这猫儿便趴在他的腿上或者手边,贺兰春华得闲也会摸它一把,猫儿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仿佛很知人意。

    但正当阿润欢天喜地要过春节的时候,京内也来了一个消息:皇帝召贺兰春华回京。

    阿润听了这消息之后,久久沉默。

    在她想来,迟早会有这一天的,她不会永远都是县衙的管家,一来贺兰春华不会一辈子都当知县,二来,就算他不当知县,她也无法永远都在他跟毛氏兄妹身边。

    阿润拨弄着小火炉,捧腮心想:“幸好这几个月攒了点银子……我正好可以开始想我的小饭店的事了……”但是,虽然已经竭力如此安抚自己,可是就算笑起来,笑容也是勉强,而心里酸楚地翻腾。

    可是阿润却无法说出口,于是便仍然装作什么也没听见,并且所有都一如往常,不曾改变。

    期间,李氏也来探望过几次,知女莫若母,李氏自然明白阿润的心情,虽然阿润什么也不曾说。

    这天,彤云密布,似要下雪的模样,李氏跟阿润在屋内对坐,缝一件衣裳,阿润道:“娘,你都给我跟爱夏爱冬还有大毛小毛都做好棉衣了,怎么还在忙?”

    李氏道:“给你爹也做一件儿,他近来脾气改了好些,对了……前几日我叫你给程夫人做一件,你做的怎么样了?”

    “我的绣工那么差,我怕人家不喜欢……”

    “哪里的话,夫人必定喜欢,你快些做,眼看要冬天了,不过做件棉袄罢了……多少是个心意。”

    “那好吧。”阿润耸耸鼻子。

    李氏笑了笑:“还有,你有没有想给大人也做一件呢?”

    阿润惊讶,然后笑道:“他的衣裳哪里轮得到我来做,你看他那些……都是些什么缎子什么绸,我都叫不上名儿来……我做了肯定给他笑话。”

    李氏沉默片刻:“阿润啊,听说大人年前要回京了?你……有什么想法吗?”

    阿润手上一抖:“娘,你怎么这时侯提这个,差点扎着我的手……”她惊魂未定,把针撤离,抚抚胸口。

    李氏笑了笑,阿润又道:“娘,我能有什么想法,他走……就走呗,横竖我的家是在这里的……”

    “大人对你很好啊,他有没有说,要带你一起……”

    阿润心里忽然极为难过,却笑道:“因为我聪明又能干嘛,他当然对我好,不过,我始终只是个管家……听说大人的家族甚大,他们可不缺一个丫头,我也不想去凑这个热闹。”

    阿润仿佛轻松地说完,仓促笑笑,就转开脸去。

    李氏看着她,心里更加难过,母女两人沉默了会儿,李氏道:“阿润……你说,如果你生在大户人家,是不是……”

    “娘,你胡说什么呢!”阿润急忙打断李氏的话,笑道:“什么大户小户,我现在就挺好的!”

    “可是……如果是大户人家的女孩儿,或许,是可以配得上知县大人的吧……”

    阿润心头一颤:“娘,你瞧你,想到哪里去了?八竿子打不到的事儿。”

    窗外的风好像越来越大了,打的窗纸呼呼作响,另有一道人影,有些冷地站在门口,仿佛已被冰冻。

    屋内,李氏停手,她沉默着,最后下定决心般说道:“阿润,娘有件事……想要跟你说,但是娘……又怕吓坏了你……你答应娘……”

    “什么事啊,娘?”阿润诧异地问。

    李氏眼圈发红,嘴唇翕动,片刻,把心一横,哆嗦说道:“阿润,其实,你不是我、不是我亲、亲生……”

    “程夫人才是我的亲娘吗?”阿润忽然问,竟一点也不惊讶。

    “阿润!”李氏震惊,浑身冰冷:“你、你怎么知道?”

    李氏笃定程夫人不会跟阿润透露的,那么阿润怎会知情?

    目光相对,阿润嫣然一笑,道:“因为我跟娘长的不像,有人说过好几次了,而且……程夫人对我实在太好了。”

    阿润云淡风轻地,仿佛在说一件跟自己不相干的事。

    起初阿润不明白,为何程夫人竟对她格外厚待,只当程夫人是大户人家的性情,可一直到后来程夫人竟要收养她当干女儿,阿润看着程夫人的脸容,心中便有三分猜测。

    “而且我知道程夫人曾经去过姥姥家找你,如果只是为了认我当干女儿,不用这么大费周章,”阿润重新拿起手中的绣帕,道,“我只是猜测……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这不是最坏的打算,”李氏忍不住流泪,上前捉住阿润的双手,“阿润,如果你认了程夫人,你就是程家的小姐……就算以后你要嫁人,都也可以选个……”

    “可以选个门当户对的?不用啦,娘,”阿润向着李氏笑了笑,抽手擦去她脸上的泪,抬手将她抱住,“娘,你不觉得现在就挺好的吗?一切都不用改变,我永远都还是你的女儿……”

    阿润在李氏背上安慰地抚了抚,才将她放开,又笑道:“还有,娘……去他的什么门当户对,如果一个男人要看出身好不好才能娶我,我宁肯嫁个穷小子。”

    李氏听了,不由竟破涕为笑。

    阿润却又细细一想,皱眉道:“当然,如果这个穷小子不要太穷,稍微有点钱……就更好了。”

    李氏终于被她逗得哈哈大笑,笑完之后,却又有点伤心:她拥有一个何其懂事且好的女儿,可是这样珍贵的好孩子,会不会被好好地疼惜?

    李氏重拈针线,眼中的泪却无法停下。

    阿润费了几天的功夫,终于做了一件棉袄,送与程夫人,果然程夫人欣喜若狂,即刻穿上身儿,虽然阿润手艺欠佳,程夫人却比穿什么名贵服饰都高兴爱不释手地摸着棉衣,忍不住泪盈于睫。

    数着日子,日子还是一天天飞逝,终于到了贺兰春华将离开的那天。

    是夜,阿润早早地回到房中,取出针线。不知过了多久,一抬头,却看见门口站着一道人影。

    阿润一惊之下,笑道:“大人,半夜三更这样,会吓死人的。”

    贺兰春华却并不进来,昏暗的光芒映的他的脸半明半昧,有一种扣人心弦的美。

    “你不是说过么,”他的声音在幽淡的光芒中传了进来:“如果喜欢一个人,会愿意跟他到任何地方?”

    阿润呆了呆,隐约记起自己好像是说过这样的话的,好像是在芳姬嫌弃林枫被调边陲的时候。

    可是现在……情形正好相反。

    阿润低头:“人人都向往京城,可是我不喜欢啊……或许我,跟芳姬一样,都是自私的人……但是我的家在这里……而且大人,可以再找很多别的管家或丫鬟。”

    贺兰春华注视着她,良久,终于点了点头。等阿润再抬头的时候,贺兰春华已经离开了。

    阿润低头,却有泪掉下来,打在绣帕上,殷出深色的两滴。

    贺兰春华虽然离开,毛氏兄妹却留在了大丰,因此两个小毛头欢喜雀跃,除了要跟贺兰春华分离,始终是不好过的,但是对他们而言,贺兰府,却始终不如在大丰自在,京城更是带着无穷不好的记忆……何况是贺兰春华亲口叫他们安置此处。

    就在贺兰春华离开之后,毛振翼把一封信给阿润,继续人小鬼大地说:“六叔叫我交给你的,我猜一定是情书。”

    毛双儿道:“情书就是男人写给女人的……”

    阿润及时捂住她的嘴,道:“你们六叔虽然离开,可是我却比他更厉害,你们两个一定要学好,知道吗!不要去学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毛振翼便问:“六叔给你写的情书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吗?”

    阿润无言以对,只好气愤的把信扯过来,又把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毛头挥开。

    三个月后。

    今年冬天竟没下雪,一直到过了年,将要开春时候,那一场大雪忽然不期而至!

    这一日,有几个住店的客人安置了,过了饭点儿,店内空空,只有一个本地长者,依旧坐在角落里慢慢地喝酒。

    阿润趴在柜台上,几乎睡着之时,看到一片雪花在门外飘落下来,起初还以为是错觉。

    街上的行人纷纷加快步子,有人叫嚷:“下雪啦!”

    阿润转出柜台,跑到门口,仰头看去,却见头顶天空,纷纷扬扬,雪花自天而降,有的落在脸上,一点沁凉,又飞快融化成水珠。

    阿润眨了眨眼,一片雪花落在眼皮上,她忍不住笑,伸出双手试图接住那片片鹅毛般的绵雪。

    眼睛也不知看往哪一处好,凌凌乱乱地看过去,望见雪中的行人奔走,旗帜在雪里飘扬,地上跟屋顶飞快地发白,另外还有……

    有个人自长街尽头缓缓而来,踏碎一地琼瑶,他在雪中徐徐而行,步伐沉稳,人却似从九天之上广寒宫而来,如此丰神俊朗,不似凡人。

    阿润站住,听到自己狠狠地咽了口唾沫。

    这简直是比下雪更令她觉得是幻觉的场景。

    贺兰春华走到阿润身边:“你在乱转什么?”

    “下雪了……我当然高兴。”阿润身不由己地回答,忽然问:“你回来啦?”

    贺兰春华笑笑:“是啊,我回来了。”

    阿润想了想:“你怎么回来了?回来干什么?”

    “我想去哪就去哪,”贺兰春华指了指额头,又道:“我回来,是因为我还有个问题不知道。”

    阿润这才发现他额前系着的一道缎带,并不是简单的抹额装饰,而是一块蒙住了伤口的纱布。

    就在贺兰春华留的信里,写到此行回去,吉凶难料,所以把毛氏兄妹留下来托付给阿润。也正是因为这个顾忌,贺兰春华才没有强求阿润跟他上京。

    “什么……问题?”只是看着他的伤,仿佛就能想象到那一场惊心动魄……阿润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发抖,在看到贺兰春华留信之后她就后悔了,甚至想追上京去,可是贺兰春华告诉她,让她等三个月的时间,必有消息。

    幸好,他并未食言。

    贺兰春华转头,看看那个写着“春晖”的小店招牌,笑笑问道:“之前你说你有两个愿望,第一个是开个小饭店……看来,你好像达成心愿了。那么,第二个呢?”

    “跟你说有什么用,你除了笑我,还会干什么?”

    “或许我可以帮你。”

    阿润忍笑:“我第二个愿望是……找个可靠的男人成亲。”

    贺兰春华笑问:“哦?不知怎样才算是‘可靠的男人’?”

    雪更大了,街头上,行走的人欢叫着,躲避着,飞奔着,或者癫狂着。

    却都跟他们无干。

    阿润歪头想了想:“这个很简单,要英俊挺拔,心地善良,身家清白有点钱,身体健康能力强,最重要是全心全意只爱我……”

    贺兰春华莞尔:“怪不得只能成为你第二个愿望,这比开饭店难多了……那么,你找到那个人了吗?”

    阿润笑着看他,自纷扬的雪片中看过去,他的眼睛里仿佛有个小小地人,正如此刻,在自己的眼睛里,必然也有这么一个人。

    阿润目不转睛:“我不知道。”

    贺兰春华叹了口气道:“你这么挑剔,必然很难找到……这样吧,我帮你一个忙,你看我行不行?”

    阿润伸手捂住嘴,虽然……仿佛早就预料到此人会说什么,但真正听他说出来,为什么她忽然有种无法说话的窒息感。

    贺兰春华复又叹息:“只不过我现在貌似连县官也做不成了,皇上龙颜大怒,差点砍了我……最后弄得破相,终于要发配我去梅州,以后,或许我得靠你养了。”

    阿润也叹了口气:“幸好我机灵能干,攒了点银子,小店的话,去哪里都能开……以后到了梅州,再开一家店……我当老板,你当老板娘。”

    “说好了,”贺兰春华上前一步,本想把头搭在她的肩头,结果因为太高,只好搭在她的头上:“……一言为定,你不能再扔下我不管。”

    “好啊,不如像是上次你聘我当管家一样,写个契书,你当我的……”阿润双颊如火,抬眸看向贺兰春华,望着这双光华流转的眸子,笑着将他紧紧抱住。

    漫天匝地,是银装素裹的琉璃世界,如此圣洁,每一片雪花都好像带着银铃琼玉般的清脆欢快笑声,轻快地自天际而来,翩然地舞动,安然落定。

    ☆﹀╮========================================================

    【书香门第】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作者所有!

    ==========================================================═ ☆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