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10章 0830结局下

作者:八月薇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赵宗冕回京的消息, 除了宫内几个心腹之人知道外, 仍是不曾往外散播出去。

    就连林翼那里,西闲也特意叮嘱过,让他连林牧野,东来等都不可透露。

    这数日赵宗冕都是侍卫打扮,有时候会改变容貌, 这样的话就算跟在关潜身边同出同入,也没有人发现。

    有一次西闲看他更换容貌后的样子, 大吃一惊, 完全像是陌生人。

    问他是怎么做到的,才知道是他从柳姬那里要了一张精工巧做的面具。

    赵宗冕从没提过是柳姬救了自己,一旦说起, 西闲自然便问了起来。

    这才知道两河之交后发生的种种,也才确信当初镇抚司回报所说“有个浑身残疾、双目失明的人”, 的确正是当时还没恢复的赵宗冕。

    西闲忙问赵宗冕柳姬何在, 赵宗冕道:“她在路上, 不日就能回京, 朕叫她看着顾恒, 那小子还没恢复呢。”

    西闲听了如此回答,才算安心。

    不料又过了一阵子, 关潜那边却新得了消息——本来启程回京的顾恒,在神智恢复清醒后,拒绝继续回京,反在合谷停了下来。

    顾恒命传令官带回亲笔信, 请求朝廷准许他驻留原地镇守边疆。

    关潜将这封信给了赵宗冕看过,赵宗冕大骂:“臭小子是疯了,好好的京内不呆,喜欢在那边吃雪喝风吗?他那副身体还没恢复,不回来让太医好好看看怎么了得。”

    关潜也小声说道:“顾家老诰命还盼望着呢。”还有一句没说——陆尔思都快生了,那家伙竟然能如此狠心。

    赵宗冕想了想,叫关潜多派了两名心腹,告诉顾恒,让他爬也爬回来,等回京复命后,再做其他的安置打算,到时候他要走要留,都好商议。

    关潜即刻领命。

    自从赵宗冕回来后,关潜觉着肩头的重担卸下大半。

    若不是因赵宗冕回来压阵,先前关潜在回复西闲有关文安王情形的时候,也不至于那样信心满满,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不管发生什么,只要赵宗冕在,总有法子解决。

    何况关潜也是真心想让西闲好好撂下担子调养身体,毕竟也快到孩子足月的时候了,越是如今万事安泰之状,越是该加倍的谨谨慎慎,不能有丝毫差池。

    这日,文安王请旨入宫,谒见皇后。

    正有苏家的人进宫报喜,说是章清怡生了一个女孩子。

    西闲得知,也很是替苏霁卿喜欢,他那个性子,知道是女孩儿,一定加倍疼爱呵护。西闲便命阿照准备两样贺礼,让小江子亲自送到苏府去。

    才吩咐妥当,那边文安王的身影便出现在殿门口。

    ***

    半月不见,文安王鬓边的头发仿佛又白了一层。

    上回西闲还并没留意,这次却被迫留意到了。

    同为皇室中人,本朝几位王爷容貌都是不差,其中以赵宗冕的相貌为佼佼者,龙章凤姿,令人倾倒,不必多说。而文安王当初也是誉满京华的美男子,且胜在气质温润谦和,有贤王的称呼,可如今容貌虽未曾大变,通身却平添了几分沧桑沉郁的气质。

    文安王落座后,未曾立刻开口,恍惚中仿佛在自顾自出神。

    还是西闲主动道:“王爷突然入宫,不知可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赵宗栩道:“倒是并没有格外要紧的,只是……算是同娘娘叙旧罢了。”

    西闲略觉诧异:“叙旧?”

    文安王笑笑,突然说道:“娘娘还记得当初在江南,除夕夜行,娘娘跟本王同乘一车的旧事吗?”

    他突然提起旧事,而且语气如此含糊暧昧,西闲淡淡问道:“王爷想说什么?”

    文安王笑笑,却欲言又止:“没、没什么……只是忽然想起来,那会儿太子还在襁褓之中,如今已经这般大了,当初送他的那样小物件儿,可还留着吗?”

    西闲想到那枚永安五铢钱。

    自从得了后,因知道珍贵,西闲便放在小荷包里,贴身带着,后来因要上京,便用丝絩打成如意结,给当时还小的泰儿系在衣带上,以做保平安之用。

    再后来母子重逢,那枚如意结也仍好端端的,西闲知道赵宗冕是个眼尖的人,且这种事又不大好说,便取了下来,放进了衣柜底下。

    这会儿恍惚中,竟有些忘了当初进宫的时候,有没有从西巷王府把那箱笼运了进宫。

    西闲一时没有回答,文安王道:“莫非是丢了吗?”

    西闲才道:“是王爷的心意,又是很珍贵的压岁钱,又怎敢丢弃,不过是放在箱子里收藏着罢了。”

    赵宗栩笑道:“原来如此,娘娘不仅重情重义,也还是个念旧的人。”

    西闲见他一味说这些没要紧的,心中疑惑。

    当初赵宗冕没回来之前,听文安王的话,大有不肯就此罢休的意思,且先前几日也曾听关潜说起,文安王曾找过关潜,可见他的心不死。

    但是这会儿相见,又跟之前那种气势完全不同,竟像是满目消沉颓丧似的。

    西闲心中忖度,突然想起另外一个可能,她心中微震,定睛看向文安王,却见文安王似有心不在焉之态。

    西闲回想方才两人说话,手暗暗握紧,因说道:“王爷是否还有其他要事,可需要让关潜前来?”

    赵宗栩道:“啊,不必了。”

    西闲道:“虽然想多陪着王爷说会儿话,只是毕竟有些劳乏了。”

    赵宗栩笑道:“既然如此,就不叨扰娘娘,娘娘凤体要紧,且好生歇息。”

    西闲狐疑地起身,在女官陪同下入内去了。

    而就在西闲进殿不久,赵宗栩出了甘露宫。

    沿着狭长的宫道走了半晌,便听身后有声音沉沉道:“皇兄请留步。”

    赵宗栩脚步一顿,还未回头,脸上先流露出一抹笑意。

    像是在意料之中,又像是自知了天命。

    然后他才转过身,身后站着的人,虽身着侍卫服色,却掩不住一身天潢贵胄的威贵之气。

    ***

    目光相对,文安王笑道:“你果然回来了啊,皇上。”

    赵宗冕道:“朕当然得回来,不然怎么能听见皇兄特意要跟我说的话呢?”

    文安王道:“哦?”

    赵宗冕淡淡道:“皇兄,你真不应该。”

    文安王对上他冷厉的眼神:“怎么?”

    赵宗冕道:“尹西园毕竟是你的心腹,就算他不是受你指使,但因为他的所做所为,差点让世子自刎宫中,朕不信以皇兄的城府心机,会半点也猜不到尹西园的意图,或许,从皇兄称病离京、留世子做人质的时候,就已经准备把世子当作弃子了吧。”

    文安王嘴唇微动,并未出声。

    “虎毒不食子,”赵宗冕冷冷道:“或许对皇兄来说,只要能换取你平步青云而上,区区世子,也不必在意了对不对。毕竟,假如朕现在真的死在外头,皇兄一定会不顾一切地登上那把椅子!”

    文安王还想辩解:“宗冕……”

    “你想说,你回京是为了辅佐太子?这些谎话连你自己都不会相信。朕该杀了你,”赵宗冕往前一步,揪住文安王的衣领,咬牙道:“从来不该奢望你会收敛羽翼,安分守己。”

    文安王的身子撞上结实的宫墙,这让他有瞬间的晕眩。

    对上赵宗冕冷冽无情的眼神,文安王心中所有辩解的言语、周旋的法子,突然间灰飞烟灭。

    文安王竟一笑,道:“好啊,反正我什么都失去了,你动手吧,一了百了。”

    赵宗冕对上他淡漠的眼神,半晌,慢慢地将他放开。

    赵宗冕抖了抖衣袖,好整以暇道:“知道朕这几天做了什么吗?已经派人去了封州,宣布废黜你王位的诏书,并收编你的封州军马。”

    文安王却仍是半靠在墙边,也许他怕一旦离开,整个人就会脱力倒地。

    “王兄,”赵宗冕停了一停,继续道,“太上皇一个人在黄陵颇为寂寞,以后,你就去那里陪他吧。”

    文安王听到这里,眼珠转动,又是毫不在乎地一笑。

    赵宗冕看他一眼,转身往回走,文安王望着他的背影,不由高声叫道:“宗冕……”

    脚下一顿,赵宗冕想要回头,却又按捺。

    他重又昂头,深深呼吸,才道:“另外,朕知道方才皇兄在甘露宫里跟小闲说的那些话,其实是故意想让我听见。”

    眼前有大朵大朵的白云慢吞吞地涌动,曳过。

    好一份云淡风轻,宁静闲适。

    “你放心,”赵宗冕道:“朕已经许给小闲——以后罢黜六宫,只有她一人陪伴。你觉着,朕会被你三言两语所挑动吗?”

    赵宗栩方才在甘露宫里所言,什么“夜间”、什么“同乘一车”,按照赵宗冕惯爱吃醋独霸专爱的心性,自然会疑虑丛生,甚至勃然大怒。

    但是文安王不知道的是,现在的赵宗冕,也如同西闲一样,虽有芒刺,但面对她的时候,总会小心翼翼地把自个儿的芒刺收起来。

    或许并不是刻意收起,而是……同样在相处的细碎时光之中,被温柔的抚平了。

    身后,赵宗栩亦仰头看天,白茫茫地云朵坠落在他的眼中,覆盖在心上。

    文安王闭上双眼,感觉日影灼烈而滚烫。

    真是个晴天。

    ***

    这日,泰儿回到甘露宫,对西闲道:“母后,林翼这几天都不大高兴,我听说,是因为林舅舅要给他找个后妈了?”

    西闲却不知这件事:“是林翼跟你说的?”

    泰儿道:“他起初不肯说,是我看他闷闷不乐,逼问、呃,打听出来的。听说是什么京兆府衙门的长官之女,林翼似乎不太喜欢。”

    自打于青青过世之后也近两年了,西闲因忙于宫内宫外的事,倒是把林家给忽略了。

    如今听了这消息,便问泰儿道:“翼儿怎么不喜欢?是对他不好吗?”

    泰儿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母后,不如打听打听,看看那什么京兆府的女孩子是什么样的,要不是个好的,那就换人,免得林翼以后给后妈欺负。”

    西闲摸着他的头笑道:“偏你懂这么多。”

    泰儿笑嘻嘻地,心里却想:“小翅膀只能给我一个人欺负,可不能给别人欺负了去。”

    此后西闲果然上了心,便叫关潜暗中查询,看是什么样的品格,倘若不是好的,那只能想法儿换人。

    毕竟林家已经有过一个于青青,差点儿坏事。

    若是再娶妻,自然不能马虎,也由不得再让林御史跟东来做主了。

    关潜的心思是最厉害的,此事交给他料理,必然妥当。

    而那日赵宗栩来过之后,西闲心中也存一份心事,赵宗冕神出鬼没,指不定听没听见,若他多心,可如何是好?

    却终究不便主动提起,不然,更显得心虚。

    只在那日,西闲终于找到了那枚永安五铢钱,晚间,便假作无意地对赵宗冕道:“你看这个……我差点忘了,是早先在江南,文安王给泰儿的见面礼呢,是珍贵的古董。”

    赵宗冕转头看了她半晌,才嗤地一笑:“什么好东西,也巴巴地来说,都是皇后了,难道没见过更好的?这上头都有铜钱绿了,脏兮兮的,赶紧扔了了事。”

    西闲吃不准他到底知不知道,便迟疑说:“真的很值钱,扔了怪可惜的。”

    赵宗冕笑道:“看你那小家子气,既然舍不得,那就留着吧,什么大不了的。”

    西闲悬着的那口气还没放平,赵宗冕又哼道:“以后可不许再跟别的男人同车了,不然就不是让去守皇陵,一个个的直接砍了。”

    西闲这才确信他是知道了,又听了这话,方忍不住一笑释然。

    ***

    六月中旬,诸事皆宜。

    一大早,甘露宫里的那只白孔雀便迫不及待地开了屏,耀武扬威似地在宫内转来转去,引来无数的惊愕赞叹之声。

    因今日,是永延皇帝御驾回京的正式日子。

    虽然赵宗冕早一步回京,但因有其他事情亟待解决,所以秘而不宣。

    特选了今儿的大日子,大张旗鼓,仪仗隆重,也不过是为了安抚这大半年来百姓们惶恐之心,让万民皆都看清楚,如今万乘之尊,真龙来归。

    从御驾进城开始,两侧百姓便把一条宽绰官道两边塞的满满当当,望见御驾来临,百姓们纷纷跪在地上,山呼圣明天子万岁。

    而在皇极门口,是西闲同一干命妇,内侍等,在黄罗伞盖之下等候,亲自恭迎。

    因要等上一阵子,西闲的身孕又快要足月了,原还是坐在椅子上等待的。

    直到远远地御驾出现,承吉承祥先忍不住高兴地指点起来。

    泰儿早在关潜陪护下率领文武官员出城迎接,此刻人在御驾仪仗中。

    这边儿西闲一手牵着一个小家伙,目不转睛地凝望着万人丛中那道卓然不群的身影,看他那样睥睨四顾不可一世的样子,想到他昨夜抱着自己时候那孩子式的依恋跟混不设防,总觉着想笑,但嘴角才一动,眼眶却已经先湿润了。

    终于仪仗来至宫门前,在众位诰命贵妇、文武百官们的簇拥下,西闲牵着承吉承祥,徐步上前,戴着九龙四凤冠螓首微微低垂,声音柔和:“臣妾……恭迎皇上回宫。”

    两个孩子奶声奶气地跟着:“恭迎父皇回宫。”

    赵宗冕笑笑,松开泰儿,大步走到西闲身边。

    将她双臂扶住,打量着面前端庄秀丽,凤仪葳蕤的人,赵宗冕微微一笑。

    于三个小子,文武百官,各府女眷,侍卫宫人的众目睽睽之下,皇帝俯身垂首,将一个吻轻轻印在西闲明净如玉的额上。

    作者有话要说: kikiathena扔了1个地雷(*  ̄3)(e ̄ *)

    正如你们所见,终于结局啦。

    本来想安排两个番外的,但到这里刚刚好的感觉,所以……应该不会有番外啦小柳儿:这不公平,我的戏份呢?

    作者:本来你该在白山,你怎么逃出来了?

    小柳儿:一言难尽,那个狗皇帝想把我卖了,幸好我机灵作者:……

    大魔王:难道让你白拿人家那么多东西,赶紧滚回去当压寨夫人,过来掺和啥啊小柳儿:我要给小公主当保姆!

    看到留言里有小伙伴经常推荐的,《与花共眠》《闺中记》《大唐探幽录》《花月佳期》《青云上》等,也都是我的心头好,书荒的小伙伴们可以去作者专栏转转~记得收藏作者啊~刚才看了看后台,这是薇妮完结的第三十七本书。啊,感慨。

    感谢所有小伙伴们的一路跟随陪伴,咱们新书见吧~若无意外,明天接档本书,记得约起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