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8章

作者:雾下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叶家和桑家是世交,从叶沈彤有记忆开始,好像就一直和桑攸在一起玩耍了。

    不过和性格乖顺的桑攸相比,叶沈彤从小是个皮孩儿,小时候穿个短裤,留一头短发,夏天时被晒得黑黑的,穿着短裤凉鞋,和假小子似的。

    桑攸小时候就身体不好,她长得白,留着整齐漂亮的长头发,杜茹对打扮女儿很上心,桑攸大部分时间都穿着漂亮的小裙子,文静乖巧,和叶沈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桑攸长得好看又乖巧,从小就招小男生喜欢,叶沈彤却会被说成假小子,初中还经常有男生过来和她称兄道弟,然后让她帮忙递情书给桑攸。

    “彤彤姐,帮个忙呗。”一直到高中,她们依旧一个班,在北城附中,还有男生嬉皮笑脸,偷偷去找她,把情书按在她手里。

    “干哈?”叶沈彤很警惕,她在写化学作业,漫不经心的把男生的手从肩上拂下。

    “给桑桑。”

    “免谈,你死心了这个心吧。”叶沈彤后仰,靠在椅背上,笑吟吟道。

    桑攸喜欢的是迟白,到现在都没变,这些男生,摆明着都没机会。

    她坐在阳光下,一张小脸白生生的,睫毛浓密,圆溜溜的杏仁眼,不躲不闪,直直的看着人,别有种飒爽英气的味道。

    上高中后,叶沈彤像是一夜之间就长开了一样,和桑攸完全不同的两种长相,可是也别样好看。

    男生盯着叶沈彤的脸,定定看了几秒钟,把信给她一塞,“彤彤姐,桑攸不要,那给你?”

    “滚蛋。”叶沈彤把化学书一卷,往那人脑袋上一敲,笑骂道。

    她就像个小辣椒,可是俏皮又张扬,在校园里也开始越来越引人注目。

    不过沈知第一次对她有印象,是在一个很普通的夜晚。

    他和朋友打完球,背着篮球,踩着夕阳回去,朋友忽然顿住了脚步。

    周末的北城附中,学生大都放假回家了,因此那两个没穿校服,嬉皮笑脸的堵在门口的小青年格外惹眼。

    俩人围堵着的女孩穿着北城校服,白生生的,纤细娇小,一脸惊恐。

    沈知对那张脸有几分影响,好像是个低年级的学妹。

    “沈哥,过去帮帮忙?”朋友侧头问。

    看起来好像是被人欺负了,好歹是自己学校的学妹,被这社会小青年在校门口欺负了,说起来有点过不去。

    “小妹妹,经常在学校门口看见你,要不要和哥哥出去玩玩。”那青年叼着根烟,说话流里流气、

    “我不认识你。”桑攸面色有些发白,回身想往校内跑。

    那青年嬉笑了声,捉住她手腕,喷了口烟,烟气飘到桑攸脸上,她厌恶的挪开了头,拼命想挣开,“你们放手。”

    那两青年反而放肆的笑了起来。

    沈知眯了眯眼,觉得有些看不下去了,还是迈动了步子。

    不料没等到他和吕浩然过去,隔壁铺子里跑出来另一个穿校服的女孩,也是十五六岁年纪,她叉着腰,一把拉开了那两人,护在桑攸面前,“你们干什么?没看见人家不愿意,在校门口耍流氓,想进局子?”

    那女孩说起话来脆生生的,连珠炮似的,那两小青年看清楚她模样,笑嘻嘻道,“”妹妹,要一起来玩?

    叶沈彤噗了声,“滚蛋,想打架?”她反手扯开那小流氓,手劲大得超乎意料,那小流氓没提防,居然真的被她一脚绊倒摔在了地上,叶沈彤哼笑道,“我拿过黑带,把你打进医院了不赔治疗费。”

    一人恼羞成怒,想上前打她,不料转头一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干什么呢?”学校保安拎着手电筒也姗姗来迟了,那两小青年见势不好,灰溜溜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赶紧跑了。

    “那妹子有点剽悍啊。”不远处的吕浩然惊叹道,“高一的?太秀了。”

    沈知没说话,目光淡淡落在不远处女孩身上。

    夜色下,她眼睫眉毛都是浓郁的黑,路灯灯光下,对旁边女孩笑时,眼波流转,浓稠又鲜妍的美。

    “走吧。”他笑了笑,见两人已经远去了,也收回了目光,对吕浩然道。

    “哦。”吕浩然回头看了几下,忙也跟上,“那妹子好漂亮啊,怪不得招那些小流氓。”

    “不知道有没有男朋友。”他嘿嘿笑道。

    “哪个?”

    “矮点的那个,长头发的。”

    “我觉得高点的更漂亮。”沈知淡淡道。

    朋友干笑了几声,“帅哥审美果然和普通人不一样。”

    沈知没作声,懒懒的笑了声。

    叶沈彤自己都没料到,那天晚上会在校门口一战成名。

    “彤彤,有人把你那天的事情发到学校贴吧里去了。”夏西在课间玩手机,刷着贴吧,忽然就啊的一声,回身过来戳叶沈彤,“你看你看,还是热帖。”

    “有人看到昨天晚上校门口的英雄救美了吗……”叶沈彤凑过去,一字一顿的念,得意洋洋的皱了皱鼻子,笑道,“那人眼神不好啊,明明是美女救美。”

    有人还模模糊糊抓怕到了张照片。

    桑攸没有被拍到,叶沈彤拧着那小流氓的手腕,侧脸却被照得清清楚楚。

    白皮肤,瓜子脸,杏仁眼,明明该本该是个清新秀气的小美女,配着她凌厉张扬的气质,看起来却莫名英姿勃发,真有几分“英雄”气概。

    “666.”

    “有点帅啊。”

    “这妹子哪班的,我怎么没见过,有没有男朋友?”

    吕浩然也在逛贴吧,忽然一拍大腿,惊道,“沈哥,有人八出来了,这妹子叫叶沈彤,高一七班的……卧槽,连家庭住址都有的,这层主说是她邻居。”

    沈知本来在低头写题,漫不经心的听着,眉眼忽然一沉,“是不是脑子有病?”

    吕浩然被吓了一跳,半晌才意识到沈知是在说这个扒皮的层主,忙小鸡啄米般点头,“是有病,做好事还去人肉别人。”

    “学校贴吧吧主是哪个?”沈知直接问他。

    吕浩然想了想,“秦若涵吧,没变的话。”

    秦若涵就是他们班文娱委员,现在也正在教室里。

    吕浩然看着沈知就这样过去,和秦若涵不知道说了什么,神情温和,秦若涵脸还有点红,点了几下头,从抽屉里拿出手机,不到几分钟,他见沈知回来,再低头刷贴吧,那条英雄救美的帖子一整个儿都已经消失了。

    “沈哥,你这美男计,够顺溜儿啊。”吕浩然目瞪口呆。

    沈知挑眉,没说话,回到座位继续做起了自己的事情。

    高一七班……叶沈彤。

    这名字忽然从脑海里一闪而过,他低低念了声,光看名字,似乎和自己还听投缘。

    “彤彤,那个帖子已经被删了。”桑攸少见的也在学校翻出了手机,她急得要命,见到删帖提示时,方才真的松了口气。

    她没想到那帖子走向竟然这么失控。

    叶沈彤只是好心维护她,要是因为这件事情,被曝光了地址,小流氓找上门去,她真的绝对自己超级愧对她。

    “没事。”叶沈彤满不在乎道,“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双对付一双,怕他们不成。”

    “肯定还是删了好。”桑攸认真道。

    “行啦行啦,让你操心了。”叶沈彤笑眯眯揉了揉桑攸脑袋,“晚上一起去喝个奶茶?”

    “沈彤,有人找。”俩人正说笑着,门口学委探身出去,忽然回头叫叶沈彤名字。

    “欸?”叶沈彤有些疑惑,这时候谁来找她。

    她起身往门口走去。

    门口站着的是个陌生男生。

    校裤,黑色T恤,双腿修长。

    他侧过脸来,叶沈彤眼前一亮。

    虽然她不认识……可是是超级好看的一张脸。

    浓黑修长的眉,单眼皮略显寡淡,可是眼尾狭长,略微上扬,形状非常好看,配着那张白皙英挺的面孔和高鼻梁,很有味道,少见的俊秀又有英气的长相。

    叶沈彤就是个颜狗,喜欢看好看的人,男生女生都一样。

    她到现在见过的最好看的男生是小时候见过的迟白,可是那人性格太烂了,而且这么多年没见,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小时候那么好看,叶沈彤想了想,决定把他排除掉,让这个男生光荣的晋升为第一。

    “你是叶沈彤?”那男生问她,声音很有磁性,清润好听。

    “是的是的。”叶沈彤点头,“你找我有事?”她笑眯眯的问,一边毫不避讳的打量他,真的太好看了,看得她一本满足。

    她眼睛亮晶晶的。

    沈知眼底带上了丝笑,“我是高二一班的沈知,学校通知高一高二年级的团委开会,在艺体楼,下午三点,记得带上纸和笔。”

    叶沈彤是班里的团支部书记,每学期都有不少类似这种开会听讲座的事务。

    “好的,我会按时到的,麻烦学长啦。”她爽利的答。

    沈知不在意的摇摇头。

    叶沈彤盯着他离开的背影看了很久,忽然想起有些不对劲,高二团委里有这么一号人物么?这么帅,按理说以前一起开会时,她不可能不注意到啊。

    “沈知啊……”旁边夏西忽然幽幽来了句,“校草你都不认识,还敢说自己是颜狗。”

    “贴吧里有过帖子的。”夏西点开界面,叫旁边几个女生过去看。

    “桑桑,你觉得好不好看?”桑攸也在旁边,夏西习惯性就问她意见,把界面上男生的照片在她面前晃过去。

    明显是偷拍的,升旗仪式,学生排成一行行在操场上站着,图片中心那个高个男生站在队伍后排,都是一模一样的校服,可是他就格外出挑,一下就能让人看到。

    “欸。”桑攸没想到自己忽然被点名,嗫嚅了几声,不知该怎么回答。

    叶沈彤拧了一把她的小脸蛋,笑道,“算了,不用问她了,她肯定是觉得她迟白哥哥天下第一好。

    桑攸红了脸,很不好意思,却也没有否认。

    倒是夏西来了兴趣,“迟白是谁啊?”她问。

    叶沈彤也没说下去,笑嘻嘻的,忽悠了她几句,又回头写起了自己的试卷。

    她回想起沈知的脸,忽然觉得,他还是挺配得上校草这个称号的。

    不过,这种人隔她太遥远了,叶沈彤虽然喜欢看好看的男孩子,可是也算不了花痴,因为从小和桑攸一起长大,她觉得自己很普通,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也不会妄想什么自己哪天能和这种校草级别的帅哥在一起的片段。

    不过她性格爽利,朋友也多,日常除了学习就是出去玩,不久就忘了这件事情,过得和以前一样有滋有味。

    不过女大十八变,高一结束后,叶沈彤和父母回老家过年,家里亲戚几乎都要认不出来她了。

    修长高挑,随意的裹着深红色围巾,衬得一张小脸更加白嫩嫩的,明亮的杏仁眼,说话甜脆,俏生生的。

    “彤彤长开了啊。”叶家几个姨妈都忍不住赞叹,“比小时候耐看多了。”

    叶沈彤已经带着小堂弟出去放炮仗了,她穿着小靴子,纯白色羽绒服,也不怕炸坏了衣服,和小男生一起玩得津津有味。

    堂弟叶帆今年刚上六年级,个头比她还矮,挺亲她,一口一个姐姐。

    吃完晚饭后,一大家人坐在一起唠嗑看电视,叶沈彤和叶帆从外面喝水,便听到叶妈妈在厨房里叫她。

    “彤彤,你带弟弟出去玩,顺路买几副对联回来。”叶妈妈帮着收拾房间,边支使叶沈彤带堂弟出去买东西。

    “都这时候了,还有商店买开门?”叶沈彤问。

    “这不还没过年呢,新晨百货还开着,你去那里看看,要不再走远点,勤快点找找,肯定还有卖的。”

    两姐弟一路笑闹着,走路格外快,很快到了地方。

    眼看没几天过年了,现在这个时候,赶鸭子上架出来买对联的人居然也不少,叶沈彤挤进人群,叶帆也跟着挤了进去,瞪着一双大眼睛,四处认真翻看着喜欢的对联。

    “这个好看。”叶帆选中了一个,忙想把那对联扒出来,不料对联另一端被另一只小手给紧紧抓住了。

    他抬头一看,对面是个差不多年级的小姑娘,穿着粉色裙子,脸颊粉嘟嘟的,很不满的看着他。

    两个小孩较上了劲,谁都不肯松手。

    “小帆,算了。”叶沈彤哭笑不得。

    叶帆年纪还小,没什么惜香怜玉的心思,觉得是自己先看上了这个对联,就要坚决抗争到底。

    小女孩力气比他小,抢不过,一瘪嘴,“哥哥……”

    还叫起人来了,叶沈彤忙拉过叶帆,生怕他真冲上去和这小姑娘对打。

    沈知听到表妹的叫声,过来一看,和一个穿靴子的高挑女孩对上了视线,不禁一怔,扬唇笑了。

    还挺有缘分的,这个时候也能在外面碰见。

    叶沈彤看见对方一张极俊的脸庞,拉过叶帆,不好意思的干笑几声,想拉他到另外一边再去买对联。

    她好像不认识自己了……

    沈知怔了一秒,发现这个问题,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这才过去多久。

    他心里莫名有些不爽,明明之前见面时,盯着他的脸看得可开心了,一转眼就忘得干干净净,他可还记她记得清楚。

    他清了清嗓子,不客气的叫出了她的名字,慢条斯理,清晰磁性。

    叶沈彤听到后面有人叫她,顿住脚步,左右一看。

    沈知踱步上前,似笑非笑的,“不认识我了?”

    叶沈彤在女孩里算高挑的了,可是还是比沈知矮了一个脑袋,他低头,就能看到一个毛绒绒的发旋,很是可爱。

    有点像伸手揉一揉,他忽然生出了这个心思,想起自己和她还不算熟,硬生生抑制了下去。

    叶沈彤盯着他的俊脸,苦思冥想了好一会儿,忽然想起来了,“哦,你是那个校草学长,叫……”

    叶沈彤:……

    好尴尬,她是真记不得他到底叫什么了,光记了个校草的名头。

    沈知:……沈知。

    他语气平板的提醒了一声。

    “是的是的,沈学长,不好意思,我刚才是一时卡住了。”叶沈彤忙顺着台阶上。

    一阵兵荒马乱,四人买好对联,一起从商场里走了出来。

    小姑娘心怡还气鼓鼓的,躲在哥哥身侧,努力离叶帆远一点,叶帆也是个倔孩子,一偏脑袋,黏着自己姐姐,也不理她。

    几人从商场里出来时,外面天色已经昏暗了下去,路过广场时,周围人群忽然喧哗起来,礼花在夜空里徐徐炸开,这烟花做成了花瓣形状,从内到外有几圈不同的颜色,靛蓝,深紫,朱红,铺陈在漆黑的天幕中,很是漂亮。

    叶帆走不动路了,拉着叶沈彤的手,“姐,我们去那边看看。”

    心怡明显也很喜欢,虽然不说话,但是不住地用眼神暗示沈知带她过去看。

    “去不去?”沈知揉了揉小姑娘脑袋,反而转身问叶沈彤。

    “去啊。”叶沈彤一口应下。

    沈知唇角挂了淡淡的笑,“晚了我们送你回去。”

    “没事,不用啦,我对这附近熟着呢。”叶沈彤想都不想,挺自豪的应了声。

    沈知滞了滞,似笑非笑的,没作声。

    小孩子的别扭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心怡和叶帆就熟了起来,混在一起,在人群里跑来跑去,俩人年龄相仿,又都活泼外向,虽然初次见面不愉快,玩得还挺投缘。

    冬天的夜风有些凉,一路看过来,叶沈彤的脸颊都被吹得绯红,她一手按住被刮得有些凌乱的长发,一边感慨,“早知道叫桑桑也过来看看。”

    “桑攸?你朋友?”沈知问。

    “你认识她?”叶沈彤有些惊讶,转念又想,也正常。

    桑攸成绩好,长得又很漂亮,而且是很受男生欢迎的那种漂亮,在学校都很出名,经常有不同年级的男生找过来,想认识她。

    其实是因为吕浩然经常提起,而且那天在校门口撞见了那桩事情。

    沈知没多想,随口应了个是。

    “你别不是想追她吧?”叶沈彤笑嘻嘻道,她走得有些发热了,拉下围巾,露出了小巧精致的下颌,晚风刮起了她的刘海,额头光洁饱满,整个人都生机勃发,乌发红唇,格外动人。

    沈知对她好像还挺热情,之前还说要送她回去,这么一个大帅哥,叶沈彤不觉得是自己有什么值得他主动接近的魅力,倒是觉得

    沈知盯着她的脸看了半晌,浅笑道,“你挺有经验啊。”

    叶沈彤不在意道,“我都习惯啦,我和她从小玩到大,找我的男生,十个里面有九个都是来问桑桑的。”路过一家卖小玩意儿的摊贩,她弯腰,很好奇的摆弄着放在最外面的木质小鸟,小鸟做得精巧,咧开嘴鸣叫了一声,尾巴还会开屏,叶沈彤被逗笑了,脸颊红扑扑的,眼睛笑成了两弯月牙。

    朋友比自己漂亮,更受欢迎得多,她似乎一点也没介怀,是装不出来的明亮干净。

    “我可能是那十个里面剩下的一个了。”心里微微一动,沈知回道。

    叶沈彤怔了一怔,“哦。”

    她似乎有些困惑,歪了歪脑袋,扬首,对上男生一双点漆的眸子,眼底含了浅淡的笑。

    他笑起来很好看,气质非常干净,眼尾处有很好看的浅浅的褶,叶沈彤才发现他不是单纯的单眼皮,只是双眼皮弧度在眼尾,笑起来时会更加明显一些。

    真,校草。

    叶沈彤在心里感慨,大过年的,她居然和一个只有过一面之缘的校草一起在外面吹风逛街,有点魔幻。

    晚上沈知还是送了他们姐弟二人。

    虽然叶沈彤一直觉得没必要,心怡和叶帆已经玩得很好了,两个小孩难舍难分的,还约定一年之后一个初中再见,把叶沈彤笑弯了腰,觉得现在小孩怎么一个个都这么人小鬼大的。

    开学后没多久,叶沈彤迎来了一个对她而言非常不幸的消息。

    桑攸搬家,转学了,去了湛州。

    和北城隔着大半个中国,地图上都得绕一大个圈,叶沈彤这辈子都没去过的最南的地方。

    她很不习惯,虽然她朋友多,交际广,但是从小到大,和桑攸关系最好,一起长大,一直在一个班,属于平时无话不说,在对方面前没有任何秘密的朋友,桑攸转学走了,她蔫了好几天。

    和她一起蔫的,还有前座的贺祈嘉。

    隔着几天都脾气不好,阴晴不定,发过好几次火。

    叶沈彤知道他一直暗恋桑攸,表白都没来得及,桑攸一下就转学搬家消失了,心情不好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她还可以给桑攸打电话,发QQ,知道她在那边过得不错。

    桑攸还给她说遇到了一个长得和迟白很像,可是个性完全不同的男生。

    叶沈彤取笑她,说要不干脆和他在一起算了,反正迟白这么多年没见了,都完全不知道他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

    其实桑攸对迟白的感情叶沈彤有点不能理解。

    和敏感,体贴又细腻的桑攸不同,她从小性格就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像个小男孩,对别人情绪变化也不敏感,和桑攸可能也算是性格互补吧,所以从小到大才能一直关系这么好。

    她也没有恋爱过,也不是父母不允,主要是大部分男生,和她处着处着,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都变成了能勾肩搭背的好哥们,心动不起来。

    所以当她的第一份桃花来时,叶沈彤自己还毫无知觉。

    和她告白的是个高一的小学弟。

    脸很清秀,有点未褪去的婴儿肥,亮闪闪的眼睛,把她叫出去告白时,还有些结巴,脸通红通红的。

    怪可爱。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和她告白。

    叶沈彤挺感动,可是还是拒绝了,理由是和他不熟。

    其实说不熟都很勉强了,她仔细的搜寻了自己的记忆,翻来覆去的想,也不记得自己之前认识过这样一个学弟,真的对他的脸没有任何印象。

    “学姐要是不讨厌我的话,可以给我个机会吗?”小学弟本来都蔫了,听她说完理由后,眼睛一下又亮了起来,可怜巴巴道,简直像条摇尾巴的小狗狗。

    叶沈彤心肠软,拒绝的话到了嘴边,拐了个弯,居然也没说不好。

    小学弟乐坏了,于是开始每天穷追不舍。

    早上给她买早餐,放学时来她教室接她,高二后来下课晚,他也会一直等她,有时候怕她肚子饿了,还会提前去校门口给她捎来吃的,他平时没事总来七班教室,后来混得班上一班同学都认识他了,见他来,就冲教室里面叫道,“叶沈彤,你的小男友又过来找你了!”

    “你为什么喜欢我呀?”叶沈彤啃着热乎乎的包子,和他一起走出校门,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她觉得自己从头到脚,从外形到性格,哪里都很平凡,没有什么招人喜欢的地方。

    池佑毫不犹豫的答,“学姐很可爱啊。”

    他说完后有些羞赧,眼睛亮闪闪的,“我第一次认识学姐是在开学典礼上,看到学姐上台发言,后来……”

    看不出来,池佑平时和她说句话都脸红,这下说得极为流畅,大胆又热烈,说他从第一眼看到就对她有好感,然后越接触越喜欢——虽然这些细细碎碎的接触叶沈彤自己大多都没印象了,只能凭借他的描述隐隐约约回忆起来一些。

    饶是脸皮厚如叶沈彤,都实在是不好意思再听下去了,脸都红了。

    “学姐,答应我吧?”池佑看气氛很好,趁机伸出手,想拉住叶沈彤的手。

    男孩子的手宽大温暖,池佑喜不自禁,拉着她的手,只是紧紧攥着,别的什么也不敢干,只觉得一颗心在胸腔里跳得飞快。

    这就是恋爱的感觉么?

    叶沈彤第一次牵男生的手,没什么多的感觉,只觉得比自己的手大挺多,和爸爸的手也不太一样,更加削薄修长一些,俩人并肩走着,此时已臻夜幕,校园里剩下的学生不多了,俩人在校园里并不明显。

    “哟,那不是小彤妹子。”吕浩然和沈知一起走着,他视力好,认人贼准,“咦,交男朋友了?”

    他注意到俩人牵着的手。

    沈知忽然停下了脚步,吕浩然走了几步,方才意识到沈知神情不对。

    他大部分时间性格都还算温和,挺少露出这种明显的不高兴的冷脸。

    沈知顿住了脚步,阴影笼罩住了他的面孔,看不清楚神情,他定定的看了很久,直到远处那对小男女背影消失在了视线内。

    “走吧。”他淡淡道,自始至终都没有上前和他们打招呼的意思。

    “哦。”吕浩然知道他是不高兴了,心里隐隐约约也想到了点什么,觉得非常不可思议,要知道,那是沈知,从认识他开始,吕浩然就没见过他主动追妹子,大部分时间都是妹子主动投怀送抱,不过沈知没这个意思罢了。

    没想到,现在真的行动了,另一方不仅不知情,还先交了个别的小男友?

    他沈哥这是亏大发了。

    叶沈彤和池佑在一起了。

    虽然朋友多,但是叶沈彤到现在从来没有正式恋爱过,和那些男生也都是哥们式相处法,简而言之,就是不会把她像女孩子那样区别对待。

    但是池佑是个很细心的人,平时喜欢送她礼物,帮她跑腿,带吃的,乐此不疲。

    大家都觉得他是个好男友。

    叶沈彤却越发觉得不对劲。

    她想起以前见过的桑攸和迟白的相处,加上上次去湛州,看到的她和现在的迟昼,再想想自己和池佑,她强烈的觉得俩人之间缺了点什么。

    她不是个爱占便宜的人,也会帮池佑挑各种他喜欢的东西互赠,他有学习上不明白的事情,叶沈彤也会尽力帮他辅导。

    可是……重点是。

    恋爱的小粉红泡泡似乎都不存在,她和池佑在一起,根本没有那种传说中的脸红心跳的心动感。

    和和别的任何一个普通朋友出去玩没有任何区别,池佑牵她手,她不会特别反感,很温暖可靠,可是除此之外,和牵着叶帆也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更进一步,有一次池佑试着和她接吻,被她条件反射般拒绝了,没有任何犹豫的拒绝了。

    池佑有些受伤,叶沈彤自己也觉得自己做的不太对。

    叶沈彤性格虽然大大咧咧,但是并不是个对待感情很轻浮的人,她晚上回去仔细考虑了很久,甚至也打了电话给桑攸,开门见山,“桑桑,你和迟白平时是怎么相处的啊?”

    桑攸没想到她会忽然这样发问,在那边明显愣住了,红着脸支支吾吾也说不出来。

    “就是,他要牵你,要亲你的话,你是什么感觉?”

    桑攸面红耳赤,“……我和他没有……”她结结巴巴,急着分辩,话都说不流畅了。

    叶沈彤叹了口气,觉得不用她回答了,她已经知道答案了。

    可能这才是对的和喜欢的人相处的情景吧,会觉得害羞,甜蜜,紧张,提起来时会脸红,而不是像她这样,毫无知觉的谈着恋爱。

    这对池佑也不公平。

    池佑考虑事情偏幼稚,他们其实共同话题也不是很多。

    在家思考了几天之后,她正式约出池佑,和他提出了分手。

    唉……分完手后,她慢吞吞的回了班上,班里同学已经走光了大半,很对不起池佑的就是,即使是分手,她似乎也没感觉到有什么很明显的悲伤。

    做完教室卫生,把灯关了,锁上门,叶沈彤背好书包,独自往门外走去。

    在走廊里遇到了沈知,很熟悉的背影,修长挺拔,似乎是刚放学回家。

    高三学习压力和强度比他们大了很多,叶沈彤想起来,和池佑交往之后,她似乎有很久没见到过沈知了,以前总能在各种莫名其妙的地方碰到,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缘分都用光了,她觉得好久没见过他了。

    在思绪反应过来之前,她已经拔腿往他的方向跑了过去。

    “学长……”叶沈彤拉长声音,叫了一声。

    沈知没回头,依旧走自己的路,他腿长,叶沈彤赶得气喘吁吁,“沈知,沈学长。”她放大声音,再叫了两声。

    沈知终于顿住了脚步,看清是她。

    不过他表情怎么说呢,有点冷淡的样子,眼睛里没再带着笑。

    之前叶沈彤还一直觉得他是个平易近人,没什么架子的人,她还暗自吐槽过原来帅哥不是都想迟昼那样成天冷着脸陈言寡语的,也有沈知这种好说话好相处的类型。

    “放学了?今天没和你那个小男朋友一起走?”沈知问她,脸上表情很平静,声音淡淡的。

    “没有。”叶沈彤道,“刚和他分的手。”

    她这一场恋爱维持了十多天,什么都没发生,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和池佑一起学习,俩人一起坐在图书馆,一人一张试卷一支笔,对着做题……

    ……这到底是学习互助小组还是谈恋爱?

    沈知“哦”了声,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叶沈彤不知道怎么,忽然有些理亏的感觉。

    “愣这儿做什么,你不是要回去?”看叶沈彤愣在原地,沈知回头,挑了挑眉。

    夕阳下,他比平时还要俊秀几分,那双狭长的凤眼,微睨着看人时格外好看,他心情比起之前似乎好了不少,暖黄色的夕阳下,眉眼显出几分让人沉湎的温柔。

    叶沈彤心忽然跳快了一拍,她忙跟上他,一起往校外走去。

    ……以后不知道那个女生能那么幸运,被沈知喜欢上。

    她忽然想到。

    在那之后,沈知就开始经常来找她。

    叶沈彤也没多想,,平时沈知有空,俩人会一起回家,时间久了,俩人朋友也都互相认识了,平时周末大家出去玩时会叫上彼此,不过俩人关系也就止于此了。

    处得很好的普通朋友,这是叶沈彤对他们之间目前的关系的定义。

    夏西感叹过好几次,说她什么时候和校草关系这么好了,羡慕死她了。

    叶沈彤还很奇怪她为什么会这样想,“沈知朋友很多的啊,有什么好羡慕的。”

    那边吕浩然每次见她都忍不住想笑,回头也嘲笑沈知,他追个妹子,从去年冬天追到了今年过年,中途妹子还被人截胡,而且到现在,妹子甚至都没发觉到他在追自己。

    也可谓是个成就了。

    细想起来,沈知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在她面前,他又出奇的有耐性,一点也不会觉得不耐烦,而是耐心的等着,合适的时候和她挑明。

    入冬了,又到过年的时候。

    沈知约她出门。

    叶沈彤没多想,换好衣服直接出了门。

    北城的冬天,一派冰天雪地,马路上结了冰,一路上,叶沈彤见到好几个摔了跤,在马路上摔得四仰八叉,吓得她忙放慢了脚步,要不没见到沈知,自己先摔个七荤八素,也太没形象了。

    到约定地点时,她扬声叫他,“沈知。”

    她方才发现,周围似乎不见别的人。

    “就我们俩?”她忍不住问。

    “怎么,不愿意?”沈知笑笑,用余光瞟了她一眼,他笑得好看,叶沈彤向来沉迷,忙不迭否认,“没有呀。”

    沿线一路接着冰,路很不好早,叶沈彤穿着小靴子,稍微有点跟,不防滑,猝不及防踩到一处下坡,身子前倾,差点就摔了下去。

    “注意点。”沈知捉住了她的右手,微一用力,轻而易举的把她拉了回来。

    男生的手温暖有力,他没带手套,纯粹的肌肤温度,轻而易举的沁了过来,暖得让她面颊上都涌上一层薄红。

    沈知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两人一路过了桥,到了另一边,去年他们带着叶帆和心怡一起看烟花的地方,今年目前没到时间,冷冷清清,周围游客稀少。

    “你当时为什么和那个池佑分手?”到了广场,叶沈彤踮着脚往上看,看正中间那颗大树上挂着的祈福绸带,忽然听到沈知这样问她。

    都那么久了……

    叶沈彤拧起细眉,认真思索,“因为没感觉。”

    “没什么感觉?”沈知靠近,低头问她,俩人姿势暧昧非常,他看似认真的问道。

    叶沈彤从小脸皮厚,不知害羞为何物,此时竟然后退了几步,心跳得很快,她忽然有些生气,努力绷起脸,“就……没有心动的感觉啊?”

    沈知轻轻笑了。

    他伸手圈住她,认真问道,“那你看我怎么样?”

    叶沈彤懵住了,“你……”

    、

    她难以置信的想,沈知这……是在和她表白么?怎么可能,沈知和她表白?她是不是在做梦还是产生了幻听。

    “在和你表白。”沈知重复了一遍,“池佑不行,你觉得我怎么样,让你有感觉么。”

    他说得这么直白,叶沈彤脸红到了耳后,她从来没有想过,沈知居然也喜欢自己……

    “我,我不知道。”她讷讷道

    沈知的眼睛很温柔,听她这么说,他稍微离远了一些,似乎真有些要放弃的模样。

    “可以试试啊。”叶沈彤有些急了,揪住他衣角,慌不择言。

    “这样试?”沈知扬唇笑了,笑得有点坏,他俯身,吻住了她粉粉的唇。

    天上在这时落下了小雪,雪花落在她和他的肩上。

    小雪,澄澈的江,男生温热柔软的唇,温柔的亲吻,一直到很久很久之后,穷其一生,这个画面,都一直铭刻在叶沈彤的记忆深处。

    她和沈知相携一生,一切的一切的开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