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5章

作者:江小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冬天的时候, 和悦得了一次来势汹汹的感冒。

    先是咳嗽,然后呼吸不畅, 断断续续几天后, 又着了一次凉, 整个人开始头昏脑涨, 终于在傍晚时分病倒了。

    她请假回了宿舍,秋清安打电话来时,正一个接着一个做梦,分不清现实和虚幻, 恍惚间听到他的声音, 还以为是在自己的梦里。

    迷迷糊糊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和悦从头至尾都不太清醒, 说到一半还睡过去了, 醒来出了满身汗,浑身无力, 通话记录停留在昨晚,时长五分钟。

    她爬起来吃了顿药, 没敢再去给秋清安回电话, 翻了下手机,也没有收到任何的消息, 她分不清是失落还是什么,倒了杯热水, 还继续做了会她的论文。

    头还是有点痛,修修改改了两个小时, 和悦就支撑不住重新躺到了床上,再次被手机铃声吵醒,整个宿舍都黑了,安静得不像话,仿佛外头的响动全部消失。

    她抓起手机,睁不太开的视线中,看到了秋清安的名字。

    “开门。”

    伴随着耳边声音响起的,是门口传来的不轻不重地敲击,和悦心砰砰直跳,不敢置信般,立即下床奔过去。

    那扇门拉开,秋清安举着手机站在外面,面容略显疲惫,身影被拢在夜色中,平添几分不真切。

    他就像是一个披星戴月的旅人,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她眼前。

    “你怎么来了?”和悦愕然,怔怔看着他,秋清安上前一步走进来,伸手捂住了她额头。

    “还在烧吗?”

    “好多了。”她呐呐地说。

    “去医院了吗?”他收回手,蹙眉问,和悦眼神躲避。

    “我吃了药已经好很多了。”

    “就是一场小感冒而已。”

    “嗯,这就是你这几天不太愿意和我讲电话的原因。”秋清安淡淡道,推着她肩膀,把人带到了屋内,关上门,隔绝掉冷空气。

    “不是,我就是有点忙”和悦试图解释,秋清安径直跳到了下一个话题。

    “晚上吃了什么?”

    和悦彻底不敢作声了,耷着脑袋沉默,秋清安瞥了她一眼便了然,把她转了个身,搂到了怀里。

    “你再不照顾好自己,我就把你带回去了,绑在我身边,好好侍养着。”

    明明是威胁的语气,口吻里却都是温柔,秋清安揉着她的头发,偏过脸,唇珍重而眷恋地落在她额角。

    “不要再生病了。”

    “嗯。”和悦抱紧他,脸压在他颈窝,眼眶发热,声音闷闷的传出来。

    外卖时间太久,秋清安干脆卷起袖子,在厨房煮了两碗面,上面铺着煎蛋和火腿,还有几根青菜。

    汤汁浓郁,面条绵软,和悦吃完感觉浑身都舒畅了,秋清安去洗碗,她被勒令休息。

    “你什么时候回去?”和悦坐在那里,不安分地扒拉着沙发问。

    “明天一大早。”

    “这么快吗?”她直起身子,惊讶地望过去,秋清安解释。

    “还有几个重要的会议不能推掉。”

    和悦泄了气,跪坐在原地,方才还高涨雀跃的心情一瞬间掉落了下来。

    晚上秋清安睡在这边,洗完澡,和悦又有点发热的趋势,吃了药之后昏昏沉沉,靠在他怀里,秋清安轻拍着她肩背,像是哄小孩睡觉一样。

    和悦紧紧抱着他,汲取着面前身躯里散发出来的温热,熟悉的气息充盈鼻间。

    外面下起雨来,噼里啪啦,敲打着窗户,和悦窝在他怀里,突然希望这一刻可以无限定格。

    她第一次如此急迫渴切地想要回到他身边。

    早上和悦醒来时秋清安已经走了,旁边桌上有张小纸条,叮嘱她电饭煲里煮了粥,让她记得吃,顺便吃药。

    她摸了摸自己额头,凉凉的,脑袋清明,身体里的钝重感也没了,和悦轻松些许,掀开被子下床。

    今天是个好天气,云层清朗,柔亮的光线从落地窗透进来,满室生辉。

    和悦目光突然一怔。

    阳台上,挂着一排排衣物,在微风中微微摇曳,似乎还能闻到皂角的清香。

    那是她昨天在浴室里换下来的衣服。

    都被秋清安洗干净了。

    强忍着的情绪在打开电饭煲那一瞬间控制不住,热气扑面,夹杂着粥的香气,一点点熏红了她的眼睛。

    和悦吸了吸鼻子,已经开始想念他了。

    立春过后,天气转暖,秋清安好像突然忙了起来,每次电话总是匆匆说不了几句就挂断,消息发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才回复过来,有时候说到一半,就突然消失了。

    异地恋就是这样,见不到人,只能靠通讯来维持联系,而有一天通讯减弱和消失时,就仿佛对方也变得无迹可寻,像空气一样蒸发掉,抓也抓不住,消失在生活里。

    某个深夜,和悦终于打通了秋清安的手机,他那边传来的声音分外疲惫。

    “阿悦。”

    “你最近出什么事了吗?”和悦径直问,秋清安顿了顿,话语才再次传来。

    “没有。”他似乎吸了口气,接着问她。

    “你最近还好吗?上次看到了你上台表演的照片,很好看。”

    是学校的一次活动,和悦上去弹了首钢琴,被朱莉拍照传到了网上,不少同学都看到评论点赞。

    她微垂下眼,回答。

    “我挺好的,就是感觉你最近很忙,有点担心。”

    “不用担心我,等过了这段时间我就有空了,过来看你。”

    “嗯。”

    “你多注意自己身体,不要再生病了。”

    “你也是,忙也要记得休息。”

    听筒里就这样安静了下来,彼此的呼吸声浅浅交错,微不可察的电流在空气中流淌。

    和悦心头仿佛有什么预感,下一秒,听到秋清安开口。

    “那你早点睡,我工作了。”

    “好。”和悦刚应完,耳边就传来了嘟声,她缓缓把手机拿下来,满脸怔然。

    没两天,和悦收到一个包裹,里头全是国内特产,她平时喜欢吃的。

    蹲在宿舍客厅,和悦望着拆开的箱子,咬咬唇,拿起手机翻出了江浩杰的号码。

    和悦没有再老是给秋清安打电话联系他,只是固定给他发消息说着自己近况,提醒他那边的天气,记得添衣带伞。

    秋清安看到会给她回复过来,有时隔了很久,有时又很快就收到了他的答复,虽然偶尔有延迟,但每一条都会很认真地回她。

    与此同时,和悦加快了手上事情进度。她论文上个月已经完成,导师那边也得到了同意,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可以提前毕业。

    就这样,时间一天天过去,很普通的一个早上,和悦手机忽然震动,冥冥之中,她心念一动,打过来的果然是秋清安。

    她立即停住脚步,站立在林荫道上,伸手划开。

    “喂?”

    那边许久没有声音,只有若有似无的呼吸,仿佛萦绕在她耳边。

    “怎么了?”和悦继续问,看了眼时间,这会国内凌晨两点。

    她蹙下眉,轻声追问,“出什么事了吗?”

    一阵细微的摩擦,像是布料从墙上刮过的声响,和悦等了会,终于等到了秋清安的回答。

    “赵方然,刚才走了。”

    沙哑,艰涩的嗓音,和悦顿时止住呼吸,伫立在原地。脑中浮现起那天晚上安静的小花园,坐在她身旁带着浅浅笑意,同她说着秋清安的温和男人。

    即使早有心理准备,和悦还是鼻头一酸,忍着悲恸安慰他。

    “没事的,生老病死原本就是人之常情,都会过去的。”

    “我讨厌他,从来不与他亲近过,哪怕回到赵家到现在,他对我一直都很好,像个真正的父亲。”

    深夜悄无人声的医院,灯光冷白,照得两旁的墙壁泛青。

    秋清安坐在地上,背倚着墙,腿随意曲起,手无力搭在上头。

    他仰头,看了眼天花板,逼退里头潮意。

    在校门口见到第一面时,男人讨好又激动的笑,畏缩地看着他不敢上前,却又控制不住眼底的亲近欢喜。

    进入公司,手把手地教他,把自己的所有如同传承般毫无保留交到他手里。

    在家中遇见,秋清安总是冷冰冰的,他不喜欢这里的一切,包括人。可那个男人仍然温厚宽和,给他夹菜,叮嘱他多吃点,天冷给他拿来外套,让他注意加衣,语气随意地同他聊着公司近况。

    是亦师亦友,又像是敌人。

    秋清安忘不掉曾经和母亲相依为命的日子,那些受过的苦难,最后绝望地结束生命,都是被他们造成的。

    所以在他心中,那个男人只会是仇人,一辈子的仇人。

    但没想到他竟然死了。

    “我不知道他瞒了我多久,发现时他已经住院。癌症,恶化的很快,最后这段时间里,我基本每天都待在医院,看着他一天天的衰败下去。”

    “现在都结束了。”秋清安眼神空洞,很轻地吐出一句。

    所有的爱恨,亲情、血缘、恩怨,都在这一天划上了句号。

    可奇怪的,他却无比难过,胸口自医生宣布死亡起便一直疼痛,到此刻,快要喘不上气。

    秋清安握着手机贴在耳侧,听着和悦在那边的安慰声,仰着头,眼角发烫。

    大抵是因为,在发现自己有父亲的那一刻,心中也是欣喜的,可此刻,他什么也没有了。

    真真正正的,彻底独自一人。

    “没关系啊。”耳边传来了和悦的哽咽,似乎在极力抑制着些什么,伴随着抽气声的,是她坚定而郑重的话语,像是在立下誓言。

    “还有我。”

    “我会一直陪着你。”

    秋清安不知何时眼泪滑落了下来。

    “别难过了,好好去睡一觉,所有的事情慢慢处理好不好?”她轻声哄他,在这安静的夜里,像是唯一的温暖,融化了他胸前寒意。

    秋清安垂眼弯了下嘴角,轻轻点头。

    “好,我去睡觉。”

    四月份,和悦结束了这边所有的事情,彻底收拾行装回国。

    彼时,赵方然的葬礼已经办完,一切都慢慢重新回到正轨。秋清安那晚的失控如同拨乱的一根指针,又悄然归位。

    飞机落地那一天,秋清安过来接她,人来人往的候机大厅,他就是在这里把和悦送走,如今他又回到了这个地方,接她回来。

    模样清俊的男人倚在护栏边,低头划着手机,脸上带着一抹浅淡的笑。

    他穿着一件白色衬衫,黑色西裤,身姿高瘦挺拔,随意挽起的袖口下露出一截线条优美的手臂,腕上戴着块定制手表。

    从头到脚,都是她熟悉的人。

    和悦拉着行李箱飞快地朝他走过去,滚轮碾压着地面发出骨碌碌的响声,似有所感,秋清安抬起了头,一瞬间,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撞到了一起。

    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在心口砰砰直跳,和悦再也按耐不住,手一松,行李就在原地滞留,她拔足朝他奔去,秋清安面带微笑地看着她,张开了双手。

    两人紧紧抱在了一起,和悦几乎跳到了他身上,搂着秋清安的脖子,眼睛湿热。

    头顶依旧是机场广播,一阵一阵,身旁来往旅客匆匆,秋清安托紧她,刚站稳,含着笑想说些什么,颈间就被人轻轻蹭了蹭。

    耳边的声音柔软,有些眷恋,又满是温情。

    “秋清安,我们结婚吧。”

    周遭都空白了几秒,唯有她浅浅的呼吸喷撒在肌肤上,外面嘈杂细碎的响动慢慢闯入脑中,各感官归位,像是从梦境回到了现实。

    秋清安眼里怔愣渐渐被笑意取代,一点点扩散,直至再也控制不住。

    他低头,脸颊依赖地挨了挨她额角,神情温柔得慢了时光。

    “好。”

    “我们结婚。”

    番外一

    两人婚礼在六月, 不冷不热的季节,刚好穿婚纱。

    那天晴空万里, 淡金色的阳光落在翠绿草坪上, 微风吹起蕾丝纱带, 四周满是粉白色的玫瑰, 整个画面,明媚清新。

    双方家长都出席了,一部分同学朋友,大半的商业上合作伙伴。

    牧师在上头说着誓词, 秋清安站在她面前, 一身笔挺西装, 头发整齐梳到后面, 露出清晰饱满的眉眼。

    和悦穿着洁白的婚纱, 头顶戴着珍珠头饰,白纱从上头垂落下来, 被风扬起在腰间。

    “我愿意。”

    他们对视着,笑着, 坚定又肯定地答复。

    在众人的注目见证下, 秋清安缓缓将钻石戒指推到和悦无名指指根,两人不自觉地看向对方, 弯起嘴角,秋清安轻柔地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底下掌声响了起来, 热闹至极,像是古时候拜堂成亲宣布礼成时的喝彩声。

    新房是重新购买布置的, 离秋清安的公司很近,一栋复式的别墅带大草坪,还有个独立小花园。

    这一块是空出来的,和悦去买了花苗和种子,每天打理一点点,也慢慢有了规整的样子。

    她在一所大学应聘了助教,虽然工资不算太高,但胜在时间自由,而且喜欢。

    和悦喜欢学校的氛围和环境,哪怕身份从学生转变成了老师,能继续呆在学校,依然很开心。

    傍晚,正是下课时分,和悦抱着书从教学楼里走出来,刚下台阶,就看见了停在前面路边的那辆车。

    秋清安站在一旁,不知道等待了多久。

    “不是说了不用来接我下班。”

    和悦走过去,秋清安接过她手里的书,打开车门,手护在头顶让她进去。

    “今天下班早。”他解释,和悦无情戳破。

    “你每天都下班早。”

    秋清安低眸笑了起来,手一打方向盘,启动车子。

    “走了,回家。”

    黑色的迈巴赫消失在道路尽头,身后一干刚好目睹的学生纷纷忍不住停下脚步,望着那一处感慨。

    “和助教真是我见过最幸福的女人了。”

    “对对对,老公这么有钱也就算了还对她这么好!每天亲自来接她下班!”

    “你发现没有,和助教穿的衣服每一件都是高级定制,我上次看见她随手提的一个包,比我一年生活费还多。”那女生痛心疾首,引得周围一阵惊呼声,她面露不屑。

    “这算什么,人家随便的一双鞋,一个饰品,都是我们买不起的,她钥匙扣上挂的那个红苹果看见了吗?”

    “我知道我知道,特别好看,因为这个我还多看了几眼。”

    “T家前两年的平安夜特辑,六位数。”

    “天哪——”

    “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有人作势要摔书,其他人立即阻拦,连忙道:“别别别,你也就只能靠读书来脱贫了!孩子,清醒点!”

    “我恨有钱人!”

    “可重点根本不是钱,和助教自己家也挺有钱的”

    “那是什么?”

    “难道不是一个帅破天际又宠她的老公吗?”

    “哈哈哈哈哈哈!是!是我们这辈子无法拥有的幸福人生了。”

    “人生赢家。”

    “流下了嫉恨的泪水。”

    “上辈子拯救了全宇宙吧!”

    身后的这些议论和悦通通都不曾知晓,她正坐在车里,听秋清安问她。

    “今晚吃什么?”

    “我早上叫阿姨买了鱼,再煮个汤吧。”

    “最近天气有点热。”等红绿灯的间隙,秋清安扯了扯他的领带,随口抱怨,和悦想了想。

    “那煮苦瓜排骨好了,清火气。”

    “你什么意思?”秋清安动作微顿,意味深长睨了她一眼。

    “我没什么意思啊。”和悦无辜睁大眼,耸了耸肩膀。

    “天气太热所以清清火气。”

    秋清安轻哼了声,“你嫌我火气太重了。”

    “你指哪方面?”和悦认真问他。秋清安来了点兴致。

    “你说说,有哪几个方面?”

    “白天方面还行,挺正常,晚上就有点火气太旺了,我觉得需要降降。”她神情无比正经,不紧不慢娓娓道来,秋清安气笑了,脚下一踩油门。

    “再等等吧。”他也好整以暇,调好了情绪。

    “毕竟是节制了两年的男人。”说完,他还故意睨向和悦,把话题抛给她。

    “你觉得呢?”

    和悦顿时梗住,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都大半年了!还要等!

    她暗自咬唇,心中怒骂,似察觉到了她所思所想,秋清安慢悠悠问道,“是不是在心里偷偷骂我呢?”

    “你知道就好!”

    他又哼笑,瞅着空隙伸出一只手过来捏了捏她脸颊,敷衍安慰。

    “好了好了,我错了。”

    “那你晚上煮排骨。”

    “你煎鱼。”

    “成交。”

    两人一对视,不约而同扑哧笑了起来。

    回到家,等和悦换好舒适的家居服出来,秋清安已经把排骨上锅了,鱼是处理干净的,和悦只需要准备些配菜便可以开火。

    阿姨临走前蒸好了饭,正在保温状态。

    明亮整洁的厨房,橙红色夕阳在地板上笼罩下一片光影,安谧的时光里,秋清安站在中间,袖口卷起,握着一柄木勺搅拌着汤。

    白色的蒸汽氤氲了他面容,眉眼有一刻精致得不似真人。

    和悦驻足,在原地静静注视了好几秒才提步过去,笑着挽住他手臂。

    “你都弄好啦。”她探出头,脸蹭在秋清安衬衫布料上,隔着薄薄的衣袖,能感觉到那抹柔软。

    秋清安的心也软和得不可思议,不自觉带上笑,偏头蹭了蹭她。

    “嗯,就等你了。”

    “喔”和悦仰着脸,拉长了音调应道,秋清安没忍住,倾身在她微张开的唇上轻碰了下。

    晚上两人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一个在书房处理工作,一个在卧室备课。和悦刚开始进去应聘的是助教,后面会慢慢转成讲师,因此教授也在刻意锻炼她,让她独立教学。

    时间就在忙碌中悄然流逝,不知不觉已然夜深,和悦打了个哈欠,不自觉看向右下角时间,关上电脑,下床去厨房倒了杯温水。

    书房门紧闭,一丝昏黄光线从底下透出来,和悦端着杯子走过去敲了敲门。

    “进来。”秋清安声音传出。

    她推开门,探出个头进去,略带小心地询问,“你还不睡?”

    “马上。”秋清安也看到了时间,立即朝她回复,和悦点点头,退出来重新替他关上门。

    卧室大灯关掉了,和悦窝在被子里看手机,秋清安穿着睡衣走进来,动作很轻,到床边掀开被子一角,躺到了她身旁。

    和悦还没收起手机,秋清安转身靠近,把她拢入怀中,下巴压在她肩头。

    “在看什么?”他瞟向和悦手机屏幕,她在被子底下轻轻踢了他一脚。

    “你懂不懂得尊重别人的隐私。”话虽这样说,和悦动作却未变,任由他看着里头内容。

    不过是社交软件上同学朋友动态,和悦慢慢浏览,手滑动,突然底下出现一张年轻男人的腹肌照,金发碧眼,身材十分优秀,六块健壮的腹肌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和悦手指一顿,飞快往下滑,把那张照片迅速划掉。

    只可惜,某人已经看见了,耳边传来幽幽地一句。

    “身材挺不错啊”

    “什么?哦,我刚才没注意看。”和悦装得淡定。

    “你们学校里面帅哥还挺多的。”秋清安轻飘飘地开口,听不出情绪,和悦面不改色轻车熟路地夸赞。

    “没有,哪里帅,比不上你一根手指头。”

    身后没了动静,不知道是被她安抚顺毛了还是一时堵得没话,和悦收起手机,转过身。

    “睡了,好晚了。”

    她面容温和地注视着秋清安,后者定定看了她几秒,倏忽,笑了下。

    “行,你现在可能耐了。”秋清安说完抬手关了灯,黑暗中,和悦无辜的声音传来。

    “我怎么了”

    “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我怎么了?”

    “上上句。”

    “哪里帅,比不上你一根手指头?”

    “嗯,我也觉得。”

    “”

    第一缕阳光刺破天际,云层透出醒目的金色,晨曦从白色纱窗照进来,安静的卧室,闹钟是同时响起的,一只手从被子里伸出,摸索着,找到声源关掉。

    房间又恢复安静,和悦闷头在秋清安怀里睡了会,终于转醒,在底下踢他。

    “起床了”

    “再睡会。”他翻了个身,把她压在身前,手里紧了紧,没睁开眼,嗓音里带着浓浓睡意。

    “会迟到。”和悦嘟囔,脚在被子里继续踢。

    秋清安终于睡不下去了,一把坐起,揉了揉脸,翻身下床。

    等他洗漱完出来,和悦也慢悠悠地抓着头发起床。

    两人整装完毕,司机已经在楼下等候,座位上放着两份早餐,是和悦常吃的那家汤包和豆浆。

    秋清安公司离得近,他下车时照例按着她的头索了个吻,司机全程像是空气人,把和悦送到学校,便尽职尽责的报告给雇主,然后驱车离开。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