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0章

作者:子初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求婚后第二天, 是周六,叶谙陪着谢朔去老爷子那边探望。

    晚上吃饭的时候, 老爷子看着似乎已经和好的两人, 再次旧事重提, 开始了催生大计。

    以往这种时候都是叶谙负责应对, 可现在情况不一样,她不用再刻意假装什么, 于是在桌子底下踢了踢谢朔的小腿。

    谢朔看她一眼,总算开了尊口:“爷爷,孩子的事情不急, 我想先补办一下婚礼。”

    “?”

    叶谙一愣,抬眼望向他。

    谢朔没避开她的目光, 回视过去, 神色淡淡。

    当初两人结婚,因为谢朔失明的原因,只简单摆了个家宴, 现在补办婚礼倒也应该。老爷子顿了下, 点头道:“是该好好补办一场,热闹热闹……”

    谢柏言在一旁, 也没表示反对。

    催生的话题就这样暂时被揭过去。

    吃过晚饭, 两人返回谢宅,叶谙还沉浸在刚才的惊喜中,眸子里闪着光,转头问道:“婚礼的事你是什么时候决定的, 怎么之前都没听你提过?”

    谢朔握着她的手,微微一笑,早在求婚之前,他就在准备这件事了,只是一直没告诉她。

    叶谙忽然想到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抓紧他的手指,急切地问:“婚纱呢?找人做了没?”

    没有几个女孩子能抵挡住婚纱的诱惑,叶谙同样也是。

    谢朔浅笑道:“设计图已经出来了,正在赶工做,下个月初应该能完工。”

    本以为叶谙会兴奋激动,谁知她却变了脸色:“已经定了?选婚纱这么大的事你怎么都不跟我商量一下?万一你选的我不喜欢呢?”

    谢朔揽了揽她的肩,低下头:“回去给你看设计图,你如果真的不喜欢,我们就换掉重做。”

    叶谙小声道:“那倒也不必……”

    手工定制的婚纱,说换就换,未免太过夸张。

    一到家,谢朔便进了书房,翻出前两天刚送过来的设计图和照片,递给她。

    叶谙伸手接过,看完之后,总算放下心来。

    谢大少爷在审美方面还是很有水平的,之前的项链,现在的婚纱,都相当令人满意。

    当晚,叶谙捧着婚纱设计图,看了又看,半天都舍不得睡觉,最后谢朔只能拿掉她手里的设计图,强行将她抱到了怀里。

    他俯身,想去亲她,却被她抵住了肩膀:“婚纱下个月就能做好?”

    她眸子里闪着光,仿佛恨不得立马就见到成品,谢朔在她眼睑上亲了亲:“嗯,到时候我陪你去试……”

    叶谙还想问婚纱照的事,唇已经被他封住,她挣扎了两下,渐渐沉溺在其中,手松落下来……

    窗外月明星稀,微风拂过,月华如水漾开。

    --------

    经过一番商议,两人将婚期定在了六月。

    原本谢朔打算等到十月份,去国外某座可以看极光的岛上举办婚礼,但考虑到路程等原因,只能作罢,改成了附近的一座庄园内。

    举办婚礼前,他陪着叶谙回了一趟老家,去见夏瑾。

    这还是谢朔第一次登门拜访,夏瑾开门,见到他,愣了愣。

    与上回的冷淡不同,这次谢朔跟着叶谙一起,唤了声“妈”。

    夏瑾一时有点反应不及,随意点了下头,让两人进屋。过程中,她朝谢朔的眼睛看了好几眼,确认他确实已经复明,心里松了口气。

    虽然她对叶谙瞒着她私自结婚的事一直有所不满,但终究是盼着她好的。

    何况,抛去失明这一点,谢朔本身条件确实不差,她现在反倒要操心他会不会辜负自己的女儿。

    进屋坐下,闲聊了几句,叶谙便说起要补办婚礼的事。

    夏瑾闻言,又是一愣:“你们之前没办婚礼?”

    她原以为她只是瞒着自己结了婚,没想到竟然草率到连婚礼都没办。

    见她变了脸色,似乎要动怒,叶谙忙抓住谢朔的手,解释道:“当时阿朔不太方便,我们就只办了个家宴,本来就打算过后再补,一直没定好时间。”

    夏瑾面色稍霁,但还是有点不高兴,过了一会儿才问起婚礼的具体安排。

    叶谙同着她大致说了一些。

    婚礼事宜基本都是谢朔亲自定的,没有半点敷衍,夏瑾听完,心里满意了几分。

    下午三四点的时候,许季同照旧过来了,叶谙跟他不熟,礼貌地打了声招呼,便拉着谢朔回到自己的卧室。

    谢朔站在屋内,随意打量着四周,房间里没多少东西,摆放的物件也大多比较陈旧,看得出来她平时不常回来。

    似乎猜到他在想什么,叶谙挽着他的胳膊在床边坐下,轻声道:“其实,我跟我妈的关系,以前算不上太好,她因为当年离婚的缘故,一直对我要求很严格,总想拿我跟别人比,逼我学这学那,后来更是因为我去叶家的事,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愿意理我……”

    虽然最近这一两年夏瑾的态度明显有所转变,不再像以前那样事事苛求,可时移世易,她已经不是小孩子,如今再想恢复到幼时的亲密无间,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感觉到她情绪里的低落,谢朔揽住她的肩,在她额间亲了亲,动作温柔。

    叶谙伤怀了一会儿,忽然又搂住他的脖子,弯唇笑开:“不过我现在有你了……”

    每一个人都会长大,哪怕是父母,也只能陪一段路,她如今有丈夫,有属于自己的家,将来还会有自己的孩子。

    余生,他们会一起度过。

    她倾身抱住他,下巴扣在他肩头,低声道:“你要一直像现在这样对我好,听到没有?”

    语气带点儿她惯有的蛮横。

    谢朔牵了牵唇,轻轻抚着她的背,在她耳边“嗯”了声。

    ……

    ------

    五月中旬,婚礼事宜基本敲定,叶谙期盼已久的婚纱终于做好了。

    当天,谢朔陪着她过去试衣服。

    纯白为底的婚纱,花瓣一样重重叠叠铺展开,裙摆上落满细碎星光,精致华丽,叫人挪不开眼。

    叶谙换上后,拎着裙摆在谢朔面前转了半圈,捕捉到他眼中的惊艳,忍不住上前,勾着他的脖子,仰脸亲了他一下:“你眼光不错。”

    谢朔揽住她纤细的腰肢,低眸看她精致的面庞,明眸朱唇,鲜活生动,似花开绝艳。

    他笑了下:“嗯,是不错。”

    婚纱做好,接下来就是婚纱照,叶谙原本在发愁要请谁当摄影师,谁知刚巧在陪谢朔参加朋友聚会的时候,撞上了庄以念。

    听说她要找人拍婚纱照,庄以念便向她推荐了自己的工作室,表示可以空出档期帮他们拍摄。

    庄以念在业内的名声不低,有她帮忙,叶谙自然求之不得,当即便欣然应下了。

    一切顺利地进行着,叶谙感觉自己仿佛从来没有这么充满干劲过,哪怕凌晨被叫醒去取景拍照,都格外精神,每天神采飞扬。

    婚纱照拍得很漂亮,成片出来后,叶谙差点忍不住发到微博去显摆,但想到自己对外是早已结婚的状态,这个时候再晒婚纱照未免过于刻意,她现在粉多黑也不少,不宜太招摇,于是硬生生按捺住了。

    自从开始筹备婚礼,谢朔整个人也发生了肉眼可见的变化,情绪明显外露了不少,脸上时常能见到笑意。

    不过,他高兴,有的人就不好过了——譬如说谢予然。

    因为忙着婚礼的事,谢朔不太能顾上公司那边,谢柏言又已经彻底退居幕后,修身养性,谢予然便被调回了总部,代为处理事务。

    也不知道是因为重担在身,还是因为其他缘故,谢予然看着有些死气沉沉,仿佛继承了谢朔曾经的冷漠阴郁。

    -------

    日子在忙碌中过去,很快,婚礼到来。

    当天,晴空万里,风和日丽。

    偌大的庄园内鲜花成团成簇,热闹肆意地开了一路。

    叶谙披着轻纱,穿过花路,一步一步走向尽头等待她的颀长身影,裙摆上辉泽熠熠,如缀星辰。

    谢朔一身新郎服,看着她从另一端缓缓走过来,最后伸出了手。

    叶谙将手放入他掌心,被他接住,带到身前。

    周遭的一切仿佛在刹那间化为虚无,对视的眼底,有笑意淌开。

    曾经的遗憾,至此终于圆满。

    宴会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婚礼流程走完后,两人换上寻常的礼服,招待宾客。

    有谢朔护着,叶谙倒是没喝多少酒,只微红了脸颊。

    两人没在庄园内留宿,宴会结束后,直接返回谢家。

    谢朔喝多了,叶谙扶他进浴室洗澡,却被他拉着在里头闹腾了一个多小时,最后衣服裙子被水湿透,凌乱地掉落一地,完全没眼看。

    闹腾结束,谢朔总算清醒了些,叶谙却被折腾得一肚子气,尤其是在看到他脸上醉意微醺的笑容之后,这股气就越发不顺了。她揉了揉腰和手腕,懒得再管他,裹着浴巾,出了浴室。

    白天风和日丽,晚上却忽然下起了急雨,淅淅沥沥,砸在玻璃窗上。

    听着雨声,叶谙的心莫名静了下来,她走到窗前,借着屋内的灯光,看窗外的雨景。

    六年前的那个雨夜过后,叶谙不止一次地梦到过当时的情形,直到时日渐久,才慢慢淡了。

    她曾经一度以为,她和他不会再有交集,没想到兜兜转转,最后竟然走到了他身边。

    许久,身后传来脚步声,谢朔也换上睡袍出来了。

    “下雨了。”她没回头,兀自道。

    谢朔走到她身后,从后面拥住她,呼吸轻浅,拂过她耳畔。

    雨继续下着,水雾在灯光中弥漫,倒映的身影模糊,融在了一处。

    经过浴室那一通闹腾,谢朔没再拉着她做什么,两人在窗边腻歪了一会儿,躺到床上,小声说着话。

    雨声渐渐弱了,叶谙困意上头,也慢慢合上了眼。

    彻底睡过去之前,她迷迷糊糊说了句:“晚安。”

    谢朔在她额间落下一吻,轻声道:“晚安。”

    一夜安眠。

    凌晨五点多,不知道怎么回事,叶谙突然醒了过来。

    脑子格外清醒,还隐隐有一点兴奋,她睡不着,索性睁开眼,看着近在咫尺的熟睡面庞。

    天还没亮,窗外只露了点熹微的薄光,凉如露水。

    借着这点光,她伸出手指,拨弄起谢朔卷翘的睫毛来。

    嗯,手感真不错。

    大概是酒醉的缘故,谢朔睡得很沉,任由她动作了半天,也没什么反应。

    叶谙又凑过去,在他唇上亲了一口,眉眼间满是欢喜。

    亲完唇,又去亲下巴。

    这回谢朔终于醒了,大掌往她背后一揽,将她按入怀中。

    他低头,伏在她脖颈间,初醒的嗓音带了一丝低哑:“怎么醒得这么早?”

    颈间拂过温热,叶谙伸臂环住他,贪恋着他身上干净的气息,笑盈盈说:“睡不着。”

    谢朔感受着怀中的柔软,阖了阖眼,翻身将她压住。

    叶谙却突然兴起,看着窗外道:“我们起来看日出好不好?”

    她双眼亮晶晶的,谢朔还没来得及亲下去,就被她从床上拽了起来。

    两人去了楼顶,雨过天晴,空气中还残留着湿意和草木清香,随风扑入鼻间。

    天色晦暗,深浓的墨色一直蔓延到天际,才被稀释出了一点灰白,浅浅晕开,如同沾水的画。

    叶谙靠着扶栏,望向远处,谢朔就守在她身侧。

    漫长的黑夜渐渐过去,朝阳一点一点从天边沁出,金色的光绚丽耀眼,潮水般铺满山峦草木,最后染上眉眼。

    叶谙的眼睫上落满辉泽,眸子里也光彩熠熠,谢朔看着她被朝阳笼罩的侧脸,心口微微一动。

    许多的记忆再次闪过脑海——

    他伸臂,拥住了她。

    叶谙在他怀里抬起脸,看着他,忽然笑道:“我是不是还有句话没跟你说?”

    谢朔低眸,映入她的笑脸。

    叶谙凑到他耳边,嗓音温柔如清晨的风:“我也爱你。”

    夜尽天明,旭日自远山之后跃出,照亮所有。

    ——你我都曾深陷黑暗,如今,终于得窥天光。

    ——正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