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7章 反转乾坤

作者:风雨一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众人心生退意,忽听殷雄大声喊道:“不可迟疑,就算停战,司南离也不可能留下活口!”他的目标是杀光此处所有人,而后就此接收灵雾山,这种险恶用心岂能让他如愿!

    司南离闻言一笑:“别听的,只要你们愿意放下手中兵器投诚,我就不杀你们,如何?”

    众人面色犹疑,个别人原先便不满:分明是天狸族在外树敌所招惹的恩怨,何必要让他们这群无辜者陪葬,当下便扔了武器,骂骂咧咧地朝司南离走去。

    “说好了缴枪不杀,你可别反悔!”他转身:“你们还呆在这作甚?还真的要给天狸族人陪葬啊!?”

    白姬认出他,他是跟随那鹿吴山统领一起来的,算是个小头目,只是不知道他有何资格掷地有声,方才那一战,他分明是趁乱躲到了无人的地方避难。

    她打从心底对这个人感到鄙视,看来他是没认清司南离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否则怎么有信心说出这样的话来。

    一部分人受到他话的影响,犹犹豫豫地朝那边看去,天狸族剩余不多的战士围绕昏迷过去的狸仲炎,对他们在危急关头倒戈的行径不发一言,然而眼里却是满含不屑的。

    身为天狸族的战士,即便是死也是死在战场上,临阵脱逃的是懦夫。

    然而,殷雄却还在尽最后的努力想要说服那些人:“你们莫要相信他的话,他是不会留下活口的!”

    “少废话!天神了不起么?你真有那么大能耐你去拦住他啊?拦不住还不许我们寻找生路!”在那鹿吴山小头目的号召下,一部分人放下兵器朝司南离走了过去。

    “喂,我们不打了,放我们走吧!”

    司南离微微一笑:“很好,这便送你们离开。”

    早在他开口时,白姬便觉不对,她默默将头移开,只听几声惨叫响起,那些人顷刻间便被红煞所吞没化作通天树的养料,剩余那些尚在犹豫的人全部噤若寒蝉,钉在那里再也不敢动弹。

    司南离笑眯眯地转头,他的眉宇生得格外漂亮,眼角微微扬起,目光流转间有种浑然天长的风情,他叹道:“我说的话你们也敢相信?活该你死啊。”

    他转过头,继而笑问:“还有谁想解脱?”

    “呸!”鹿吴山的统领对死去的部下又是惋惜又是无奈,最后将一腔愤怒统统发泄到司南离的头上:“俺今天就算是交代在这,也要拖着你小子一起死!!”

    “没错!”阿荣姨母冷笑着附议,道:“我青丘山岂有贪生怕死之辈?!大不了从头再来,哪怕是投成一只蝼蚁,也要比你这不人不妖,不仙不魔的东西要强!”

    “很好,既然你们这么着急去死,那就一起上吧。”司南离挑眉,轻描淡写道:“也省了我不少功夫。”说话间,他似乎有意识地将目光转向白姬。

    那眼神似乎在告诉她,你别急,一会就轮到你了。

    白姬紧紧抓住百里的衣袖,回敬他一个“我死也不会投降”的眼神。

    不会投降是真,没有担忧是假,更何况,天幕结界的缝隙越来越大,她看着源源不断涌进来的魔族,心道:敖恒恐怕很快便会卷土重来了吧……

    一语成谶。

    就在众人拼尽全力围攻司南离之时,一阵震耳发聩的轰鸣巨响传来,蜂拥而至的魔气刹那间将山中纯白的灵气所吞噬,白姬尽管待在殷雄留下的结界里,恐怕也抵挡不了多时。

    魔龙庞大的身躯裹挟墨黑色的浓雾出现在灵雾山的半空,所及之处,焦土遍地,花草树木无一幸免。

    司南离虽深陷众人的围捕之中,然有空闲露出一个轻松惬意的笑容,朝向魔龙道:“你来了?想不到灵雾山这么容易就被打下来了,真无聊。”

    魔龙一声长啸,黑雾散尽,敖恒从掠身而出。

    白姬觉得他飞过去的同时极快地扫了她一眼,也许是错觉。敖恒很快投入战局,他执剑而立,衣袂飘飞,颇有几分下凡谪仙的味道在里面。

    更何况,他其实生得和百里有六七分相似,看着他的脸,白姬总是会有那么瞬间的恍惚。

    司南离与敖恒并肩而立,俩人面貌俊美,一人就好似笑面颜罗,谈笑间,就轻轻取走好几条性命,而敖恒却大多以旁观为主,偶尔出手,神情孤傲得很。

    白姬心觉不能让他们这样下去,她低头看了百里一眼,咬咬牙自结界中跑出来。一出来便被迎面而来的魔气撞了个趔趄,她在黑气中寻找殷雄的背影,他身上亮着光,不算难找。

    “白姬,你跑出来作甚?!”

    “殷雄,”白姬伏低身子小声道:“灵雾山的结界已经彻底崩坏了,没有救援,此处就要变成第二个须弥额山了!”

    殷雄蹙眉:“你的意思是说——让我回去找救援?”

    白姬颔首:“趁现在司南离被人缠住,你快从结界缝隙里出去,能找多少人找多少人,不管他是何方神圣哪路鬼神,只要肯帮忙就好!”

    殷雄并非没有想到这点,他只是担心他一走,剩余人阻挡不了司南离,很快,白姬和百里就会遭殃。

    白姬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她洒脱地笑道:“没关系,人生在世总有一死,更何况我又不是第一次死了。不过我怀疑,司南离不会那么快动手的,如果救兵来得及时,或许还能捡回一条命。”但若放弃,那真的就只有死路一条。

    殷雄没有沉思太久,须臾,便应了下来。

    “白姬你坚持住,等着我带人来救你们。”语落,他化作一道金光倏然朝天幕飞去。

    “啧啧,看来你们最忠实的盟友感觉情形不对,落荒而逃了。”

    白姬转头,对上司南离戏虐的笑眼,她冷笑道:“你这话说得不对,他凭什么为我们去死?”

    “凭你们是朋友。”

    “朋友?”她似乎是死到临头,什么也不怕了:“你交过朋友,知道什么是朋友吗?”

    司南离眼中划过一丝诡异的光,看着白姬片刻不语,继而冷笑道:“瞧瞧这个牙尖嘴利的小姑娘。”第二句却是对敖恒说得:“听说你和她上一世有婚约?后来还她逃了婚,让你堂堂龙宫太子成为所有人的笑柄?”

    敖恒闻言转头,意味不明地看着白姬。

    白姬被他看得莫名一哽,虽然这婚是阿浔逃的,可她还是免不了心虚。

    “还有你那万人敬仰的战神弟弟。”司南离对敖恒说:“他曾经让你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白眼,承了多少委屈,今朝都可以一并返还!”

    敖恒的额头上有一枚魔印,而今,魔印在司南离的诱导下,颜色愈见加深。

    他一步步朝百里走去,长剑倒映出一双被仇恨淬炼的无情眼瞳,像是数九寒天刮来的冷风,令白姬不寒而栗。

    “走开。”敖恒对挡在结界前的她冷冷道。

    白姬的手伸入结界握住百里,深吸口气,闭上双眼:“动手吧,我不会撇下他独活的。”

    敖恒冷笑:“我让你如愿。”

    长剑扬起,一股凛冽的杀意刺痛了白姬的皮肤,她在想,人死了会去哪里呢?从前她一心求死,想着琅嬛没了,皇兄没了,老太傅也没了,什么都没了,她在禁宫中被困了百年,恨不得下一秒就灰飞烟灭。没想到,真正要死的时候,却畏惧了。

    原来人一旦有了牵挂,就不会想死,想活,哪怕苟延残喘地活着,能再看他一眼,也是好的。

    白姬预想中的疼痛并未如期而至,她睁开眼,看见一柄通体流银的长剑横亘在面前,它就像是从天而降的神兵救她于危难之际,如霜剑气织成密密的剑网将她包裹在其中。

    敖恒被剑气隔开,再一步上前。

    这时,白姬听到他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躲开。

    敖恒让她躲开。

    她一个愣神,已经被狂袭而来的剑气甩至一边。

    剑气如雪影繁杂密密匝匝落在结界上,白姬已经想象到那利刃贯穿全身该会是怎样撕心裂肺的痛楚,她也看到了司南离缓缓勾起的唇角。

    她几乎呆在那里。

    所有人都怔住了,甚至,山河君与玄寂都来不及出手,敖恒的剑太快了,快到弹指间。长剑仿佛与他合二为一,心神一体,只需他一个凛冽的眼神,便在半途生生转过弯,直逼真正的敌人。

    同时,结界里隐约坐起一个人。他拔去插在胸膛上的龙牙,凤眸斜挑朝向敖恒。

    “你借刀杀人这一招倒是玩的很不错。”

    本来二人商量好,百里假死,由敖恒来诱使司南离显出原身,想不到敖恒这厮竟来真的!百里摸着胸膛上的血洞,笑容有些冷。

    白姬讶异:“百里你——”没事!?

    “我没事,只是被敖恒这小子暗算罢了。”百里快步朝她走去,将她全身上下仔仔细细打量一番后问道:“你有没有受伤?”

    白姬摇头,一颗心落地的同时,又感到愤怒。

    她甩开百里的手:“走开!”

    她当时真的快要吓死了,以为从此要和百里做一对亡命鸳鸯,直到现在,手脚还抖个不停。可是没想到,百里这厮竟故意瞒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