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33章 第 233 章

作者:雾矢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俞荔依然住在西宫的卧室。

    卧室很大, 容纳一头魔龙完全没问题, 就是门窗太小, 以魔龙庞大的身躯,根本挤进不去,甚至会撑坏门窗。

    俞荔不准他破坏门窗, 对攀在窗边盯着她看的魔龙说:“这里的门窗大小差不多,估计是没有你能进的房间, 不如你今晚就住在外面的大殿吧。”

    魔龙幽幽地盯着她, 用行动表示拒绝。

    “那你说怎么办?”俞荔一副她也没办法的模样, 可爱又可恨。

    魔龙的尾巴伸进来,戳了戳她的腰, 让她陪他到外面住,像以往那样,随便找个窝就可以。

    看到它这模样,俞荔突然明白那晚魔龙是怎么将自己偷走的, 它进不来不要紧,但那条尾巴可以伸进来劫走她啊。

    对魔龙的提议,俞荔毫不迟疑地拒绝,好好的房间不睡, 要露天席地, 她又不是自虐。

    当然,看到这傻龙, 她就忍不住想为难他,气他一气。

    魔龙又盯了她一会儿, 突然飞走了。

    俞荔趴在窗口,稀奇地看着飞进夜空的魔龙,觉得他应该不是这么容易放弃的吧?

    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不过俞荔一点也不担心,反正这魔界根本没有能伤害得了他的存在,不管他要去哪里,她都不担心。

    去洗了个热水澡,换上柔软的睡袍,俞荔躺到床上,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声,觉得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天天住在龙穴里算什么?就算陪-睡的是魔龙也不行。

    然而还没美一会儿,房间门就被人敲响。

    俞荔打开门时,便见到加西亚哆哆嗦嗦地领了一群魔族进来,战战兢兢地说:“安妮塔小姐,他们是来扩建门窗的,会有点吵,您需要换个房间休息吗?”

    俞荔:“……”

    俞荔扭头看了眼攀在窗口看她的魔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只魔龙不肯走,但也挤不进来,所以他直接找上中央城的城主,让他将门窗扩展到能让他自由进出的程度。至于不美观什么的,和他一条龙有毛关系,又不是他的房子。

    俞荔沉着脸,到其他房间去休息,魔族的装修队抓紧时间赶紧干活。

    干活的对象有德拉几个魔族,他们有丰富的装修经验,加大门窗什么的完全不在话下。

    加西亚监工大半宿,发现德拉他们果然从人类世界学会了丰富的拆迁经验,顿时放心了,便滚回去和曾曾曾……祖父汇报进程。

    梅利尔瘫着脸,摆摆手表示知道,不用和他汇报,他现在啥都不想理会。

    见老祖宗不想理,加西亚更不想理,那些古魔每一个拎出来都能吊打他这个小魔,他这城主当得甭提有多糟心,真希望尽快送走这群祖宗。

    ***

    翌日,梅利尔一直没有出现。

    俞荔也没在意,一大早就让王宫里的厨师给她准备好吃的。

    到了中午时,她叫来加西亚点餐,指明要吃火锅。

    加西亚瞅了一眼蹲在俞荔身边像条恶犬一样守着、杜绝任何人靠近的魔龙,含泪去准备。

    魔族的中央城比其他魔境更繁华,在吃喝玩乐上无限向人类世界靠拢,也可以说是最接近人类世界文化的地方,整治份火锅不在话下。

    俞荔招呼娄悦和林毵他们一起吃火锅。

    锅子很大,毕竟还有一条魔龙在,要是不整大点,光是一条魔龙就占据全部地方,其他人怎么坐得下?而且吃火锅要人多才热闹,吃起来才有感觉。

    俞荔一边刷火锅,一边和娄悦抱怨崖底的生活,简直是茹毛饮血,住的是山洞,吃的是野味,甚至一开始还是血淋淋的肉块,再好吃的东西,可没点调味料,吃久了也觉得粗糙难吃。作为一个以人类身份活了二十几年的半魔,俞荔还是习惯人类的活法,那种野人一般的生活方式,实在是难以接受。

    娄悦等人一边笑呵呵地虚应着,一边瞅了眼那条魔龙。

    经过一晚,他们都知道这条魔龙对俞荔那种微妙的占有欲,也是他将俞荔从中央城偷走的,甚至这次俞荔能回来,还是说要回来找褚撷离婚它才肯答应带她回来。

    这条魔龙简直是将俞荔当成了他未来老婆对待。

    这就尴尬了。

    明明是宠物的标配,咋就整成人-兽了吗?

    娄悦等人百思不得其解,暗暗观察俞荔,看不出她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她真的要和褚撷离婚,然后和一头魔龙在一起?俞小姐看起来不像这么渣的女人啊,要不然也不会千方百计跑来魔族救褚撷。

    可再看俞荔,哪有先前的焦躁和痛苦,平静得不可思议,仿佛褚撷什么的已经成为过去式,有没有他都不要紧。

    平静得让人惊疑。

    这顿火锅吃得很热闹,加上有一个大胃王魔龙,不管上多少菜都不够吃,加西亚只好让侍从到外面购买食材,一定要喂饱魔龙,省得魔龙饿肚子,见到魔族就当成肉啃了。

    加西亚生怕自己Hold不住,又跑到老祖宗那里拿主意。

    当听到加西亚说自己的担忧时,梅利尔的神色格外的微妙。

    加西亚觉得老祖宗现在看自己的眼神好像在看宇宙无敌大蠢货,一副“这不是我的后代”的嫌弃神色,让他十分的委屈茫然,他到底做了什么蠢事让老祖宗这么嫌弃。

    “你不用管他,他不会吃魔族,这点可以放心。”

    “可是……”

    “他有什么要求,你就尽量满足他,其他的不用理会。”

    “可……”

    梅利尔实在不想理会愚蠢的后代,挥手让他出去。

    加西亚其实想问,是不是那条魔龙要占据中央城当王也让他当,但看老祖宗一副要打魔的样子,只好委委屈屈地离开。

    他回到大殿时,发现那群人还在吃。

    当然,娄悦几个人类已经不吃了,不过他们帮忙刷各种菜投喂魔龙。

    吃到火锅时,魔龙瞬间就爱上火锅的味道,只是他身体庞大,胃口也大,俞荔一个人刷肉根本不够他吃,见她太辛苦,娄悦几个主动帮忙。

    然而魔龙还嫌弃他们,不是俞荔的不肯吃,可傲娇了。

    刚开始俞荔一副爱搭不理的模样,只顾着吃自己的,魔龙的尾巴一直戳着她,戳得她都不能安心吃火锅,只好给他刷。并且偷懒地将娄悦他们刷好的接过来,沾了沾酱料投喂他,魔龙方才没有折腾。

    对于魔龙,娄悦他们都是十分新奇的。

    这可是龙啊,虽然是西方龙,可也是龙嘛,哪个小孩子没看过点黑暗-童话故事呢?对童话故事里尽职尽责地囚禁公主的反派恶龙也是有好感的,突然有一天童话故事里的龙出现在面前,他们哪能不激动,当然要看个够本才行。

    要不是不能透露非人类世界的事,他们都恨不得回人类世界后马上将自己暗搓搓和魔龙的合影发到微博上炫耀。

    这顿火锅吃得很久,等吃得差不多时,都已经是下午,江郁龄他们恰好回来。

    当江郁龄等人看到围坐在一起吃火锅的人妖魔时,都不由愣住,然后愣愣地看着俞荔抽出一把魔剑,朝那头挨着她的魔龙攻过去,按着魔龙狂揍。

    看起来挺有精神的嘛!

    江郁龄想着,不由自主地观察好友和趴在那里任打任揍的魔龙,欣慰地想着,好友越来越彪悍了,现在连龙都能揍,以后岂不是要上天?再也不用担心她被欺负啦。

    将魔龙暴揍一顿后,俞荔丢掉魔剑,跳过去给江郁龄一个大大的拥抱。

    “郁龄,我回来啦,让你们担心了。”

    魔龙看到他认定的老婆抱别人,正要生气,就被俞荔毫不怜惜地踹了一脚,并且警告他滚远点,只好委委屈屈地缩到一旁,不敢打扰她和好友相聚,尾巴都没了活力。

    众人:“……”这不是龙,而是条狗吧?

    “卧糟!怎么会变成这样?”

    阿奇博尔德目瞪口呆地看着魔龙,眼睛差点都瞪凸了。

    不仅是他,还有威瑟和莱因斯,两个古魔惊疑地看着那头魔龙。

    威瑟跳过去,明明一副矮个子的模样,却恁地嚣张,对魔龙说:“我们来打一架!”

    魔龙的反应是,一尾巴将这小矮子扫飞到殿外,不要挡到他看俞荔。

    阿奇博尔德激动又兴奋地蹭过去,想摸摸魔龙又怕步上威瑟的后尘,只能流着口水说:“哎呀,你怎么变成这样?好久没见你变成这样子了,我都有点怀念,当年我会养那么多小可爱,也是因为你的原因,你这雄壮威武的模样让我好心动啊!我在狩猎森林里养了很多小可爱,只是没一个小可爱比得上你,你要不要和我去阿扎比特的狩猎森林当我的小可爱?”

    “小可爱”魔龙一翅膀将他扇飞。

    神TM的小可爱,这只古魔找抽。

    莱因斯一脸深沉地看着两个作死的古魔的下场,决定安静如鸡,什么都不说。

    另一边,俞荔拉着好友到角落里说话。

    说了她这半个月的经历后,俞荔突然看向温竹芯,略带歉意地说:“这段时间谢谢你一直跟着到处跑,不过已经不用你再去罗塞阿斯。”

    温竹芯啊了一声,迷茫地看着她。

    江郁龄挑眉,疑惑地道:“发生什么事?”

    俞荔低笑一声,忍不住看一眼再一次将威瑟踢飞出去的魔龙,整个人都焕发一种明亮的色彩。

    江郁龄看得一愣,好友不仅变得精神了,甚至仿佛从褚撷死亡的阴影中脱离,整个人都变得十分的耀眼,如同放下心中的桎梏和痛苦。

    她心里突然有个猜测。

    俞荔朝她笑了笑,说道:“如果我没猜错,我也是刚从罗塞阿斯回来。”

    温竹芯又啊了一声,一脸不可思议。

    江郁龄倒是很平静,她是个心思细腻的人,早从俞荔的反应中看出什么。接着就听到俞荔继续说:“他是褚撷。”

    温竹芯再次啊了一声,目瞪口呆。

    褚撷不是魔族吗?怎么变成龙了?

    俞荔低声道:“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他是褚撷,而且他现在没有在人类世界的记忆。至于他现在这样子,我想……阿奇博尔德他们应该知道。”

    江郁龄若有所思地看一眼阿奇博尔德他们,看他们的表现,果然是知道的。

    说不定,褚撷原本就是魔龙,现在不过是恢复魔龙的样子罢了。

    阿奇博尔德被魔龙连续扇飞无数次后,终于痛心地发现魔龙不可能成为他的小可爱,只好捂着心口去找俞荔,询问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俞荔说,“我还想问你们,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本来就是这样啊,你不知道?”阿奇博尔德理所当然地说,又一副要流口水的痴汉模样。

    越是强大的生物,他越是喜欢,真是恨不得将魔龙带回阿扎比特养成小可爱。

    俞荔诚实地摇头,她知道才有鬼。

    很好,离婚的理由又有一条,那男人果然一直在骗她。

    等听完俞荔说她这半个月的经历后,阿奇博尔德一脸懵,“奥菲尼克忘记人类世界的记忆了?你确定?”

    俞荔嗯一声,她已经试探过,确定他确实完全没记忆,甚至根本认不得她。

    “不对啊,要是不认识,他怎么会跑来中央城偷走你?你看他那副恶龙霸占你的样子,分明就是将你当成他老婆,怎么看都不像失忆的模样。”

    “不奇怪,当初他来到人类世界时,他也不记得沉眠之前的事。”

    阿奇博尔德神色微凛,想了想,让人将躲起来养伤的梅利尔叫过来。

    梅利尔顶着一脸剑痕出现,看到俞荔,就觉得浑身都疼,但看到不远处那条正将威瑟三百六十度拍飞的魔龙,只能瘫着脸,硬着头皮留下。

    一个魔门守护者他都打不过,再加一个魔龙奥菲尼克,除了站着挨揍还能怎么办?

    苦逼的魔生不解释。

    然而没人同情他,有事就将他拎过来问个清楚。

    梅利尔听完他们的问题后,想了想说道:“应该是米奈斯之碑的力量造成的。奥菲尼克沉睡之前,为了制止米奈斯之碑继续分裂,用自己的力量来镇压。后来他苏醒,便忘记一切。而这一次,他自愿和米奈斯之碑同化,可以说他是死过一次。”

    说到这里,他脸上露出复杂之色,“现在,你们明白为什么这些年,我一直在找罗塞阿斯和奥菲尼克,甚至不惜算计你们了吧?因为只有奥菲尼克才能拯救魔界。”

    阿奇博尔德吃惊地说:“不是要拿魔门守护者祭碑就可以吗?”

    梅利尔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轻蔑之色,仿佛在看一个蠢货,“说你蠢还真是蠢,难道这么多年,你还没弄清楚奥菲尼克和米奈斯之间的联系?”

    阿奇博尔德愣愣的。

    这时,莱因斯说:“米奈斯之碑和奥菲尼克都是诞生于魔界之渊,甚至奥菲尼克是魔界唯一的魔龙,得到米奈斯之碑唯一承认的生灵,他们之间有极强的联系,也是一种共生关系。”

    瞬间,所有人都忍不住看向他。

    梅利尔跟着点头,说道:“正是这样,只有奥菲尼克才能拯救崩溃的魔界。”

    所以当初他放出流言,要拿魔门守护者祭碑,不过是逼奥菲尼克出手拯救魔界,真正应该祭碑拯救魔界的,应该是魔族唯一的魔龙才对。

    至于结果会如何,他也不知道,在魔界终于恢复统一后,他也和所有魔族一样,以为奥菲尼克已经死亡,和米奈斯之碑完全融合在一起。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明白了。

    俞荔看向魔龙的眼神有些复杂,问道:“那他什么时候能恢复?”

    梅利尔知道她问什么,摊了摊手,说道:“我也不知道。”

    他们这些古魔虽然知道奥菲尼克的真身是一条魔龙,可能见到他本体的并不多,更不清楚他怎么样才能恢复记忆,重新变成人形。

    不过,奥菲尼克只是失忆、无法重新化为人形已经算很好了,至少魔龙还在啊,并且也还认识他们。

    只是,当知道魔龙这次和俞荔来到中央城的目的后,所有人妖魔脸上都露出诡异的神色。

    “你没告诉他,褚撷其实就是他自己吗?”阿奇博尔德小声问。

    俞荔冷笑,轻飘飘地问:“我为什么要告诉他?反正我也是要和褚撷离婚的。”

    哎哟,看来这次她真的很生气,生气到真的要离婚了。

    阿奇博尔德看向魔龙的眼神充满同情,同情之余,不由幸灾乐祸,让他当初骗自己,现在活该了吧?

    “你们也不许告诉他,谁敢多嘴,我就抽死他。”俞荔祭出魔剑,朝他们露出一个森然的笑容。

    魔门守护者的威胁无人敢尝试,所有人妖魔都没吱声,不管是真不敢,还是想看魔龙笑话,他们都默默地闭上嘴,没有告诉那条魔龙·奥菲尼克,褚撷其实就是他自己。

    连一直作死的威瑟都咧嘴笑着同意了。

    威瑟想,如果奥菲尼克肯正正经经地和他打一架,他愿意告诉他的。可惜魔龙对无关紧要的魔没兴趣搭理,以至于一直错失真相,并且狂吃自己的醋很久,差点没憋坏。

    而现在,魔龙一翅膀扇飞威瑟后,终于耐心告罄,朝俞荔走过来,尾巴缠上她的腰部同时,用十分具有震慑力的眼神居高临下地看着这群霸占俞荔很长时间的人妖魔。

    江郁龄瞅了瞅他,拉着奚辞转身就走。

    其他人妖魔看到魔龙这傻样,满脸古怪地离开,省得现在六亲不认的魔龙将他们当成情敌干掉。

    傻瓜才会和这种傻龙对上。

    一连几天,其他人终于陆陆续续回来。

    当初他们不知道俞荔怎么失踪的,除了让魔界的各个魔境的主人派魔兵寻找外,他们也没有歇着,跟着到处找。

    得到消息后,也花了些时间才回来到。

    米老太爷看到魔龙时,也是一阵惊奇。

    找了个时间,米老太爷告诉俞荔,“当初褚撷第一次来到人类世界时,我碰巧遇到他,知道他的来历后,便和他签定了份协议,为他置办人类的身份证明,并封住他身上的魔气,让他变成一个正常的人类……”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都看不出褚撷真正身份的原因。

    不过米老太爷也不知道,原来褚撷的真身是魔龙,直到现在,他终于明白当时褚撷第一次来到人类世界时,为什么给他的感觉那般可怕。既然无法杀死,也无法驱赶,又不能确定他来人类世界的目的,只能顺势而为,暗中监督观察。

    幸好,后来知道褚撷和俞荔在一起后,米老太爷才确定他对人类世界并没有威胁。

    既然魔龙就是褚撷,那也不需要再走罗塞阿斯一趟。

    如此,江郁龄他们便打算离开魔界回人类世界。

    “你要留下来?”江郁龄问,脸上一片了然之色,“为了他?”

    俞荔嗯一声,“他现在这样子,并不适合回人类世界,我想等他恢复后再回去。我姑婆那边,就麻烦你去和她说一声。”

    这个倒没问题。

    江郁龄点头,问道:“如果他一直这样子呢?”不能恢复记忆,也无法变成人形,难道她要一直守在魔界?

    俞荔笑了下,“那我就等他恢复。”

    江郁龄看她许久,以己度人,知道她的选择,便没有哆嗦,拥抱她一下,说道:“如果有什么麻烦,尽管来找我。”

    俞荔嗯一声,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江郁龄一群人很快就离开魔界。

    离开之前,加西亚十分周到地送了他们很多魔界的特产当手信带回去,都是人类世界中极为罕见的东西,可谓是大出血。不过扭头看了一眼魔龙和俞荔时,加西亚又觉得是值得的,有这两位在,他敢不周到吗?

    俞荔亲自打开一条稳定的通道,将他们送走。

    其他古魔和乐正爵留下来。

    乐正爵打算先去雷纳多尔转一圈,然后再直接从雷纳多尔的通道回华国西北。他的雷纳多尔旅游业正在建设,估计再过几个月,就可以开业了。

    乐正爵离开后,俞荔也打算回罗塞阿斯。

    不过这次并不是只有他们,还有其他的魔族同行,其中就有加西亚友情赞助的魔族建筑队和威瑟这个装修队的包工头。

    既然打算和魔龙一起回罗塞阿斯,当然不能一直住湖边和龙穴,好歹得有个房子吧?

    既然都要建房子了,那不如直接建座城吧。

    既然都要建城,那不如直接开发罗塞阿斯吧……

    梅利尔这个创建了梅利尔城的古魔非常有经验地为他们谋划,并且出人出力出钱,一副要将罗塞阿斯城建起来的雄心壮志的模样。

    俞荔怀疑地问:“你这么热心做什么?”大概是被梅利尔算计多了,不管梅利尔做什么,她都怀疑他有什么阴谋,忍不住就想揍他。

    梅利尔瘫着脸,“等罗塞阿斯城建起来,你们对中央城也不感兴趣了。”

    所以,这是杜绝他们来抢中央城吗?

    加西亚感动得泪眼汪汪,他这中央城的城主之位还没坐腻,希望一直当下去,真的好害怕自己这城主被其他魔族赶下台。

    俞荔明白后,便没管他,接受了梅利尔的投资。

    于是,俞荔带着一群魔族浩浩荡荡地回罗塞阿斯。

    一直赖在中央城的阿奇博尔德也跟着一起去。

    他饶有兴趣地说:“自从魔界分裂后,我还没去过罗塞阿斯,不知道它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荒无人烟,连个魔族都没有。”说到这里,他嫌弃地看了一眼魔龙,“当年这家伙将所有投靠他的魔族都赶走,导致罗塞阿斯偌大的地方硬生生的变成荒山野岭,可惜那么富饶的地盘……”

    一路上,他叨叨叨地说奥菲尼克是个多么没魔情味的魔族,并且得到了好几个古魔的认同。

    和魔龙同一个时期的古魔对魔龙当年的行为都是恨铁不成钢,要是他积极点,现在魔界连魔王都有了。

    俞荔轻飘飘地看他一眼,“我觉得他这样挺好的!你既然要跟去,记得要出点伙食费和住宿费啊,罗塞阿斯正在建设,穷得紧,恕不接受吃白食的。”

    听到她的维护,魔龙高兴得差点在半空中表演花式旋转。

    阿奇博尔德嘴角微抽,一脸不忍睹目,直到现在,他仍是没办法直视魔龙傻乎乎的模样,果然爱情使魔盲目又傻气,幸好他只喜欢养小可爱,不想谈恋爱。

    最后,阿奇博尔德大方地给了一堆宝石当住宿费和伙食费,并且成为建设罗塞阿斯城的一员。

    阿奇博尔德一脸懵逼,为什么他也要一起建设罗塞阿斯?

    他不是过来做生意的吗?

    远远的,俞荔就看到那显眼的石林。

    经威瑟他们解释,才知道这片石林正是隔绝罗塞阿斯和外界之地,要进入罗塞阿斯,必须翻过这一片地形复杂的石林。

    一群魔族刚翻过石林,就遇到一个拦路的魔族。

    这魔族是罗塞阿斯的守卫,同时也是罗塞阿斯中除了魔龙外唯一的魔族,他的职责是护卫罗塞阿斯,不允许任何魔族进入罗塞阿斯。

    “哟,格雷沙姆,好久不见。”阿奇博尔德笑着打招呼,“没想到这么多年,你还没死啊,多亏有你在,否则这些年我们怎么可能一直找不到罗塞阿斯。”

    这话听着是夸奖,但怎么听着不是滋味。

    格雷沙姆看了看这群魔族,目光落到坐在魔龙背上的俞荔身上,张嘴道:“这位是夫……”

    话还没说完,就被阿奇博尔德捂住嘴,将他拉到一旁,和他嘀咕起来。

    格雷沙姆那张忠犬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你要我瞒着大人?为什么?”

    阿奇博尔德又和他嘀咕几句,格雷沙姆脸上的神色变幻不定,最后变得沉痛,看向魔龙的目光十分痛惜,痛苦地说:“我明白了,为了大人,我会守口如瓶的!”

    俞荔看得一阵无语,这个长着一脸忠犬样的守卫魔族到底脑补了什么?

    只有魔龙一点也不关心这些魔族,只要没人拆散他和俞荔,其他咋样都无所谓。

    在格雷沙姆的带领下,一群魔族翻过石林,终于进入罗塞阿斯。

    接着,他们考查过罗塞阿斯后,选定建设都城的地址,便展开罗塞阿斯城的建设。

    俞荔和魔龙则重新回到悬崖下。

    经过格雷沙姆解释,如今俞荔也知道这悬崖下的情况,听说寻常魔族无法靠近这里,这地方也是魔龙的地盘,罗塞阿斯主人才能涉足之地,也知道原来罗塞阿斯已经换了主人,她现在是罗塞阿斯的主人。

    对此,梅利尔他们是震惊的,看向魔龙的目光更像看个傻瓜。

    连自己的地盘都能当聘礼送出去,变得身无分文,没比他更傻的龙,以后难道要当个小白脸让老婆养吗?

    傻龙才不管其他魔族的反应,每日跟着俞荔,问她什么时候找褚撷离婚。

    明明回中央城是为离婚的,可后来她的娘家人都离开,也没见她找那褚撷离婚,魔龙十分不开心,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个小三,没有个正名。

    俞荔淡定地说:“我也想离婚啊,但某个蠢男人自己没办法签字,我怎么办?”

    魔龙蠢乎乎地看着她,思索着怎么让那个叫褚撷的魔族签离婚协议才行。

    今天魔龙依然走在坑自己的路上。

    ***

    俞荔在魔界待了十年。

    十年时间,在魔界诸位领主的帮助下,繁华而神奇的罗塞阿斯城终于建立。

    说它繁华,因为罗塞阿斯城已经成为整个魔界的中心城市,所有魔境的主人都将它当成最神圣之地,毕竟这里有一头魔龙坐镇,连魔兽都不敢侵扰;说它神奇,则是因为它已经通了电,并且正在准备拉网线。

    没有网络的魔生是不完整的,肥宅的魔生才是快乐的。

    俞荔决定要建一个现代互联网城市,为此不惜投入大量的资金,并联系江大小姐、奚展王和乐正王一起研究如何将人类世界的网络拉到魔界,展开人类世界和魔界的友好交流。

    为此,俞荔每天都忙得十分充实快乐。

    只有魔龙不快乐。

    不快乐的魔龙恹恹的,发现最近俞荔连拿魔剑抽自己的兴趣都没有了,觉得这事十分严峻,难道外面有什么野男人勾搭走了他的小荔枝?还是那个叫褚撷的野男魔出现了?

    傻龙心中瞬间升起一股危机感。

    ***

    为了罗塞阿斯城,俞荔忙得脚不沾地,等她终于抽出时间休息一会儿时,突然发现一直跟在她身边,怎么赶都赶不走的魔龙不见了。

    她的脸色微变,问了很多魔兵都没见到他,便去找罗塞阿斯的守卫格雷沙姆,发现格雷沙姆也没见过魔龙后,俞荔终于忍不住慌起来。

    十年前失去的恐惧再次攫住她的心脏,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跌跌撞撞地四处找魔龙,然而找遍整个罗塞阿斯,仍是没有找到他。

    那一刻,她几乎要绝望了。

    得到消息的阿奇博尔德等魔族也赶到罗塞阿斯,他们聚到一起,也是脸色凝重,担心魔龙出事。如今他们都知道,魔龙和米奈斯之碑是一体的,只要魔龙在,米奈斯之碑就没事,魔界也不会出事。

    魔龙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原本以为有俞荔这个拴狗绳在,魔龙绝对不会离开,哪知道还是出事。

    他们也跟着找了许久,一直没见到魔龙,心头越发的焦躁,甚至有魔族忍不住开始悲观起来,以为魔界又要分裂,再次变成一块块魔境消失在其他空间里。

    最后,还是梅利尔若有所思地说:“我们好像还有一个地方没找。”

    “什么地方?”众魔纷纷问。

    “米奈斯之碑的镇碑之地。”

    听罢,所有魔族眼神一亮,然后又忍不住摇头,阿奇博尔德苦笑道:“不行,米奈斯之碑的力量太强大,当年它变成碎片时,我们都无法靠近只能尽量镇压,何况是现在。”

    梅利尔笑了笑,看向俞荔,“我们确实不行,但安妮塔可以。”

    俞荔坐在那里,迎着所有人的视线,默默地起身。

    俞荔回到很久没有回去过的悬崖下。

    悬崖下的那面湖泊之下,便是米奈斯之碑的镇碑之地,这地方除了魔龙和她外,没有其他魔族可以涉足。

    阿奇博尔德他们将她送到崖悬边,便止步在那里。

    看着面前的湖泊,俞荔深吸了口气,然后走进湖里。

    沉入湖里时,她以为自己会窒息,然而她很快就发现,湖水不仅没有阻止她,反而让她能自由地在湖中活动,并没有呼吸困难的感觉,让她一路顺畅地沉入到湖底。

    湖底很黑,偶尔可以看到一些发光的鱼安静地游过。

    俞荔一路向前,不知走了多久,终于见到湖的深处,那巨大的魔碑。

    如曾经在雷纳多尔时所见,魔碑安静地伫立在黑暗的湖心深处,肃穆庄重,黑色的碑面上是青色的光汇成的文字。

    当看到碑上的文字时,她突然泪流满面。

    她走过去,轻轻地抚着碑面上的字,轻声说:“褚撷,你该醒来了。”

    魔碑上的青光微微颤动了下。

    “对不起,奥菲尼克,我一直不知道,原来你就是……米奈斯之碑。”

    随着她的眼泪滑落,魔碑突然绽放明亮的光华,照亮黑暗的湖底,光华所过之处,水波涌动,俞荔差点被那掀起的水压推挤出去。

    魔碑的光慢慢地消失,当最后一道光华消失,魔碑也失去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悬浮在黑暗中的男人。

    男人黑色的长发如海藻般飘荡在湖水中,他睁开一双冰蓝色的眼睛,温柔地凝视她。

    “小荔枝,我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完结啦!

    完结后还有番外,番外会有后续补充,不用担心啦=v=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