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4章 正文完

作者:暴躁的螃蟹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陈鱼感觉自己的手脚都在发冷, 她踉跄着扑倒在吴老的身边, 颤抖着手有些不敢去触碰地上瘫软的身体。

    “老头?”陈鱼带着哭腔的声音里满是恐惧。

    “还没死呢。”吴老忽然翻了个身,自己从地上坐了起来。

    “老头!”陈鱼见状更是惊喜异常,又哭又笑的抱怨道,“你吓死我了。”

    站在陈鱼身后的楼铭看了一眼吴老的状况,眉头蹙了蹙, 想要说什么,但是看到陈鱼惊喜的样子最终只是抿了抿唇,什么都没说。

    “哭了?”吴老虚弱的笑了笑, “上次见你哭还是你上小学的时候,我吓唬你不让你读书。”

    “你还有心情说这些,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带你回去休息。”虽然老头身上似乎没什么外伤, 但是脸色惨白的吓人,陈鱼不放心。

    “不用这么麻烦了。”吴老阻止陈鱼道,“一会儿勾魂鬼差就该来了。”

    陈鱼扶着吴老的动作一僵, 她不可置信的转头看向吴老:“你说什么?”

    “施施。”楼铭见情形不对, 伸手虚按住陈鱼的肩膀。

    “什么鬼差?”陈鱼动也不动, 定定的看着自家爷爷。

    “别骗自己了, 你应该察觉得到,我身上的生气已经在流失了。”吴老叹息道。

    “不怕, 我有禁术,我帮你把生气抢回来。”陈鱼说着就要调动灵力,只是她的法诀才刚捏出一个雏形, 就被楼铭伸手挡下了。

    “三哥?”陈鱼不解的回头。

    楼铭的眼里满是心疼,但仍然摇头说道:“没用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没用。”陈鱼甩开楼铭的手固执的要使用禁术。

    “丫头,别白费力气了,没用的。”吴老叹息道,“玄冥净煞诀你也见过,什么代价你很清楚不是吗?”

    “你还好意思提玄冥净煞诀,你之前怎么答应我的,你答应我不会用的,你答应我不会去做孤胆英雄的,这里这么多天师,为什么偏偏是你出事。”陈鱼愤怒的质问着,一边说一边不受控制的流眼泪。

    围在四周的众位大佬看见生气正在渐渐流逝的吴老,又看见陈鱼伤心欲绝的模样都不自觉地面露戚色,神情悲怆。

    “爷爷不是在做英雄,爷爷是在报仇。”吴老说道报仇两个字,脸上露出了愉悦的神情,“我等了二十年了,本以为再也没这个机会了。”

    “什么?”陈鱼有些不解。

    “吴礼,你还没有忘记苗苗。”严崇明第一次没有和吴老针锋相对语气平和的问道。

    “混账,咳咳……苗苗也是你能叫的吗?”仿佛被触到了逆鳞一般,吴老气点从地上跳起来。

    “你……”严崇明条件反射的又要怼回去,不过考虑到吴老现在是个将死之人,于是憋了憋忍住了。

    “苗苗是谁?”陈鱼疑惑的问道。

    “你奶奶。”吴老回答道。

    “不要脸。”严崇明最终还是没忍住,不管什么时候,吴礼这老小子还是这么不要脸。

    “严崇明,你欠收拾是吧。”吴老靠在陈鱼身上,抬起手指着严崇明骂道,要是胡子还在,陈鱼觉得胡子一定会翘起来。

    “呵……你现在有那个本事吗?”严崇明毫不犹豫的嘲讽回去。

    “你……”吴老一想这老小子趁着自己快死了欺负自己,他吴礼是那么好欺负的吗?这辈子除了苗苗和他哪个讨人厌的师尊谁敢欺负他,“丫头,记住这个老小子,以后看见他孙子孙女,给我狠狠的欺负。”

    “你……”这回轮到严崇明气的浑身颤抖了,尼玛,他那两个孙子孙女加起来也不是吴老头孙女的对手啊。

    自己一辈子打不过吴老头,到头来孙子辈也打不过对方的孙女,简直要呕死。

    “……”众位刚刚还在悲伤的大佬,集体沉默了,真是忽然觉得好欢乐怎么回事?

    “哟,气氛挺欢乐吗?我就说你这老小子死的时候,周遭的人一定会拍手欢庆。”突兀响起的声音伴随着一股熟悉的阴寒之气出现在青芒山上。

    众大佬转头看去,看见来人的时候,纷纷躬身一礼:“牛尊者,马尊者。”

    来人赫然是地府鼎鼎大名名的牛头马面勾魂二人组。

    “为什么是你们两个?”吴老吓的面无人色,虽然他现在也没什么人色就对了。

    “呵呵……我们从二十年前就预定了你的魂魄。”牛尊者冷笑着晃了晃手里的斧头。

    “呵呵……半个小时前,我们在生死簿上看到你的死期,激动的休假都取消了。”马尊者狞笑着抖了抖手里的锁链。

    陈鱼见牛头马面神情不善,立刻横身挡在自家爷爷身前。

    牛头马面一挑眉,问道:“吴老头的徒弟?”

    “是又怎样?”陈鱼回到。

    一段不怎么美好的记忆骤然被勾起,牛头马面脸上的表情更恐怖了:“你再拦着,我连你的魂一块勾走。”

    “有本事你就来勾!”陈鱼杏眼圆睁,灵力一动,招魂铃和罗盘同时飘飞了过来。

    “行,不愧是洛山派的。”牛尊者周身的气场一变,一股恐怖摄人的阴气骤然凝聚。

    吴老见牛头马面真的要动手,顿时急了,刚要出声制止,就见一直安静站在陈鱼身旁的楼铭忽然往前走了一步,轻轻一带,把陈鱼挡在了身后。

    牛头马面看见楼铭的瞬间都是一愣,两人对视了一眼,默默的收敛了身上的气势。

    尼玛这家伙是个有后台的。

    “三哥,你为什么拦着我。”陈鱼有些责怪的看向楼铭。

    楼铭无奈的摇了摇头,因为阻挠地府勾魂是大罪,而且你也打不过牛头马面:“爷爷还要跟他们去地府,不要得罪他们。”

    “可是他们明显对爷爷不怀好意。”陈鱼当然知道不能得罪勾魂鬼差,因为人终有一死,死后都要魂归地府,所以宁愿得罪活人也不能得罪鬼差,但是……陈鱼看见他们对吴老的态度怎么都忍不住。

    “没事的。”楼铭安抚道,“爷爷有灭杀旱魃的功德,鬼差不敢对他怎么样的。”

    对啊,爷爷有大功德在身,陈鱼随即放松下来。

    吴老偷偷的打量了一眼自家孙女的神情,见她神色放松,应该是想通了,于是忍不住朝牛头马面说道:“牛兄马兄,我们走吧。”

    听到爷爷的话,陈鱼刚刚放松下来的神情又是一怔,刚才的一阵插科打诨竟然让她差点忘记爷爷马上要去世的事情。

    “别难过,爷爷只是换了一个地方生活而已,如果你想看他,可以去地府。”楼铭适时安慰道。

    陈鱼想了想,知道吴老的事情已经回天乏术,而且楼铭说的对,相见爷爷了自己还可以去地府,还可以找向南打听爷爷的事情。

    “急什么,时间还没到呢。”牛头马面抱着胳膊一点不着急的站在一边。

    “时间就是金钱,浪费了多不好,你们勾勾魂,我这就跟你们回去。”吴老劝说道。

    “不急,不急,你这不是还没死吗?等你死透了我再勾魂不迟,你还可以和周围的亲人交代交代遗言。”牛头马面特别“贴心”的说道。

    “没什么可交代的,我们走吧。”

    “不急,还有不少时间呢。”

    这活人要死,鬼差死活不勾魂的发展是什么神展开?众人一头雾水的看着。

    “你们故意的吧。”吴老难受的蹙了蹙眉。

    “是啊。”牛尊者特别坦荡的承认了。

    “你现在很难受吧,我要是勾魂,你就没知觉了,想逃避痛苦?想得倒美。”马尊者直接连原因都说了,“你放心,你不断气,我绝对不勾魂,让你活到最后一分一分一秒。”

    “你们实在是太歹毒了。”吴老气的破口大骂。

    “我们按章办事,不要血口喷人,有本事你自己拿把刀抹脖子啊。”牛头马面回道。

    “……”虽然很惨,但是众大佬实在是想给牛头马面点个赞:干的漂亮。

    陈鱼看不下去了:“爷爷,我给你勾魂。”

    “想不到啊,你吴老头最后死在自己孙女手里。”牛头马面见陈鱼要动手,忍不住在一旁凉凉的说道。

    陈鱼动作一僵,下不去手了。

    楼铭握住陈鱼的手,无声的安抚着,心里对眼前这么一幕也是哭笑不得,怎么就发展成这样了。

    “行,你们给我等着。”吴老干脆放弃在挣扎了,坐在原地,忍着痛苦,等待死亡。

    第一次,众人又想某人快点死,又想某人晚点死,真是太纠结了。

    终于在挺了五分钟之后,吴老的魂魄面如菜色的飘出了体内。

    “走吧。”马尊者拿着锁链就要去栓吴老的魂魄。

    “等会儿。”吴老嘚瑟的看着牛头马面说道,“给你们展示展示。”

    展示什么?

    就在众人集体疑惑的时候,一阵刺眼的夺目金光自吴老的灵魂内散发而出,那是……功德之光。

    牛头马面嘴角一阵抽搐,毫不客气的一锁链套了上去,拖着吴老就进了鬼门关。

    “爷爷!”陈鱼一急就要去追。

    楼铭拉住陈鱼安抚道:“我不是说过了吗?爷爷有灭杀旱魃的大功德,地府不会为难他的。你现在灵力不稳,不适合去地府,等灵力恢复了,我陪你一起去看他。”

    “嗯。”陈鱼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能灵魂离体进入地府。

    吴老的魂魄跟着牛头马面去了地府,不管刚才是怎样的一场闹剧,众人还是好好的把吴老的身体收敛了。

    陈鱼把吴老的身体火化之后带回了青木省大木村,洒在了小时候吴老常常带她去玩的一处山谷里。

    “你小时候经常在这里玩?”楼铭看着满是鲜花的幽静山谷记忆忍不住有些错乱,因为这座山谷的模样和记忆力凤洛和青灵定情的山谷很像。

    “嗯。”陈鱼把吴老的骨灰盒埋在一从花木之下说道,“以前爷爷心情不好了就会来这里发呆。小时候我不懂,长大之后我问爷爷,爷爷也不肯说,只是说等他以后去世了,就让我把他的骨灰撒在这里。”

    楼铭看了看陈鱼洒落骨灰的那一片草地,端详了片刻之后,若有所思的说道:“也许是因为,这里有爷爷的故人。”

    “故人?”陈鱼不解。

    “这里的花草都比别处有灵性。”楼铭问道,“你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

    “因为这里灵气充沛?”陈鱼说道。

    “小楼的灵气比这里浓郁多了,但是花草却没有这里的灵性。”楼铭笑着摇头。

    “那是为什么?”

    “听说过妖怪吗?”楼铭问。

    “黄鼠狼那样的精怪吗?”陈鱼只听说过狐仙和黄鼠狼。

    “不是。”楼铭摇头道,“如今的黄鼠狼和狐仙都不能修炼成人形,想要外出活动只能俯身在人身上。但是在很早之前,万物皆有灵,若是诚心,又得天时地利,草木皆可成人。”

    ==

    吴老被牛头马面拉扯着过了鬼门关,一路往冥王府走去。

    要去冥王府需度过忘川,忘川之上有奈何桥。

    奈何桥上有一个扎着两条辫子的小姑娘。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螃蟹:没到结局我就卡文,先发上来 ,我还要回头修一下。之后会有几篇番外,不过应该不会日更了,暂定隔日更。

    ----

    吴老挣脱开牛头马面的锁魂链跑到姑娘面前:“苗……苗苗……”

    姑娘见着满脸褶子的吴老忽然笑了:“你都老成这样了?”

    吴老一个转身,变成了吴少年(还好死了可以变回年轻状态。)姑娘:我等了你好久。

    吴少年心疼的落下泪来。

    姑娘:你来了,我就去投胎了。

    吴少年一个激动跟着姑娘就要一起去投胎,身后被牛头马面死死拽住:“冥王要见你!!”

    吴少年:放开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