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78章 番外2(秦长生立功归来)

作者:湘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嘉兴十五年入秋,绥州城与西夏边关战乱结束,这一次战役中,立功者多是年轻将领,其中擒杀对方将领的正是年及弱冠之年的秦长生。

    秦长生立了大功的战迹传入京城,离帝召他入京封赏。

    两个月后,绥州将士凯旋归来,秦家与于家人早早的在城门处等着,当看到归来的年青将领,城门处的百姓已经欢呼声传来。

    秦家几个儿媳妇陪在俞氏身边,正在观望,而几个儿媳妇身边跟着的正是秦家晚辈。

    大房的秦长钰是里头几兄妹间最大的,这会儿被弟弟妹妹们包围着,二房大姑娘秦惠玲长得是婷婷玉立,一张白净的小脸上满是欢喜的问道:“二哥,大哥怎么还没有看到,眼瞅着队伍都要进来了。”

    正在秦惠玲问着的时候,前头领路的几位年青将领中,秦长生为首,那挺拔的身姿在人群里如鹤立鸡群,秦家晚辈们瞧见,都忍不住高呼起来,“大哥,这儿,看这儿,大哥,你快看这儿。”

    齐声喊着,然而却被百姓的欢呼声给掩盖。

    而秦长生却是心有灵犀,忽然转头看来,看到秦家人,他原本冷肃的脸上忽然染上笑容,要知道一向少笑的英勇将士笑起来是多么的迷人,满京城少女的芳心都被他勾走了,有不少少女害羞的将手中早已经准备好的花朝秦长生丢了去,一时间秦长生被众人的鲜花给砸中,引来百姓的笑语。

    这就好比新科状元游街时受百姓喜爱是一样的道理,谁身上砸的花多,谁就是最受欢迎的。

    有两枝花砸中他的发髻,他伸手去摸,最后犹豫着没有取下,可把那两位少女给羞红了脸。

    “看到了么?秦将军没有拒绝,带上我的花了。”

    “对啊,他带上了我的花了,我太开心了,这是我这一辈子最开心的时刻。”

    秦长生听到人群里这两位小姑子说的话,不由得朝两人看去一眼,两位少女吓得转身躲长辈身后,惹得周围的少女一片嫉妒。

    跟着长长的队伍来到宫门处,直到他们入宫受赏。

    于书燕怕婆母受累,于是与几位妯娌一同陪着婆母要回去,小辈却是不肯走,非要留下来等着大哥,大哥最是英勇,他们要陪着大哥一同回家。

    几位长辈也只好由着他们,左右都长大了,于是吩咐秦长钰照顾好弟弟妹妹,几位长辈便上了马车回去了。

    十五年的时光,秦家二房吕氏第一胎生下女儿后,后来才过了一年多就怀上了第二胎没想又生下的是女儿,之后就不曾再怀上了,一向想着要生个儿子的吕氏一直不能如愿,如今心思也只好淡了。

    而秦家三房史氏接连生下两个儿子,一直想要个女儿总不能如愿。

    秦家四房于书燕,倒是巧了,生下长满后,没过两年怀上了双胞胎,生下一对兄妹,便是秦长溢与秦惠媛,终于有了一个女儿,完满了。

    如今秦家六个孙子,三个孙女,吕氏虽没有儿子,两个女儿却是被几个兄弟宠成宝贝,在外头谁要是敢欺负秦家的三个姐妹,那几个大哥可都厉害着,还有两个弟弟也是不弱的,总之这秦家三朵金花,一般人不敢得罪,尤其如今秦家还出一个英勇善战的秦长生,谁敢得罪去,依着秦长生小时候就护短的脾气,京城纨绔子弟都不敢欺负。

    便是太子也不敢多说半句的,太子周广嗣的伴读正是秦丞相的小儿子秦长溢,这家伙也是极为护短的,生怕秦家姐妹受委屈的,便是太子多看三姐妹一眼,就觉得太子心怀不轨,周广嗣都怕了他,只要有三姐妹在的地方,他就赶紧走。

    太子殿下都要避让的人,谁敢惹去。

    这会儿八个秦家晚辈等在宫门处,心中焦急的不行,虽说这外头还有百姓不曾离开,可是他们也不想挤在这儿了。

    于是秦家大姑娘秦惠玲看向秦长溢,“弟弟,可有法子咱们一同入宫去。”

    “都入宫?”

    秦长溢有些惊讶。

    他是太子伴读,要入宫是可以的,只是他们八兄妹这样进去,会不会不妥当,而且太子也直接说了,最是怕秦家三姐妹,有三姐妹在的地方,他是不会在的。

    “溢弟,求你了,好不好?”

    秦惠娟与秦惠媛都看向他,那白净的小脸上,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不知道多可怜,也只有在秦家几兄弟面前觉得特别的可爱可怜心疼,放在旁的贵女在,一定会发现三姐妹这是又起什么心思了。

    秦长溢看着自家妹妹眼里那要落不落的眼泪,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原则,同意了,“我带你们入宫,但我们得以进去见太子的名义,不然咱们入不了宫门。”

    几人高兴的笑了。

    于是秦长溢出现,亮出东宫的令牌,于是轻轻松松的带着兄弟姐妹们入宫了。

    因为是去东宫见太子,于是往东宫去。

    到了东宫殿前,几兄弟相继坐在交椅中。

    太子听说长溢来了,一身白衣便服就匆匆赶了过来,当踏入殿前看到的秦家几兄妹,他脚步一顿。

    尤其是秦家三姐妹当中的秦惠媛看过来时,周广嗣是下意识的想离开的,这小姑子以前欺负过他,虽然他比这小姑子大了三岁,也不是打不过她,反正周广嗣就是怕她。

    周广嗣要走被秦长溢拉住,“殿下,别走,我们今个儿来不是来看你的,是来见我大哥的,可是大哥在御书房里受赏,我们进不去。”

    “你们要去御书房?”

    周广嗣面色一变。

    秦家几兄妹齐刷刷点头,周广嗣居然没有一口气拒绝,却是犹豫起来。

    十二岁的秦惠媛快上两步走了过来,她受静安姑姑的教导,倒是向周广嗣行了一礼,很是规矩,不过平时私下见面可没少欺负周广嗣。

    周广嗣莫名受她这一礼还有些担心,她呆会会不会又生气?

    “殿下,带我们去御书房呗,我们都不知道御书房是什么样子,还有皇上伯伯是不是很威武,是不是很严肃?御书房是不是金壁辉煌?”

    一连串问题,那声音如出谷黄莺,好听极了。

    周广嗣不由呆了呆,秦长溢立即反应过来,“殿下,这是我妹子,她才十二岁,你不可乱想。”

    周广嗣脸红透了,他的眼神赶快从秦惠媛身上移开,好像看她一眼就烫人似的。

    “我……我带你们去就是。”

    十五岁的周广嗣原本是不愿意的,一想到呆会父皇问他的学业,他就头痛的很,可是一对上小姑子的眼神,似乎挺可怜的,还是同意了吧。

    于是周广嗣带着几人往御书房去了。

    御书房内,离帝周寅给几位年青的将领嘉奖,秦长生擒杀对方将领,功劳更大,当周寅问他要什么奖赏时,他红着脸向皇上求婚旨,他要娶嘉乐公主为妻,嘉乐公主才十三岁……

    周寅都呆了呆,他家女儿才十三岁,他已及弱冠之年,这野心……

    嘉乐公主长得极像她母亲杨氏,特别的文静,当年秦长生爱逃学,不喜欢读书,十七岁那年陪长辈出门上香,自打那一次看到了嘉乐公主的真容,便动了心,他那时不懂,对喜欢的人,他不是去疼爱,却是常常欺负她,嘉乐公主哭了几回。

    皇后与他四叔母是手帕交,就算秦长生欺负了嘉乐公主,也无人责备他,之后嘉乐公主一看到秦长生就绕路走,如今长到十三岁,越来越好看,也像个小姑娘家了,秦长生生怕自己再出外打仗两年,待公主及笄时就被人抢了,所以这一次乘着立了功,先将媳妇定下来,再等上几年成婚,他都放心了。

    周寅也没有想到自家女儿十三岁就被人掂记,这会儿看秦长生就有点儿不爽了。

    正好此时,几个晚辈从外殿进来,一听到里头有声音,便都躲在柱子后,周寅练过功的人,自是耳尖,他朝外头看去一眼,看到一片衣角,他觉得头痛,捏了捏眉心,正好有怒火,于是喝问道:“可是广嗣在那儿?”

    周广嗣才进来就被点了名,而且父皇这语气不好,他这要挨罚了,于是他们一伙人不得不现了身。

    周寅原本以为只是太子,没想一出来就出来一窝。

    几位年青的将士回头一看,尤其是跪着的秦长生,一看到弟弟妹妹们,他面色大惊,“钰哥儿怎么将他们都带来了?”

    秦长钰摸了摸鼻子,看向秦家三姐妹,反正三姐妹在,他们也无法抗拒。

    周寅此时在这一群孩子当中看到一张熟悉的脸,这不正是翻版的小于书燕?

    原来义妹小时候会是这模样的,周寅心情大好,朝秦惠媛召了召手。

    秦惠媛指了指自己,周寅点头。

    周广嗣以为父皇要惩罚她,于是豉起勇气上前一步说道:“父皇,皆是儿臣的错,是儿臣不该带他们过来的。”

    周寅看向儿子,他倒是好奇起来,儿子倒是护得紧呢。

    秦惠媛却是一点儿也不害怕,她快步上前,来到周寅面前。

    “你母亲叫什么名字?”

    “回皇帝伯伯的话,我母亲姓于,叫于书燕。”

    果然是义妹的女儿,长这么大,他感觉是一瞬间的事,时间过得真快,这孩子都长得婷婷玉立了,过几年也能找门亲事了吧。

    不由得周寅看向自家儿子,要是义妹的女儿能嫁给自己的儿子,是不是也完满了。

    周寅心思一起,于是从怀里拿出一块玉佩赏给了小姑娘,“这是朕赐给你的,你留好,以后谁要是欺负你,你就拿出来,他们就不敢了。”

    秦惠媛一听,连忙规矩的行了一礼,收了赏赐。

    周寅心情大好,感觉给自己找了个儿媳妇,收下玉佩就算是他们皇家的人了。

    一想到这儿,他看向儿子,瞧着儿子担心的模样,暗想,莫不是这小子也看中了这小姑娘?

    秦长生此时不合适宜的开口,“皇上,臣恳求皇上赐下婚旨。”

    一下子拉回周寅的注意,刚才还郁闷着这秦长生打他家十三岁女儿的主意,如今自己却打秦家才十二岁的小姑娘主意,再说长生若娶了公主,那太子就不好再娶秦家女儿了吧。

    周寅头痛。

    秦长生是固执的。

    周寅只好开口说道:“婚事向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此事且待朕与你父亲商量,同时也得问问公主可否乐意,朕听说你以前老欺负嘉乐公主?”

    秦长生一头黑线,要是有后悔药吃,他真的想回到初相识时,他一定做一个翩翩公子,绝不欺负她。

    于是此事暂时搁置,不过皇上这一次不但没有责备太子,还留这一群孩子在宫里用膳。

    凤宫,皇后杨氏看着这一群孩子,就问起长钰的情况,长钰从小到大是位神童,如今才十六岁的年纪,已经中了举,也是离国三杰之首,诗词在民间都传开了,早已经小有名气,瞧着将来必定成材。

    秦家孙辈中,老三秦长满虽说没有二哥会读书,但他能文能武,尤其有一张巧嘴,一般人说不过他,京城里的贵子都不敢与他争锋。

    至于三房的秦长伟,不像他大哥那样好武,却也小小年纪已中秀才功名,想来假以时日,也能成才出士,至于老五秦长谦,却是像极了史氏,他是几个小辈中最有钱的。

    秦长谦的钱不是从父母那儿弄来的,他总能想着法子弄到钱,前不久乘着乡试在即,将秦长钰平素练的习题全部拓写,全国售卖,赚了一笔大钱,如今挥金如土,家里长辈还不知道,秦家几兄妹没钱用就找老五要钱。

    除了秦长钰的习题,他还办了一个民间小报,效仿京城邸报,将京城里的一些律法变动,时事动态,拓写成小报,各地办点售卖,比京城邸报传到各州郡的时间还要准时,甚至更快,所以这民间小报可抢手了。

    瞧着老五每日游山玩水,逃课四处游荡,可是他却是京城贵子当中最有钱的人。

    这会儿杨氏一一问过几人的学业,待问到秦家老五秦长谦身上,他摸了摸后脑勺,只道:“最近赚了五万两银子正准备捐出去修路,不知这事儿算不算?”

    杨氏直摇头,这孩子,瞧着怕是不能强求了,不知被他父母知道后会不会有一顿打。

    “你是怎么赚到的银子?”

    杨氏问了一嘴。

    想看杨氏与周寅,于英改与蒋氏,太子周广嗣与秦惠媛,还有于书燕和秦楚的番外,可进扣!扣群里看,依玲爱爱妻酒溜酒妻依。

    秦长谦有些不敢说。

    正好此时皇上处理完政务过来,他在杨氏身边坐下,杨许宁看到皇上坐在自己身边,她还是会忍不住红了脸。

    自打杨氏嫁入宫中成为皇后,这后宫再没有添人,她身子不好,只生下一儿一女就不曾生了,没想皇上也没有打算再纳后宫多生几位皇子。

    这么多年过去,杨氏心头愧疚,皇上疼着她一个人,虽说平素看着平平淡淡,可是皇上却是极为护着她。

    周寅此时听到秦长谦说道:“我偷听到四叔做了首新诗,我便将四叔的所有诗词全部收集起来,印成了本,卖了五万两银子,我怕四叔责怪,所以打算以四叔的名义将钱捐出来修路。”

    合着是被迫捐的钱。

    周寅有点想教育一下这孩子是怎么回事,没想秦长谦接着说道:“我听说四叔的诗词如同一盏明灯,能指导这些莘莘学子,而且我四叔的一些诗词中能看到朝中风向,乡试中举的人多了。”

    周寅真的想教育一下这孩子了。

    这时秦长满开了口,“五弟,那不如顺带将二哥的诗词也拓写了来售卖,到时又能卖五万两银子,咱们修座学院去。”

    周寅有些意外的看向秦长满。

    秦长谦觉得这提议不错,于是说道:“皇帝伯伯的诗词我也一并拓写了,到时我再卖五万两银子,就可以修两座学院。”

    秦长满一听,摇头,“皇帝伯伯的诗词那不只卖五万两银子。”

    周寅心都提起来了,他的诗只卖五万两?笑话,还是长满明事理。

    秦长满补充道:“可能卖六万两银子。”

    周寅差一点被自己口水呛到。

    一把如黄莺出谷的声音反驳道:“皇帝伯伯的诗不卖十万两银子,咱们不卖。”

    是秦惠媛开了口,周寅听了心头烫贴。

    于是一人一句讨论起来,说要修几座学院,秦长满算术不错,当场算出修学院的大概银两,还要找大儒,招学生。

    一时间全部讨论起来,最后秦长谦说道:“十间学院的话,那就将咱们夫子的诗词也抄录起来,不,我还打算定期给小报透露一点儿小道消息,比如京城四美是谁,杨州城四美又是谁,必定好卖。”

    秦长满不高兴了,“真庸俗,咱们不如写一个故事出来,关于我父亲与母亲的。”

    “那还有皇帝伯伯和皇后婶娘的故事。”

    秦长溢插了话。

    上头坐着的两长辈一直在考虑要先打谁一顿,最后秦长钰开了口,“谁都不准吵了,把老五手头的银子全部拿出来就是了,不准他游山玩水,大家都得好好读书。”

    周寅和杨氏终于吁了口气,还是这小小神童说话对路子,于是要打的手又放下了。

    “唉呀,我饿了,皇帝伯伯,可以开饭了么?”

    秦惠媛眨巴眨巴着漆黑的大眼睛看着周寅,周寅心都化了,立即叫人上菜。

    一场讨论终于结束,等到吃饭时,周寅才想起来,他开头是想打长谦的,倒是忘记了教训他一顿,这孩子满脑子生意经,要把弟妹带坏了,改日得与秦楚说说。

    不过看着这几个孩子吃得小嘴鼓鼓的,周寅将心头所想全忘了,感觉这饭菜也特别的香了,尤其看着准儿媳妇秦惠缓小姑娘,他又多吃了一碗。

    秦长生向皇上求婚旨一事传开,后来于书燕为此事特意入宫一趟,私下见了杨许宁,才知嘉乐公主居然同意了婚事,于是定了下来。

    至于太子殿下暗慕秦家最小妹妹秦惠媛的事,那可谓是追妻之路,其路漫漫修远兮,有得熬了。

    想看杨氏与周寅,于英改与蒋氏,太子周广嗣与秦惠媛,还有于书燕和秦楚的番外,可进扣!扣群里看,依玲爱爱妻酒溜酒妻依。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