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9章 龙腾四海 (7)

作者:一手消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斗了起来。这些人不讲道义,看为首那人打不过我,就叫了几十个人过来,结出战阵。我不想和他们计较,想赶紧离开。没想那临安城中还藏着一个玄武大阵,专克我们这些妖怪。我只好在城里东躲西藏,躲避阵法的攻击。”

    这番话不尽不实,白素贞和小青做了这么多年的姐妹,又如何能不知道她的脾性。只怕一开始想走的时候因为吃了点小亏,所以自己不想走非要报复,后头却是走不了了。只是这会儿白素贞没心思教训小青逞强,她的心神,全在玄武大阵上了。

    她师承黎山老母,师门传承不比小青这种山野妖怪。深知世间能以四圣兽来命名的阵法,必然都有其独到之处。再加上这玄武阵法能将小青这条修炼近千年的妖怪困在其中狼狈逃窜,白素贞立时察觉到这阵法不凡。

    “听说如今的皇上自幼拜在高人门下修道,因天赋出众青出于蓝。皇上登基后重用玄门中人,建立玄心正宗统管天下玄门术士,又亲手教导出锦绣三卫。铁甲卫出入沙场,平定天下,银甲卫守护皇城,金甲卫宿值内宫,保护天子和宗室皇族。且不提那玄心正宗门下之人如何道法出众,便是这三卫,因修炼武道,人人都有一身旺盛的气血。小青你今晚遇到的,怕就是银甲卫。”白素贞自语一番,又道:“那银甲卫统领乃是梁相国的独子梁连,自幼拜在皇上大师兄门下,算起来还是当今皇上的师侄,你败在他的手上,倒是不冤。”

    白素贞这话本是为安抚小青。她深知小青心气颇高,便想告诉小青梁连并非无名之辈,让小青不必郁郁。

    然而小青哪是肯吃亏认输的人,当下道:“若不是他用以多胜少,又用甚么鬼阵法压制了我,我哪会输给他!”

    “哎,小青,你切不可再有和他争锋的念头!”白素贞看她神色,忙告诫了两句,又自责道:“也是怪我,只想到临安城住的都是凡人,忘了如今情形大为不同。早知如此,倒不如我想法子找几个道友,借两件法宝给官人做脸就是了。”

    白素贞先前一心只想着许仙能够风光坐上三皇祖师会会首的位置,这会儿见小青吃了个亏,顿时意识到这盗宝的行为何其愚蠢,很可能会招惹来弥天大祸。她登时有了将宝贝还回去的心思。

    不过小青辛辛苦苦才将东西带走,为此还被人打伤,她哪里肯再把东西还回去。要知道她以前无事还跑去偷库银玩耍呢!

    “姐姐,过两日便是三皇祖师会的大宴了,匆匆忙忙的你上哪儿找人借法宝去。反正东西都已经偷了出来,不如咱们先用一用,好歹别让许官人丢了脸面。”小青眼见白素贞犹豫不定,眼珠一转又道:“大不了,大不了等三皇祖师会的聚会过来,我再将这四件宝贝还回去。”

    许仙在白素贞心中实在太重要。被小青这么一说,白素贞左右思量一番,想到不过是耽误几日的功夫,略一忖度,便答应了。

    然而正是这一犹豫,就出了大事!

    ——————————————————————————————————————————————————

    白素贞毕竟是妖,之前又一心在峨眉山清风洞苦修,不知人间世情。虽和许仙相恋后长进不少,本身又绝顶聪明,但对很多事情还是不甚了解。

    在她想来,如今的朝廷万邦来朝,每日都有各样的稀世奇珍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她只是借用几件不算出众的宝贝数日,之后完璧归还,也算不上甚么大事。然而她却未想过,这四件宝贝,哪怕再如何不起眼,朝廷也用不上,然而它们的身份都是外邦敬献给天子的贡品。贡品被盗,损害的乃是朝廷和天子的颜面。

    何况这些贡品还是使臣不远千里辛辛苦苦带来,希望能够讨得如今强大的神宋主国天子喜欢,以此保证他们弱小母国的安宁和兴盛。这些贡品寄托的是一个弱国所有人的希望,如今礼还没送出去,就被盗了。别说神宋朝廷上的大臣们如何觉得朝廷颜面受损,单是这些使臣们,便觉得如同天塌地陷一般,只觉无颜回去见父老乡亲了。

    使臣离乡背井,又本是弱小藩国而来,自然不敢到苏景面前闹腾,只得天天寻了礼部主管的官员哭诉。其中一件宝贝的原主乃是南海一唤琉璃的岛国,国土不过方圆千里,臣民不过十万,周遭强敌环伺。尤其右边有一名东樱岛国的,因国小人多,国中穷困,因此人人尚武,许多人都以盗匪为生,官府不仅不管束,还暗中鼓动资助这等行径。如今东樱国越发猖狂,屡屡对周边的岛国实行劫掠。若只是如此就罢了,东樱国还嗜杀成性,但凡遇到船只或侵占了哪个国家的城池,即便你献上金玉珠宝,东樱国也不会善待俘虏,只会将你以各种残忍的手段凌虐而死,或是干脆把你变成猪狗不如的奴隶。有鉴于此,东樱国周围的岛国整日过的战战兢兢,就连投降的心思都不敢生出来。

    这一次琉璃国派遣使臣携带国中重宝来朝拜神宋,正是因东樱国已有侵吞琉璃国的征兆、在看到以前那些邻国被东樱国吞并的下场后,琉璃国皇室以及重臣经过一番商议,觉得与其成为东樱国的亡国之奴,不如举国彻底并入神宋之内。神宋地大物博,兵强马壮,对待藩国尚且宽仁,若琉璃国彻底并入神宋疆域,想必更会厚待。有神宋撑腰,区区东樱国也就不值一提了。

    可谁想到,好不容易避开东樱国的耳目,千里迢迢带了重宝来到神宋京城,还没来得及将宝物献给天子,竟然就把宝物给丢了。

    这叫琉璃国的使臣如何受得了,想到家国被侵后家人的下场,那使臣哭了几日,两眼已哭出了血泪。

    礼部官员见他如此,心里也过意不去起来。这些年随着神宋强盛,来朝之国众多,他们也渐渐不将这些小国放在眼里起来。见多了贡品,他们更知道很多小国口中所说的奇珍异宝,其实在神宋不值一提。故而面对琉璃国使臣日日搅扰,礼部官员其实颇有些不奈。但见到使臣那两行血泪,官员忽然就想起如今的皇上尚未出世时,神宋积弱,竟然被周遭小国强索岁贡时的心酸和无奈……

    ‘罢了,国势衰弱,为臣者只能以卑躬屈膝于他国以求庇护。此等心酸,不弱于因家贫而令女于红尘逢迎卖笑以养父母。我又何苦为难他们。’

    官员心中感叹了几句,大发善心之下,以礼部名义写了奏折呈递御前。苏景批复后,令内侍将奏折转到刑部尚书手中。刑部尚书如何能不明白苏景的意思,当下把六扇门总管白凤铭叫来痛骂一顿,限令他七日之内必得破案。

    所谓有压力就有动力。有了顶头上司发话,白凤铭调集精锐,誓要破了此案。六扇门总管天下缉盗之事,一旦全力发动黑白两道的势力,消息自然源源不断传入京中。

    异宝本就罕见,难以仿制。何况白素贞为了许仙,把这几件宝贝堂而皇之摆在人前,任苏州百姓观赏。不过两日,消息就返回白凤铭耳中。

    白凤铭收到神鹰传回的消息时,还以为自己弄错了。敢偷盗贡品的贼当然胆大,但胆大到把赃物大大咧咧的摆出来给人观看这种地步,他还真是头一回遇到。

    不过他只管抓贼,也不需去理会盗贼的心思。得知宝物出现在三皇祖师会的集会上,他当即点起人马往苏州而来。他带的人马都是精锐,为方便追捕盗匪,个个都精通一两门遁术。自临安到苏州城,不过用了半日功夫,六扇门一行人就已到了。

    苏州知府陈伦早已收到公文,派人将白凤铭迎入府衙后,双方都是爽快人,略微寒暄几句,就说起公事。

    待白凤铭说完来历,陈伦立时有些傻眼道:“这,白总捕可是弄错了,这保安堂的东家许仙乃是苏州名医,手下活人无数,又岂会行这等贼盗之事。”

    说完见白凤铭脸色不渝,他心中打鼓下也不敢得罪这从京城来的六扇门总捕头。别看只是个捕头,但六扇门直属刑部,常有面见天子的机会,论起来,比他这个知府地位可高多了。

    只是他年过而立,之前却一直膝下无子。后来爱妻好不容易有了身孕,却又遭遇难产,差点一尸三命,却是许仙妙手回春,保住他妻儿性命,才能有如今合家欢乐的日子。再说许仙在苏州城内赠医施药,声明颇佳,于情于理,于公于私,他都不能相信许仙会犯下偷盗贡品的大罪,更不能就这么看着六扇门将人抓走。

    想了想,陈伦又道:“白总捕,许仙一介白面书生,手无缚鸡之力,这,他即便想偷盗贡品,怕是也无能为力啊。”

    “谁说偷贡品的是个男人?”白凤铭鄙夷一笑,哼道:“陈大人,我六扇门办事,若没有证据,是断不会随意出手。天子圣明,此等大案,莫非你以为我们还敢随意捉两个替死鬼交差了账不成?”

    见陈伦面色尴尬,白凤铭心知自己说到他心中所想,冷哼一声,倒也没去计较。毕竟是一州知府,今后办案说不定还有用得着的地方,何必把人得罪死了。

    他呷了一口茶,语气淡淡道:“陈大人,实不相瞒。这偷盗贡品的乃是一名武功高强且略同玄门术法的年轻女子,贡品失窃之日,这女子被银甲卫梁统领发现,两人还交了手,以梁统领的本事,竟然迟迟拿她不下。可知这女飞贼如何厉害。我得知贡品出现在苏州三皇祖师会的集会上,也颇为诧异,特意让手底下的人调查清楚,不要冤枉了好人。这一查之下,才知道许仙虽不通武艺,他的夫人和身边婢女小青却颇有几分厉害,许仙之妻白素贞还曾在高人门下学过法术。再说……”白凤铭笑了笑,看着陈伦道:“这贡品就摆在那儿,无论如何,许仙也说不上冤枉罢。”

    “啊,这……”陈伦一听这番话,心中也开始犹疑起来,当下再无法为许仙辩解,只得叹息一声,叫了知府衙门的捕快带路,去往三皇祖师会上抓人。

    这一次抓人却不似原来,白素贞事先得到消息,还能通知小青将宝物收起来。白凤铭等人丁点风声不露,直奔三皇祖师会集会之地,来了个人赃并获。小青带着白福等人虽然跑了,可宝物已被白凤铭找到。当下陈伦不敢亦不能再包庇许仙,除了将许仙捉拿外,还在白凤铭要求下发出悬赏通缉的布告,在苏州城内大肆搜捕保安堂之人。

    因偷盗贡品乃重罪,陈伦又按律给钱塘县令发去公文,作为许仙唯一在世的血亲,许娇容和李公辅夫妻也被抓捕入狱,听候审判。

    白素贞法力高强,想要走凭白凤铭等人自然拦不住她。只是她原本就是为报恩才堕入红尘之中,又对许仙感情深厚,偏偏两度连累许仙入狱,即便走脱,在清风洞中也是以泪洗面,愧疚自责之下竟然连道基都有崩溃之像了。

    这一日,小青自外面采了野果回来,又见白素贞满面愁容,又气又急的她将野果子摔了一地,冲进洞中道:“姐姐,我去将官人一家救出来,我就不信,一个刑部大牢,还能拦得住我?”

    “小青,你千万不可再冲动!”白素贞听了这话,忙喝了一句。

    她不通俗事,擅自让小青去京中偷盗贡品,害官人一家被抓入刑部大牢,原本就自责的厉害。要是再让小青去劫狱,只怕更是要害得官人一家永无重见天日的时候,到那时,她还有甚么颜面再见官人呢?

    小青跺了跺脚,“可是,可是姐姐你这样整天愁眉苦脸,又有甚么用,官人又不会被放出来。”

    “我……”白素贞娥眉轻蹙,苦涩道:“我也知道。但我们如今绝不能再用妖怪的办事行事。官人毕竟是人,就算我们劫狱把他救出来,他和姐姐姐夫一家也会一直被官府通缉,难道要他们和我们一样住在这清风洞里过一辈子不成?”

    “那又有甚么不行?”

    然而,小青虽然嘴硬,心里也明白,妖怪性命悠长,常常打坐修炼就是十年百年,住在山洞这毫无人烟的地方反而有益修行。可人却不同,人生短短数十年,要他们就这么在山洞过一辈子,怕是能把人逼疯了。

    小青气怒交加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该如何是好?”她越说越怒,“那个皇上也真是的,他皇宫里的宝物都堆成了山,我不过是拿了几件最不起眼的,他何必这样不依不饶!”

    “不许无礼!”白素贞呵斥了她一句。自从与白凤铭交过手,白素贞对苏景这当今天子的畏惧已一日胜过一日。她毕竟天资出众,冰雪聪明,很容易就能想到,连一个六扇门总部都能和她在武功招式上斗了个骑虎相当。那京城中的锦绣三卫,以及号称‘诛一切邪、除一切恶’的玄心正宗又该何等厉害。再说天子本身就有天道庇护,万法不侵,别说她们这种还没得道的小妖,便是天庭的神仙,若要对天子动手,也会被天道反噬。她眼下本就焦头烂额,又哪敢再让小青胡言乱语呢。

    小青吐了吐舌头,凑过去讨好的笑笑,“那姐姐,你到底想出办法没有?”

    白素贞拧眉道:“我这几天思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试一试。”

    “甚么办法?”小青急忙追问。

    “官人乃是凡人,我们只能依律办事。”

    “依律办事?”小青有些迷糊,猜度白素贞的意思,“姐姐是说我们去告御状?”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电力大检修,补上了,今天的晚点更

    其实我是不想写番外的,因为我想写的不能写,所以我觉得我如果写一些垃圾爱情宫斗去填充,就有点骗读者钱的意思了,我很了解你们,其实你们也不想看这个。毕竟大家都知道,我这小说一开始就不是冲着谈情说爱去的。但因为一些原因,我不得不写一些番外。我左思右想,决定把时空换到神话时代,这样限制可能少一点,我可以隐晦的借用一些东西表明我对一些东西的看法。大家如果看懂了,也不要讨论,对我这小说没什么好处,你们懂的。如果我笔力不够,亲们看不出来,那就看故事情节,看我自己心中的那个白蛇传。番外大概可能会有七八万字,把我在清朝这个时空没写的东西写一部分出来,然后就真的完结了。其实我想写武侠同人的哈哈哈,可是没有授权啊,而且我觉得不好意思写,那是侵权啊,也怕被举报被告……还是写神话故事最安全,因为么有人有版权,还是完全架空,我随便写!!

    PS:番外本来不想收钱的,但素我前面没有留下给番外的章节,单独建立新文很多读者可能找不到。所以我决定番外分成四个章节。每章我第一次更新一千多字,大家订阅后我再把章节内容补到两万字左右,这样大家就不用多花钱。最后今晚还有一更大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