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章……嗯……我喜欢霸气的小莲儿…… (4)

作者:炽小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看着自己,眨了眨眼道:“前辈你怎么了?”

    “你……”只是银霜老头一个字刚刚落下,就被另外一个无比嫌弃的声音打断了!

    “呸呸呸,难吃死了!”

    墨莲和银霜老头同时一愣,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在他们的注视之下轻易的来到他们的身边?!只是这个声音也太好听了吧,铜铃一般的清脆娃娃音,听得人心都酥了!

    “哼,吃货,让你别吃你不听,这个老头的力量一看就知道难吃,哪有娘亲的好!”又是一道截然不同的童音,只是这个声音中带着一种凌傲万物之上的超然之气,让人刚不由自主身躯僵硬臣服!

    但是墨莲的全部注意力都不在这种气息上,而是在那一句“娘亲”!

    天雷滚滚!

    她一个黄花大闺女怎么就又儿子了?!

    “是谁,出来!”

    墨莲猛然站起,开口道,明明想要教训这个小子一顿,只是话到嘴边却不由自主的温柔的下去,墨莲自己也是异常不解。

    而一旁的银霜老头则是双眸圆瞪呆若木鸡,那滑稽木楞的表情配上四周的仙器,着实可笑!

    而银霜老头会这个表情是因为他可是听到了,那声音来至于墨莲的小腹之中!

    小腹……

    娘亲……

    不好吃……

    该死!苍天大地!

    命运不会跟他们所有的掌控者开了一个这样的玩笑吧?!难道,昼殛命中注定不会折损于这神坠疆场之中?

    不可思议,要知道诞生一个神龙之主的继承人需要消耗多么多的能量和天道规则啊!而墨莲竟然做到了?!

    难以置信,如果不是事实摆在自己的眼前,银霜老头一定以为自己疯了才会做出这样的梦!

    墨莲见银霜老头意志盯着自己的肚子好像有仇一般,自己也风中凌乱了,不会吧?!

    &nb

    sp;“呵呵,娘亲你好可爱哦!”脆生生的女童生一下子拉回了墨莲的意识。

    “哼!你这个吃货,都是你!”男童有些愤怒,看样子本来是不想这么早出声的。

    半晌,她吞了吞口水用手摸了摸自己明显胖了一圈的小腹,她本来以为自己只是吃多了,却没想到自己是怀孕了?!

    这怎么可能!

    什时候坏的,这又是谁的孩子?!

    墨莲心中心乱如麻,而此时两双无形的小手抹上了墨莲的手掌,似乎在感应着她的温度!

    这种奇妙的血肉相连的感觉让墨莲心中方才涌起的混乱复杂的感情顿时消散一空!

    以为这种感觉实在太不可思议,甚至让她想要落下泪来,冥冥中,她似乎感受到了那一丝牵引!

    这跟她心中缺失的那一角有关么,跟那花开花落见入梦而来的人有关么?

    必定是的,否则她怎么会如此的欣喜,如此感触?

    是他,一定是他!

    看来,命运也无法将他们隔离,在她以为自己永远都找不到答案之际,给了自己一个如此巨大的惊喜。

    喜极而泣,墨莲的脸上露出了极为清美的笑意,潋滟动人,看得一旁的银霜老头都呆了!

    “娘亲,你怎么哭了?你是想念爹爹么?喂,那糟老头,谁准你看我娘亲,我娘亲只有爹爹可以看!”天籁之音继续道,紧接着就发出了一声痛呼,“啊呀,你干嘛打人家!”

    “闭嘴二货!”男童恶狠狠道。

    墨莲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说出此刻心头的悸动,半晌才道:“怎么不早让我知道,你们的存在呢?已经百年过去了啊……”

    如果早点知道,她这些岁月中,是否不会如此的凄苦?

    那男童叹了口气,无奈解释道:“娘亲,不是我们不想,而是我们好不容易才刚刚凝结而成,而且不是百年,我们已经跟随你在时间的洪流中,还有那个秘密空间中漂浮了好久!”

    墨莲和银霜老头均是一愣,且听到小家伙继续道:“只是我和二货比较特殊,想要诞生需要巨大的能量,本来呢,这应该都是那个猪头爹爹要做的事,可是他却不再,所以依靠汲取娘亲的营养,我们才需要这么久的时间成长啊~”

    “噗嗤……”

    一听到小家伙叫昼殛猪头爹爹,银霜老头就顿时喜上眉梢,这个小子他喜欢!

    墨莲的心重重的跳动了起来,紧紧抿起了唇瓣,就连脸上都因为紧张而出现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半晌她才开口道:“你知道,你爹爹是谁么?他在哪里?”

    话音一落,无论是小家伙还是一旁偷笑的银霜老头都愣住了!

    银霜老头心中那个忐忑的啊,如果被墨莲知道了昼殛的下落和未来将要承受的无量劫难,他们会不会被揍成猪头?

    虽然墨莲现在没有混元之力,但是那虚空斩、墨莲净火可都是杠杠滴啊!

    就在银霜老头无比焦虑之时,小家伙继续道:“娘亲,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也不知道他是谁!”

    墨莲心头一颤,而银霜老头则是松了一口气,真是好险!

    垂下眼眸,失落犹如潮水般铺天盖地而来,只是片刻后墨莲便收齐了这种负面情绪。

    无论他是谁,无论他在何处,即使隔着重重迷障,她还是感受到了他的牵挂和情谊,可能是无法回来,但是她会等他,一定会……

    而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的保护好这两个小家伙!让他们,安安稳稳的降临!

    墨莲微笑着摸着自己的小腹,一旁的银霜老头见状想要偷偷返回将这个消息告诉他的小伙伴们,只是前脚还没迈出,一道极为强烈的天音就轰鸣而降,震得他闹脑袋发晕。

    “如果不想被娘亲知道这神坠疆场的前因后果,就给小爷把话听清楚了!”

    银霜老头一愣,眉头紧皱:“星魂传音?!”

    小家道:“是!小爷和二货现在要出现,娘亲的能量不够,又不能吸食着混元寰宇的力量,你明

    白小爷的意思?”

    银霜老头闻言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你是什么意思!”想要坑他么?!

    小家伙冷冷一笑,心想坑得就是你,语言却淡淡道:“字面上的意思,你应该知道,就算不凭借你们的力量,小爷的娘亲依然可以孕育出小爷和二货,只是时间长点罢了,只是到时候小爷把你们如何逼迫我爹爹的事情告诉小爷的娘亲……”

    后面的话小家伙没说完,但是故意说一半才让银霜老头胆战心惊!

    是的,到时候如果被墨莲知道了,他们一定死的很惨!

    经过这么多年的观察,墨莲这个女人看起来跟仙女一样,实际上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我勒个去,什么卑鄙下流的招式她没用过,坑蒙拐骗,烧杀掳掠,简直就是无恶不作,无所不用其极!

    世界上他如果说她在恶人榜排第二,那是再也没有人敢认第一!

    最最重要的是,这厮手段极为狠辣,却天分其高无比,现在就已经超脱六道轮回,成住坏空四劫,假以时日说不定连暗世界的人见到她都要绕路走!

    以前是他们不知道,觉得比起昼殛那样的变态,什么样的怪物都要靠边走,如此看来,真正的大煞神在后面啊!

    而如今这个大煞神一脸的温柔,好可怕啊……

    仔细思索了一番,银霜老头觉得还是不让墨莲知道真相最重要,要不然她分分钟让他们全体掌控者组团去边缘裂缝一日游啊!

    “好!老朽答应你!不过你也要遵守承诺,不可以将事情告诉你娘亲!”一咬牙一跺脚,银霜老头再次签订了丧权辱国的条约。

    小家伙的声音依旧听不出情绪,缓缓道:“放心,不告诉。”现在不告诉,不代表以后不告诉。

    银霜老头松了口气之余还暗骂一声,真是和他那该死的老子一样拽!

    银霜老头老头和小家伙达成了协议,而那边小二货却和墨莲亲昵无限聊得不亦乐乎,在这样的童声童语环绕之下,银霜老头也放下了防备。

    只是银霜老头却忘了,这个和他老子一样拽的人小子其实还和他娘亲一样卑鄙,而那边童音清脆悦耳的声音主人更加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存在!

    等到银霜老头发现自己和一众掌控者被坑的无比悲催之时,也只能无语望天,落泪长叹。

    ——

    墨莲怀孕一事在混元寰宇中掀起了轩然大波,而且,不单单是他们所在的寰宇沸腾了,就连整个星魂海都沸腾了!

    墨云、凌若微闻言又生气又无奈,谁然自己女儿知道了有孕之后竟然更加的生机勃发起来,仿佛之前的岁月,她都没有真正的存在一般!这样的墨莲让墨云和凌若微想要说的话都只能嚼烂了往肚子里咽!

    而最重要的事情来了,到底谁才是孩子的父亲?

    而此时,墨莲却表示要公开找孩子的父亲,这个条件一处,那些所谓的寰宇之主,道之骄子们一涌而来要把混元寰宇的门槛都踩烂了!纷纷厚脸皮的表示自己才是孩子的父亲!

    墨莲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些人,表示自己完全没印象!

    每当这种想要乱认爹的现象发生之后,这些人都会被新生的寰宇之主——赤雷,牛掰的冰霜魔主——狄斯,恐怖的深渊魔主——刹逻,嗜杀的异魔之主——豆豆等等一众晋阶大升却不愿出去独立门户的各种领主们揍个狗吃屎!

    没错,纯粹的揍!

    如果说使用力量或者是道力开战,那绝对是哀鸿遍野,所以他们只能用拳头这种最原始的方法发泄。

    “让你丫的不知所谓!”

    “让你丫找死!”

    “让你丫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让你丫的乱认老婆孩子!”

    ……

    “砰砰砰砰!”

    可怜的众人,连哀嚎都来不及发出,就被猛地抛出了混元寰宇,并且被勒令永世不得踏入!

    可即便

    如此,冒着身躯残疾的恐怖危险,那些想要认老婆孩子的人还是络绎不绝……对啊,万一墨莲小姐一个眼拙就认为是自己了,那不就一步登天了!

    美梦年年有,人人都在做!

    墨莲怀孕对于他们而言是美梦,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掌控者而言却是无敌噩梦啊!

    “喀拉”一声捏碎了自己手中的心魂珠,银霜老头感觉自己就要被吓死了!他怒喝道:“什么!又吃完了!”

    下方身姿挺拔气息恢弘的超级强者不得不苦哈哈的点头道:“是的,银霜掌控者大人!”

    银霜老头老头感觉自己就要被气死了,他怎么就答应了那个小兔崽子的要求,他们哪里是两个普通的龙魂之主啊,这简直就是两个吞天巨怪!

    老天爷,他的老本都要被吃完了啦……嘤嘤嘤嘤……

    老脸皱成一团的银霜老头将视线落在了一旁努力想要减弱自己存在感的另一个红光满面的老头身上,那眼神要多猥琐要多猥琐,很快星魂殿的上空飘荡起了杀猪一般的声音。

    一旁的超级强者表示,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

    日月轮转,因为有了银霜老头等掌控者的支持,两个小家伙长得很快,直至某天,两个小家伙说让墨莲和墨云要一样东西。

    “东西?什东西?”墨云也是巴不得快点见到这两个嘴巴甜的要命的小外孙,一双眼那是晶亮晶亮的。

    小家伙道:“我爹爹曾经叫给过您一件东西哦,外公,那就是指引我们出生和让娘亲找到爹爹的关键哦!”

    凌若微一听立刻暴走,向前一步就抓着墨云的耳朵阴测测的道:“有这种东西你竟然敢藏起来?”

    两个小朋友一早就知道了自家外公在外婆面前也只有被欺负的分,纷纷在肚子里面摇头表示惨不忍睹。

    墨莲则是危险的眯了眯眼眸道:“儿子,你不是说不知道你爹的么?怎么对他送的东西这么敏感?”

    小家伙心中咯噔一条,知道自己露馅了立刻道:“那是因为我有感应啊!是不是,二货!”

    看着肚皮下的一只小手隆起,像是推了推自己身边的两外一个小家伙,另外一个家伙立刻附和道:“是啊,是啊,刚刚才感应到的!”

    这样可爱的一幕看得墨莲心中无比温馨,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她何曾不知道儿子是为了自己好,如果告诉自己,她一定会立刻去找他,可是她的身躯却不允许。

    心犹如徜徉在一片暖暖的海洋中,墨莲再一次打从心底里感谢那个男子。

    “好啦!外公!那个东西在你的幻戒里面,你用一枚琉璃珠将它藏了起来,给我就好了!”小家伙见墨莲没有生气,立刻道。

    墨云急忙点头,他怎么不记得自己在琉璃珠里面放了什么东西?

    但那琉璃珠一出现,一道神龙之气陡然飞升盘踞而起!

    惊天动地!

    经久不息!

    那一日,整个混元寰宇乃至整个星魂海都被一层迷离的金光笼罩,天地福泽不分种族善恶一律毫不吝啬的赐予众人,知道的人知道那是新一代世界的掌控者诞生了,不知道的人也快乐的沉积于这样的喜悦之中。

    “生了!生了!”

    欢快又带着点慌乱的嗓音传入了星魂殿中,依然是那个身姿挺拔气息恢弘的超级强者,只是此刻他满脸的喜悦,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他当爹了呢。

    可不是么,这段时间他可没少和两个小家伙相处,实在是讨喜的不得了啊!

    而此时此刻在星魂殿中排排端坐的银霜老头都纷纷露出了夸张的笑意,一张张老脸要多扭曲有多扭曲,爽朗的笑声不断的回荡而开,听着是声若洪钟,气贯云霄!

    真是好不开心啊!

    “人呢!人呢!我们可以去看他们不?”银霜老头立刻双眸一瞪,银色的轮回双瞳中精光湛湛!

    那强者刚想回话,而一道清越的女生已经传入了星魂殿中,悠然回荡中,有种惊心动魄的瑰丽之感!

    “晚辈来了,不敢劳烦各位前辈!”

    只闻其声就能让人迷醉,更加别提看到她清美无双的面容,但那白皙若雪,皎若皓月般的女子笑意吟吟的站在他们面前时,饶是经过了无数墨莲的掌控者们还是呆呆的楞子在了原地。

    他们不是没见过墨莲,只是墨莲却从来没有对他们这样笑过,这一身欺霜傲雪的气质,这一副清濯连连的姿容,实在是,灵动无双,钟玲秀毓,无法言喻的美!

    墨莲笑意浅浅的对着一众掌控者行了礼,行云流水的动作怎么看怎么舒坦,到时比那该死的昼殛小子好了千万倍!

    “莲儿自知私自改变自己的命运和时间轨迹乃天规重罪,现在莲儿的夫君代替莲儿承受这样的劫难,莲儿心有不舍,祈求各位前辈让莲儿也一同入妄!”

    墨莲清越的嗓音缓缓流淌而开,仿佛洗涤人心的清泉一般,但是其中暗藏的锋芒也说明了她的决心!

    入神坠疆场,她势在必行!

    银霜老头静静看着墨莲,半晌才叹了口气道:“孩子,我也知道阻止不了你,可是就算你可以从神坠疆场中脱离出来,那你又如何才能寻到他?要知道那里可是神坠之地啊!你进去了也不一定能够出来!”

    墨莲扬眉一笑道:“以身躯为剑,莲儿不是最锋利之刃,无法斩破孽障。以力量为刀,莲儿不是最霸道之法,不能伏杀众神。但是以意志为剑,以道心为刀,莲儿自认光芒一出,谁与争锋!”

    光芒一出,谁与争锋?!

    在场的所有掌控者被这样的一句户震撼的愣在了原地!

    任何一个人说出这么嚣张倨傲的话来,都足以让天下人唾骂嗤笑!

    哪怕是早已经位于万道之巅的他们也不例外,就算他们自知已登顶无极,却也不敢夸下此等海口!

    然而这个女子竟然极为淡然的就说出一句如此的豪言壮语!

    实在是旷古烁今第一人!

    然而最让他们震惊的是,当墨莲此话一出口,他们的感觉不是嘲讽讥诮,而是震惊、思索和认同!

    对的,绝对的认同!

    这个女子,以意志破万道,以道心破轮回,在破、存之中,她又能不断的去壮大自己!

    狡诈如狐,又极富旷世奇才睿智无双!

    仿佛她天生就应该站在那万道万法之端,笑看风云诡秘,俯览众生万象!

    “好!”

    终于,银霜老头一声乍响,犹如滚滚惊雷浩荡翻滚于云霄!

    “好一个光芒一出,谁与争锋!这等气魄,这等胆识,这等自信,这等风华,真不愧是墨莲!”

    他感叹,一双银白色的眸子中利芒湛湛!

    而其他的掌控者们也纷纷的露出了微笑,一声声掷地有声的话语传来!

    “好!既然你有此地决策气魄!那便去吧!”

    “哈哈,老朽在此处,等你归来!”

    ……

    墨莲转眸对着众人深深鞠了一躬表示感谢,随即她猛然转身向着一旁那渐渐撕裂而开的道之轮迈步而去!

    气势如虹,所向披靡!

    “哪怕神坠疆场,用本主之手,打破它!”

    ——

    滚滚血河奔若惊雷,轰鸣中与那震天嘶吼交叠在一起,光是声音,就能威慑那意志不坚定之辈!

    只是,这可是神坠疆场,坠落者皆是穷凶极恶悖逆天规之应劫之神!

    应劫之神,皆为大凶叛逆者!

    他们或残忍无道,或嗜杀成性,或罔顾天规常轮,而到了此处,就算神明之位再高,血统再强,意志再不屈,也只能在无穷无尽的杀戮中,被一点点撕成了尘埃!

    无论是灵魂还是身躯,甚至是他们比一切都更加看重的骄傲!

    千万轮回,无量妄劫,在此条跨越亘古而来的洪流中,皆化

    为虚无!

    那滚动涌动的血色之河,浊浪滔天,激流奔泻,浓稠的血色说不清是断肢残骸还是零星内脏,却可困亿万应劫神魂,断无数峥嵘英灵!

    故,此河名为断魂江!

    断魂江,断魂江!

    哪怕你千秋万载,神威盖世,于此江中不过浮游天地,沧海一粟!

    “哈哈哈!”

    随着又一声惊天动地的长啸,无尽杀伐之征程再启!

    “老子又回来啦!纳命来!”

    轰隆!

    血波乍起,成万丈龙卷直贯绯红天幕!

    那浓稠粘腻的血红之色,在天幕之极降落又升起的星辰光辉照射之下,极为耀眼夺目!

    那色泽,反射出了满地的瑰丽绯红,让人如痴如醉,却无处不透着极致的残忍和杀伐!

    杀!杀!杀!

    要么战,要么死!

    喀拉!

    苍茫碎裂,狰狞大笑和血肉崩裂的闷响连绵起伏,而这一望无际的绯红之下,密密麻麻整天蔽日的坠神们嘶吼着,咆哮着,尖叫着,呐喊着搏杀在一起!他们巨大的身躯犹如一颗又一颗恒星,盘踞整个无穷天宇,只是那形形色色的外貌却极端的骇人!

    在这无边杀戮中烈焰战火之中,他们再也没有保留将自身本体完全释放!

    或是头首硕大兽瞳如烈焰灼日一般的强悍魔兽,或是獠牙尖锐骨骼刚硬如铁的骷髅死神,或是全身被火焰所覆盖笼罩双眸铮亮的擘天巨人,或是满身泥泞邪气滔天的软体邪神,或是身批钢鳞双眸突出的深渊魔物……

    它们彼此使用者最强大毁灭的力量相互碾压碰撞着,叫嚣着要将对方碾灭于自己的神威之下!

    而这其中,只有一道金黄色的身影以人形姿态穿梭着,本是挺拔高大的身躯在一只只本体展露的堕天之神中,渺小犹如尘埃!

    但是男子四周因为实质般的战气被生生割裂而出的空间,却无不宣誓着他那无与伦比的强大!

    他目光平静的注视着面漆那对他长牙物抓的黑暗恶龙,“吼吼吼!竟然是神龙之主!神龙之主啊!高贵如你,竟然也会落得坠入无穷杀戮的地狱,老朽真是好开心啊!”

    那恶龙边笑口中边连续突出无数龙魂珠,爆裂的瞬间,那种强烈的罡风将它身边所有的强者全部生生掀翻,更有甚者直接被这风撕裂成为了肉沫!

    古有恶龙者,主杀伐也!

    眼看尖锐的罡风向他冲击而来,昼殛只是冷冷一笑,忽然伸出手,金色的本命之火在手中流淌而过,瞬间将一切向他飞扑而来的残破肢骸和鲜血烧成齑粉!

    飞旋不屑的火浪中,他挑眉一笑,冷峻的容颜瞬间显得霸气无疆,而他徒手一握,以万钧无上之力生生碾碎那嘶吼的罡风!

    黑暗恶龙先是一愣,随后发出了刺耳无比的嘲讽大笑!

    “竟然是无道之人!无道之人!哈哈哈哈……龙族终于也要破灭坠落了么!哈哈哈哈!无道的神龙之主!何其弱小啊!哈哈哈!”

    笑声披靡而开,所有坠天之神心中都是冷笑不已,无道之龙主,无法求“死”,生生世世都只能被囚困于这里了!

    “是么?”昼殛挑眉一笑,那嗓音犹如朔风卷过旷野般低沉,“无道,便无缚!”

    众人一愣,因为昼殛的话全部准确的传入了他们的耳中,震得中坠神神智极为崩裂!

    “让本主告诉汝等蝼蚁,何为以力破万法!”

    话音一落,一股贯破穹苍的雷霆之音响起,只见方才不动如山的金色身影下一秒就跃到了那堪比银河迢迢的巨大恶龙之背上!

    于其上,他保持人形的模样依然完全看不到!

    只是下一刻,一声铮铮绝响回荡天宇,众人脚下的大地微微一颤,而那奔腾不息的断魂江也有了片刻的凝固!

    再次回神,只见那无比巨大的龙首忽然一沉,随即带动着那星带一般的身躯向着无尽大地狠狠砸落而

    去!

    噗嗤!

    万丈血花溅落而起,不停的喷洒点缀在那金发金眸的男子身后,一片血红之中,天地寂静,只有那男子傲然而立,犹如主宰苍生的天主!

    只是下一刻,一道裂缝顺从他的额头蔓延而下,他眯了眯眼,冷冷笑道:“用尽了么……”

    撕拉!

    强悍的身躯被瞬间一分而已,秒杀!

    这样一个强者的死去,让那一张张还在厮杀的脸孔更加恐惧的凝滞在了原地!

    是啊,在这个坠神疆场中,就算你强悍如斯又如何,还不是要被这里的道所秒杀?!

    他细小的身躯就这么飘零在了尸山血海中,转瞬就被吞没,找都找不到!

    不过片刻,忽然有人发出了一身痛苦的嘶吼!

    众神闻言,纷纷催动起了自己的道之力,再一次拼杀在了一起!

    他们必须不断的杀,不停的杀,无尽的杀……

    因为你一旦停下战场,就表示你放弃了抵抗,那么你就只能被这里的道所吞噬!

    这边是神坠疆场上,唯一“死亡”的方法!

    下一刻,断魂江中再次缓缓不出了一道金黄色的身影,强悍的气息瞬间冲击而出,再一次撞入了那些还在虚空中搏杀的身影之中!

    他们知道,那个强大的男子再次回来了!

    又一次历经了生死……

    昼殛垂眸看着自己的手,修长精致仿若刀凿,那强悍的气息在他新生的身躯中流转,似乎可以只手碾碎星辰!

    昼殛知道,自己的身躯再次提升了一个等级!

    从他不如这片坠神疆场开始,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死了几次……

    五次?十次?还是百次?千次?

    每一次身死之后,他的力量就会更加强大,他的身躯就会更加完美,只是即使这样,他也无法摆脱这个世界的玩弄!

    就算他从未受伤,一旦这个道认为你的生命已尽,那么你就必须力竭而亡,再次从断魂江中,投身而出!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杀了多少神,但是他只能不停的杀下去……

    只有杀下去,他才会就有希望回到她的身边!

    “喀拉!”转手间,飞掠而起的昼殛已经撕碎一个魔神的神躯,而他恶毒的眼神胶着在他的脸颊上,腥臭的血不能自主的喷撒,瞬间染红了他的衣袍!

    紧接着,下一个兽神紧逼而至,它发出一声震天长啸,想要用自己尖锐的利爪撕碎昼殛的身躯,他却凉凉的回眸,单手握拳徒手一击!

    哐啷一声轻响!

    龙之力成高速旋转的飓风,瞬间碾碎贯穿了那兽神的骨骼咽喉!

    噗嗤,更多的滚烫鲜血浇淋在他的身上,他微微用手拭去眼前的朦胧红光,姿态优雅而又随意。

    此时此刻的他,血雨浴身,身似修罗,在这无边血狱中,杀戮无数,却依旧不损半分风华!

    就算明知道恢复龙身便可较少被“杀”的可能,昼殛依旧不愿,就算明知道人形之态的弱小,他也不远解除本体,那是因为他相信,那个小家伙很快就会来到此处,他必须保持一个美好的形象,否则将她吓怕了可如何是好?

    只是两人初见之时,他就知道他绝对不是一个胆小的人呐……

    那嫣然而笑站在尸山之下的女子,妖娆的犹如一株曼陀罗花,极美,却淬着剧毒,迷醉了他额心,威慑了他的魂!

    从那以后,他总是不由自主的响起她的笑靥,再次相见,命运却将他们缠绕捆绑在了一起!

    没有人知道,那时候的他内心的喜悦和如潮水般奔涌的情感,炙热的,激烈的,同时也是陌生的……

    然而时间,却一点点将她的一举一动,一娉一笑,一嗔一怒,一举手一投足都深深的渗透到了他的骨子里,让他动一发而知全身,让他至此沉沦不远苏醒分离……

    ;他爱她,这份爱熔铸在骨血中,沉淀在光阴里……

    他知道,他的命运化为大地纵横如棋盘,只有她有这个胆魄与睿智与他战兢相伴。他亦知道,他的命格错落如同众生落棋,只有她有这个决心和力量与他如履薄冰;他更知道,他的生死未来难测如云变,独有她愿与他共赴无常!

    那个让他心心念念的小人儿啊,不知道失去了对他的记忆,失去了对他的牵挂,她的心又会如何衍化?

    无数岁月之后,她是否会在某一天忽然想起他的存在?

    如果她已忘却了他,那他的心又改何去何从?

    亘古永恒如一瞬,谁能与我同写篇章

    天高地阔行路难,谁愿共我千山万水

    刀山剑丛皆虚妄,谁能和我一生癫狂

    魑魅魍魉皆登台,谁能和我挥戈屠魔

    踩叶踏风云为裳,谁能和我世间称王

    人间景色无尽享,谁能和我一世倜傥

    万象森罗众生仰,谁能共我天下无双

    “永恒筑荒凉,孤独诉彷徨,不如随我,人间大醉三百场!”思及此处,昼殛好爽一笑,不哀怨,不彷徨,不迷茫,不挣扎!

    随即抬眸,他再次转身投入无尽杀场!

    他心中空明无限,知此身在何处却不得出,知此劫为何物却不得解,但是他却不悔!

    他信任她,如同她无条件信任他一般……

    依旧是那是一片浴血的疆场,滚滚尘埃无尽杀戮之中,一招又一招毁天灭地的攻击在肆意的凌虐呼啸着,一个又一个不敢的灵魂从断魂江中浴血而生,他不去看亿万亡魂之不甘,独独安静的守护着心中的美好和希望!

    即使杀戮无尽,即使血腥无路,只这样在极致的吵杂嘶吼和血泊万恶中,独自品味她的一切,却也风景独好!

    转眸,勾唇轻笑,他又感受到了,那种从身躯内部传递而来的撕裂般的疼痛!

    徒手一握,瞬间又碾碎了一个坠天之神的身躯,巨大的冲击和粘稠温热的血黏在他的皮肤上,说不出厌恶。

    又要死了吗?

    这样的感觉,还真的是讨厌呢!

    一条血痕熟悉的沿着他的额头浮现,他缓缓闭上了那潋滟迷人的金色眸子,等待着。

    只是久久那种残忍的惩罚都没再来临,而他身边的一切喧闹都瞬间沉寂了下去,就好像是万物回归始初了一般。

    不解,隧昼殛睁开了眼,而那一刻,天地寂静。

    她从逆光血海中踏浪而来,洁白的衣裙在风中摇摆,仿佛一朵于银河之畔清冷而立的白莲,遗世而独立。

    她轻轻歪了歪脑袋,白皙绝色的脸庞露出一抹淡淡的、舒心的、温柔的笑。

    而这一抹笑,似乎倾尽了她一生的柔情,收敛了他一身的狼藉。

    最烂漫的事不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而是我们愿意为彼此耗尽一生。

    “殛,我来了。”

    “嗯,我一直在等你。”

    《全书完》

    本图书由(妖精宝宝丶)为您整理制作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及出版图书,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本人不做任何负责】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