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9章 番外四·玄幻大法

作者:风浅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宽敞的秦谷关内, 一列列侍卫手持长戈, 静立在朝阳之下, 淡黄色的流光轻洒在他们身上, 铁甲冷冽闪烁寒光, 气势凛然。

    在正前方, 有三座小台,其上落座着三个人,个个都身穿龙袍,头戴金龙冠,年纪有大有小, 面色都不大好看。

    三座小台组成“品”字, 在正中央,建筑有一座高台。它通体呈金色, 犹如黄金筑成, 在朝阳下闪烁着星点,炫人眼目。

    将士们分列两边, 中间留出一条大道,一条红毯绵延数里, 止于高台之下。

    “吾皇万年, 雁国万年!”整齐划一的喊声, 将士扬起铁戈, 复又同时落下,砸出一声钝响,周而复始, “吾皇万年,雁国万年!”

    几匹白马高大健硕,踏在红毯之上,拉着一辆龙辇缓缓而来。

    龙辇金灿灿的,上方搭有一把金色的伞,伞边缀了些珍珠,又垂落一条条流苏,随着前行,珍珠轻轻碰撞,发出清越的声音。

    离高台近了,几匹白马停下。

    沐羽尘一身织锦绣纹龙袍,站起来时,便如一座高山,巍峨不可攀。他含笑着,向安浅夜伸出手,和她一同步上高台。

    在高台的周围,摆着三座小台,其上坐着的三名着龙袍的男子起身,一同拜道:“夏、鲁、百谷三国循臣礼,愿尊雁皇为王!”

    自燕国被灭后,经十几年的谋算纠纷,各国互利、互害,时而结盟,时而征战,进入一个金戈铁马的年代。

    邦无定交,国无恒强。最终四国唯一独大,其三势渐微,迫于无奈之下,三国愿臣服,成为雁国的附属国。

    “免礼。”沐羽尘微笑道。今日,又是封王大典,十九年前,他受封秦王,十九年后,受封帝王,帝中之王。

    这是右相魏雍献的计。三国虽已势微,但若以一国灭三国,不止消耗甚大,且伤亡颇多,再加上遭三国百姓仇视,后患无穷。

    不如存其国,一点点侵蚀它们。三国若能苟延残喘,便不会与大雁拼命,在被侵时,也只会一退再退,直至大势去,国土沦丧。

    这便是人性的弱处。若知必死无疑,怕是会拿起武器奋起反抗,露出凶残的一面;但若知尚有生机,便会化作绵羊,苟且偷生。

    高台下的将士们,像是永不知疲倦,依旧一声接一声地喊着:“吾皇万年,雁国万年……”

    安浅夜侧过头,凝视着身旁的男人,正值壮年的他,在公众人眼里,便如煌煌烈日,明亮不可逼视;但在私下,面对她与六个孩子时,却无比柔情,百般宠溺她们。

    她的目光下移,落在两人相握的手上,不禁一笑。两手相握,便是一生一世。

    沐羽尘回看过来,眉梢微微一扬,藏在宽大袖袍下的手一紧,又捏了捏她的手。

    十九年的夫妻生活,早已培养出默契,只需对方一个表情,便知其心里大致想法。

    安浅夜弯了弯眼睛,启唇无声问道:今日封王,你有何体会?

    底下将士的拥戴,三国国君的臣服,一统天下,开盛世之辉煌,指日可待!

    沐羽尘笑了笑,忽扬起双臂,宽大的袖摆垂落,迎着朝阳而立,像是一座不朽的高山,有一股盖世气息,威慑天下。

    将士们闭口,整个秦谷关内落针可闻,气氛在一瞬间肃穆庄严,让人大气不敢出一声。

    “昔日,我曾想过,何谓天下……”沐羽尘扬声道,声音传达出去,在秦谷关里,还伴有着回音,让人听得一清二楚。

    昔年,四国会盟,由安浅夜主持那次,便在这秦谷关内,四国相约发兵灭燕,今在此封王,再回想昔日,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他高声道:“如井中之蛙,所居方寸之地,竟也能称天下?昔日,恒名道长曾言,天下无穷无边界,我欲取之天下,永无尽头!”

    唯有安浅夜明悟。这个世界看似大,实则很小,举世皆是在一本书里,这里的天下,如何称得上是天下。

    登高望远,所看到的不止有美丽风景,还会发现自己的渺小。在天地中,人本就小,更遑论连这里的天地都小呢?!

    众将士默然。夏、鲁、百谷三国国君脸色发青。他们都已臣服,雁国几已统一天下,竟还不满足,莫非是妄想着征战星空大海?

    沐羽尘又道:“但在今日,我想明白了,天下就在眼前。何论天地有多大,我只要眼前的天下,凡目光所及,皆为雁土!”

    气氛一下子盛烈,将士们扬戈附和道:“凡目光所及,皆为雁土……雁国万年,吾皇万年!”

    “雁国的将士们,天下,就在你们的眼前!”

    这一次封王,虽只需祭祖,但费时也不短,趁着礼官念祭词时,沐羽尘自怀里摸出一块玉佩,脸上有一丝诧异。

    “这……”安浅夜惊奇。昔日,小胖墩的父亲萧清羽离开时,留下这方玉佩。十九年来,它从无异动,却在今日出现异状。

    唯有超脱……这是萧清羽留下的话。

    玉佩温热,散发着淡淡白光,如稀疏柔和的月华,倾洒上沐羽尘的身体,并绵延向安浅夜,将两人笼罩在内。

    幸而是白日,有阳光做掩护,且白光极淡,否则必然会让人发现,引发轰动。

    “嗯?”安浅夜忽感不适,似有点失重,像是从高空坠落般,直到眼前一阵发黑后,方恢复过来,但面前所见,却令她一呆。

    这是哪里?远处青山如黛、云雾缭绕,近处是一片空地,仅栽有一棵火红的树,筑有一方水池,除此外再无一物。

    “丫丫,你看。”沐羽尘轻语,紧握着她的手,另只一手拿着玉佩。玉佩上,白光聚成一线,指向一个方位。

    两人对视一眼,便循着找去,直到在一个山坳里,才看到了一个个人影。

    那些人有男有女,衣带飘飘、广袖轻扬,远远望去,个个都缥缈空灵,不似凡尘人。

    宛若来到神话之地。

    “那是萧兄,他身边的应该是小胖墩。”纵然有十九年不见,沐羽尘还是一眼认出,只因萧清羽的气质太独特,让人一见难忘。

    白衣如画,昔日之景依稀在眼前。

    但离得近了,两人才发现不对劲,这些人全都一动不动,如同雕塑般。

    “有点渗人啊。”安浅夜嘀咕。

    “萧兄。”沐羽尘唤道,但萧清羽恍若未闻。见此,他碰了碰他,感觉到手上传达来冰冷坚硬的触感,才明白了一切,“是石雕。”

    “真是栩栩如生!”安浅夜仔细瞅着,感叹道,“好俊美的男人,简直是举世无双……”

    她还想点评几句,但一见沐羽尘瞥来的目光,忙补充道:“但不及我夫君。”

    “只有石雕在,萧兄人呢?”沐羽尘蹙眉。

    安浅夜左顾右看,忽见石雕下的地上有字,仔细辨认,似是“萧清羽”三字。她又向另一处望去,见小胖墩那里的是“颜君瑕”三字。

    “奇怪。”她咕哝道,“刻一座石雕,还在地上刻有人名,只有人死了才会……”她有点不自然,难不成那对父子已死?

    紧挨着小胖墩的,是一座女石雕。她着一身黑纱裙,其名却是“封玄月”;而挨着萧清羽的,却是一座无人像,只有莲花台,而不见石雕,但其上刻有名字:颜诺依。

    石雕很多,足有上百座,两人粗略看了看,便再度来到萧清羽那座石雕的面前。

    沐羽尘轻语:“我记得萧兄提过,小胖墩颜君瑕随母姓,那这位颜诺依小姐,应当是萧兄的妻子。此地,唯独只有她没有雕像。”

    “诶,你把玉佩放石雕身上试试。”安浅夜提醒。她以往看过玄幻小说,知道一些窍门。

    玉佩是萧清羽的,说不准能和石雕共鸣。

    “嗡!”玉佩轻轻一震。白光蔓延而出,光芒明灭不定。片刻后,石雕有了动静,其双眼里白芒一闪,分射出两道菁华。

    菁华一闪而逝,没入两人的眉心。安浅夜心里一惊,下意识握紧沐羽尘的手。

    “丫丫。”沐羽尘轻语,略有安抚之意。

    忽在此时,有一个女声出现:“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声音轻灵缥缈,蕴含无限落寞,仿佛隔着万古时空,响在人灵魂深处。

    两人皆是一惊,只见一个虚影凭空出现,立在萧清羽的石雕前,令两人下意识退后。

    那道虚影是个女子,同着一身白衣,青丝光滑柔顺,露在外的肌肤莹白如羊脂玉,仅仅只有一个背影,清丽如仙,丰姿绝世。

    “清羽……”白衣女子轻语,轻抚着萧清羽石雕的面庞,语气中透着点点哀思。她又伸出一只白嫩的手,摸了摸小胖墩石雕的脑袋。

    最后,她看向小胖墩的旁侧——那座名为封玄月的石雕,持续了片刻,像是在追忆什么,低语:“你们都离去了,只剩下我了……”

    “你是小胖墩的母亲?”安浅夜问道,心里有点惴惴,“你是颜诺依小姐吗?”她的目光瞟向旁侧,落在那座无人雕像上。

    白衣女子旋转过身,其容模糊,面上似罩有一层白雾,朦朦胧胧的,极富有美感。但在下一瞬,一阵风吹过,她忽的消失不见。

    “撞、撞鬼了?”安浅夜一脸惊悚。白衣女子本就是个虚影,来去又无踪,不似活人。

    玉佩轻鸣,在白衣女子消失的地方,出现一扇光门,门后是一个通道,其内各色霞光四溢,瑞彩上万道,一缕又一缕玄黄气垂落。

    门后是什么?安浅夜望去,心有好奇。

    “有人!”沐羽尘目光一凝,身体微侧,挡住她身前。通道内,隐约有人缓至。

    那是个青衣男子,面貌英俊至极,面庞上犹似罩着一层寒霜,清冷如冰。他的目光落在安浅夜身上,注视着她的脸,似有怔忡。

    这是个活人!

    “阁下有何见教?”沐羽尘询问,以他男人的直觉看,青衣男子看小山贼的目光不正常。

    “取回一物。”青衣男子平静道,依旧注视着安浅夜,目光微有变化,朝她摊开手,“你占了她的躯体,该还了。”

    安浅夜一怔,狐疑道:“你是指黎二丫?难道你认识她?”说罢,她发现,自己身上冒出一个个光点。它们飞快地涌了出来,全部汇入男子的手里。

    男子轻轻一握,所有光点湮灭,消散无痕。

    “这应该对丫丫无害吧?”沐羽尘问道,面色紧绷着,带有一丝戒备。

    青衣男子轻轻一拂,昔日的一些事绘成画卷,展现在两人的面前。

    画卷里,有着黎丽华。她挺着孕肚上山采药,不慎滚下山,当时,身下已见了红,但在此刻,有一片蓝霞没入其腹内,紧接着,又有一滴散着金霞的水珠随之进入……

    黎二丫顺利出生、长大,直到在十六岁,那夜和陆非玩闹后,那道蓝霞离开了她的躯体,而水珠紧随其后。

    当即,黎二丫便倒在了床上,人事不省,直到在一个时辰后安浅夜入住……

    “那滴水珠是什么?”安浅夜惊疑不定。她没有料到,在自己穿越的那一夜,这滴散发着金霞的水珠,在追逐那道蓝霞时,竟曾映照在她的电脑屏幕上。

    青衣男子默了默,语气意味不明:“它是一滴眼泪,是一个人所流,历后世千秋万代,纵他身朽、魂碎,其泪依旧守护挚爱。”

    “打住,我估摸着,这是个悲剧。”安浅夜叹道,做了个“停”的手势,“人老了,只喜欢甜甜爽爽的,不爱听悲剧故事。”

    “不知阁下如何称呼?”沐羽尘问道。

    “烈焰。”青衣男子收回目光,步至萧清羽旁侧的那座石雕——烈青诗的面前,微微倾身拜道:“子孙烈焰见过始祖。”

    “小弟弟,你从哪来的?在那扇门后,是个什么情况?”安浅夜问道。其实,烈焰看着也就二十岁左右,而她已三十五六了,叫他一声小弟弟,那也是把自己叫年轻了。

    “人间。”烈焰淡淡回道,“这里是一座试炼阵,其内含有无数个小世界,由诸神创立,用以培育至强者,磨其心性、炼其体魄。”

    “在试炼阵之外,才是真正的人间?”安浅夜轻语,已是了然,“那你和萧清羽、小胖墩一样,都来自那里?”

    在十九年前,与萧清羽相遇时,她便已从他那里得知,她所在的世界是人造的。

    烈焰没有回答,算是默认。

    “萧兄去世了吗?”沐羽尘忽问道,心里有一丝遗憾,往昔依旧在眼前,但故人已逝。

    “萧兄?”烈焰微怔,眼中闪过一丝赤霞,注视着他手里的玉佩,“我原以为,玉佩是你无意中得到的,才凭此来到这里。”

    “它是萧兄赠予我的。”沐羽尘坦诚道,目光闪了闪,复又询问道,“可有不对?”

    “这父子俩都离世了?”安浅夜感叹,心情有点复杂。若非小胖墩,她是遇不上沐羽尘的,严格而言,他是她二人的媒人。

    至于萧清羽,救过她一命,算是大恩人。

    烈焰淡淡道:“石雕所刻之人,皆早已死去,死于八百万年前。你们能与他相遇,也是一种莫大的缘分。”

    “真是……可惜了!”安浅夜喃喃道,忽的瞪大眼睛,结巴着道,“你、你说啥?”

    八百万年前?是不是多了个“百万”二字?

    “试炼阵内各个小世界的时间是乱的,它可对应人间的过去,也可对应人间的未来,不能以常理揣度。”烈焰目光淡淡,“门我会留着,你们若想去人间,踏入门内即可。”

    他的身形在刹那间消失。同时,安浅夜眼前一黑,再看时,她和沐羽尘站在高台上,雁国将士、三国君主都在,这是封王大典。

    两人对视,皆是一笑。人间?不去看看,怕是此生难释怀。

    安浅夜戏谑道:“你刚刚才说过,凡目光所及,皆为雁土,若我们去了人间……要征战人间吗?那可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誓都立了,我们夫妻只能再联手一次。”沐羽尘笑道,自三国臣服后,那沉寂下去的战意,又一次沸腾。

    生命不止,战斗不息!

    安浅夜也笑了,眨眨眼道:“说不准我修仙有慧根,比你厉害一百倍呢。”

    “那就有劳夫人保护着!”沐羽尘立即回道。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对应第一章,文文全部完结啦O(∩_∩)O

    ……

    ——《王妃莫慌(穿书)》杀青大会

    安浅夜:感谢每一位小天使的支持!

    沐羽尘:谢谢你们伴我们成长,见证我们的幸福!

    安浅夜:也衷心祝愿小天使们幸福健康快乐!

    沐羽尘:结束,永远是新的开始!

    ……

    ——《别怂,上!(穿书)》开机宴

    苏幼薇:强烈要求换男主!你看上部戏的男主多温柔,我要那一款╰(‵□′)╯

    俞君泊:他那是明骚,我是闷骚,你别只注重外面,要多看内涵O(∩_∩)O

    本书由 篁孟怜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