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5章 番外二:秦之霜雪

作者:昆山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人人都道秦王世子周景是个粗莽无知的浑人。

    周景和周景他爹秦王殿下深以为然。

    “儿子, 这回上京,你只管照你的性子行事,想打谁打谁, 想骂谁骂谁, 出事有你爹我兜着。陛下除非眼睛瘸了,否则必不会让你留在京城当祸害的。”

    听听,这是当爹的说的话吗?

    十二岁的秦景已经快长得和他爹一样高, 他骑着那匹从小和他一块长大的大黑马, 一甩马鞭,马蹄蹶起的尘土撂了秦王一脸:“罗嗦,老头,兽园里的那两头豹子给我养好了, 等我回来要发现他们掉一块肉,我就把你那些破鸟全喂豹子。”

    秦王刚憋出的那点不舍顿时烟消云散:“臭小子,反了天了, 敢跟你爹这么说话!”

    周景哈哈一笑, 躲过他爹挥来的鞭子, 打马而去:“走了!”

    除了随身带着的银两,两套换洗衣物和几天的干粮外,周景几乎是两手空空地去了京城, 他是真以为自己只是去京城游玩一圈便要回来, 他没忘,往年他随父给皇帝伯父贺寿,皇帝并没有表示对他的特别偏爱。

    然而, 周景不知哪里投了皇帝的眼缘,在京城一待就是十年。中间这些年,除了他父亲秦王去世,他继任王位,周景回过一次封地外,他待得最多的地方,还是这座四四方方的宫城。

    跟着周景的每个人都或告诫或哀求地说过,京城不是□□,他不能率性而为,然而,他生来便是皇族之后,以后也是要领兵为将,镇守一方的诸侯,凭什么要为了那把椅子委曲求全?周景成功如他老爹的愿,成了叫老皇帝和京城世族贵戚们最头疼的混世魔王。

    他浑浑噩噩地在京城混到十八岁,刚满十八没几天,老皇帝就迫不及待地把他踹出皇宫,顺便给他赐了位温温柔柔的王妃。

    王妃出生于家教严格的书香世家,做什么事都四平八稳,法度森严,婚后两年,王妃无所出,不需旁人提醒,她便亲自给他挑了四个如花似玉的美婢。人人都道皇帝这婚事赐得好,说王妃是位不可多得的贤妻。

    周景是个浑人,虽然觉得王妃无趣得紧,但也知道好歹,即使在外头胡闹,也很少令她为难。

    京城□□里,王妃当年挑的四个丫环三年间为周景生下三女一子,王妃的肚皮仍然毫无动静。

    王妃最爱去的地方变成了京城大大小小的寺庙,头几年没事的时候,周景偶尔也会陪她去散散心,上炷清香。

    遇见姜氏是一个很平常的下午。

    满身缟素的美貌妇人在梨花树下烹茶,乌发间簪着一朵小小的白花,通身不见艳色,蛾眉樱唇纤指在白烟袅袅中,她手执银匙分茶,竟别有一股禅意。妇人妙目微微一斜,看到站在月洞门外的他,眉尖微敛,随即踏着一地碎雪般的花瓣,折身返回林木掩映中的禅房。

    周景心荡神驰,只觉昔年在画圣那里看到的美人图活了过来。

    待他回神时,佳人早已芳踪沓然。

    石台上只有香茶一盏,周景鬼使神差地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入口微苦,余味回甘,一点凉意落入喉中,齿颊留香。

    周景后悔自己喝得太急,便是他不懂品茶,也知道烹茶之人技艺绝妙,连他这等只会牛嚼牡丹的粗人都尝得出妙味,还不能说明其技妙绝?

    周景没忘记妇人脑后挽着的发髻,但他自觉理直气壮地向知客僧打听妇人的身份。

    “王爷是说那位居丧的夫人吗?”知客僧了然的神色让周景有些不悦,“王爷恕罪,她只说姓姜,今日是来本寺为亡夫祈福的。”

    亡夫?

    周景压住唇边的笑意,忍不住想:城东多半住的是平民,这等美貌的妇人只要稍一打听,便能得知身份。

    然而,还不等他找出这妇人,远在西北的老王爷猝亡,周景带着一家老少万里迢迢地奔完丧,西北战事又起,周景就势留在了故乡领兵御敌。

    他原以为这妇人只会是自己漫长人生中的一段艳遇,但无论是铁马冰河痛饮敌血的畅快,还是芙蓉帐暖凤箫和鸣的销魂,他总会不期然想起白色梨花树下的一点欲语还休的朱唇。

    最初的一点念想盘旋多年,竟在心底扎根,霍然回首,已成了心魔。

    自己竟还是个痴情种子。

    只有这样的痴,才能在遇见郑小容时,在她身上找到姜氏的影子。只有这样的痴,才能在圆智喝到同样的茶,便能一眼认出。

    时光令有的人变老,令有的人成长,令有的人死去,只有那一个在周景的记忆中从来未曾褪去颜色。

    王妃重病将死时,曾问过他:“这些年,王爷心里可有过妾身?”

    周景没有答她,他只想再见一次记忆中的雪衣女子。

    他没想到的是,这些年他查找的方向竟然错了,她不住城东,她也不是平民之妻,她是威远侯的族弟媳,她避居于侯府,难怪他上天入地地寻她,却怎么也找不到她的踪影。

    时光尤其眷顾姜氏。

    雪堆玉砌的僧衣美人眉眼含霜:“王爷是金尊玉贵的贵人,再三与民妇见面,不怕会与名声有碍,引来陛下申斥吗?”先帝死后,他们这些前皇位候选人的日子不太好过,满京城人都知道。

    周景是个直肠子的混人。

    他自觉很克制地在看姜氏,笑道:“本王向来没有名声可言,这一点,夫人多虑了。”

    姜氏垂下眼睛:“那就请王爷垂怜,王爷不在乎,民妇是要名声的。”

    这妇人,胆子不小!这些年他威仪渐盛,便是母妃也不敢再直言斥责于他,她竟敢对他不假辞色。

    谁叫他喜欢。

    周景道:“哦?是吗?十年前,在大相国寺,我见夫人可没有如此烈性。”他猛然沉下脸色,“你找到威远侯做了靠山,以为便能将本王抛之脑后了吗?”

    周景是浑人,不是蠢人。他初一十五时常陪王妃去庙里进香,行踪并不难捕捉。

    以姜氏的姿色和经历,她能把自己藏得这样紧,连住在威远侯府,在威远侯那老色鬼的眼皮下都可得到保全,怎么会轻易让他见到?姜氏丧夫新寡,竟有雅兴于致祭间隙烹茶怡情。这些周景昔年不放在心上的疑点在见到姜氏之后一点点浮出水面,她不是轻浮的人。

    姜氏不意他突然揭穿自己,身子一震,随即怒道:“王爷请勿胡言乱语!”

    周景的视线在美人脸上滑过,又放软声音:“本王不是在轻践你,你一个弱质女流,又生得这般美貌,一般人家藏不住你。你带着女儿在京城求生,殊为不易。那时候你能想托庇于本王,说明在你心里,本王是个可托终身之人,本王很开心。”

    他懂她。

    “王爷!”姜氏坐不下去了:“圆智大师出门访友,近日不会回寺,王爷还是请回吧!”

    也罢,话说太尽终归不太好。

    周景从善如流,笑吟吟起身道:“也好,今日天晚了,改天我再来寻你。”论起皮厚,整个京城他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姜氏忍无可忍:“不必了。王爷家中自有娇妻美妾在侧,何必与我一个空门中人纠缠不清,平白坏了名声?”

    周景摇头而笑,她哪知自己这些年的痴念?名声与她比起来算什么?好在终是叫他寻到了。

    只是姜氏性烈,若他强逼过甚,只恐会令佳人摧折。

    他最没有耐心,也最不缺耐心。

    那么多年都找过来了,最后的时间他等得起。

    那么,孤身的美人大多会有麻烦,她的麻烦是什么?她为什么突然选在女儿入宫后出家?

    周景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俘获美人芳心的捷径。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番外除了交代些前情外,其实就想说,郑芍她们这么顺利,尤其是在扶三皇子上位上,少不了秦王的暗地帮忙。只是篇幅,题材和作者笔力所限,写不出太多背后的故事,所以这篇文最后结局就是这样了。

    要完结了,还有点舍不得,我就多罗嗦几句吧。

    古言文方面,有一个后宫文计划。但接下来我会先更之前早就说过的那篇女主变马的小萌文,随后是竹马那篇,这是早就承诺过的,之后才是后宫文。为了保证节操,这次我会先存一段时间的文。为了不让专栏看上去遍地是坑,后宫文文案会在第二篇文开更后放上。

    构思中的后宫文风格应该有点像本文第一章 ,算轻松调侃风吧。毕竟本来这篇文我是想写轻松点的,但女主设定受限,没办法轻松到底,太遗憾了,所以这一篇女主身份会很高。有兴趣的亲可以穿越到我专栏收藏一下

    本书由【Novel瘾君子】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