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1章 完结

作者:吊睛白额乖乖喵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其实不光是晨晨写了信, 三胞胎也给他们的爸爸送上了一份自己的心意,是一盘录音带,那里面有三个小家伙想要对他们爸爸说的话。晚上十点, 在看完了闺女的信,听完了儿子们的录音后, 纪明远发出一声长叹,对着胡菲感慨道:“我不是个好父亲!”自打纪明远当了这水源县的县长后,四年了,一趟家都没回过,不说别的, 就说三胞胎,要不是胡菲总拿纪明远的照片在他们眼前晃悠着,总在他们的面前描绘着他们爸爸伟岸的形象,恐怕三个孩子对爸爸这两个字的概念都快没有了。

    “现在这边比以前发达了很多。等到明年春天,如果有机会的话, 我把孩子们都带过来,咱们一家团圆团圆。”以前是没办法一个是路途远,环境恶劣,再有一个是孩子们都小,怕折腾出病来, 纪明远就算心里再想几个孩子,也不敢拿他们的健康折腾。

    “算了,别折腾孩子们了。”纪明远说道这里,好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咬了咬牙, 对着胡菲道:“今年过年,我回去。”

    胡菲立刻露出不太相信的模样:“真的?没骗人?”

    “怎么能是骗人呢。”纪明远正色道:“你丈夫是那样的人吗?”

    “那可不一定。”胡菲笑眯眯的故意挤兑道:“你每年春节前都说有时间的话一定会回来,可到头来你每一年都没见个踪影。”

    纪明远听了这话立刻露出颤颤地表情,咳了一声道:“外地的水烧开了,我给你倒盆子里,你烫烫脚。”

    十点半时,两口子躺在了一个被窝里,男人茹素许久,这般温香软玉在怀,哪里又能够忍耐的住,于是这一折腾就又折腾到了大半夜,等第二天,胡菲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都已经升的老高了。大概是听见动静了,纪明远从书房里走了出来,见胡菲正在床衣服,脸上一下子就带出了笑容:“你醒了?”胡菲抬起头白了男人一眼,不过因为昨晚滋润的不错的原因,今天的她看起来非但不憔悴,整个人反而充满了一种娇艳的光辉,万分的可爱。

    今儿恰巧是周六,纪明远也不用去上班,两个人决定出去逛逛。当然用胡菲的话来说,就是实际考察一下纪明远同志的工作成果。

    两个人先去了广场公园,这公园是一年前落成的,占地面积10公顷,公园里不仅绿树成荫,鲜花成簇,且安装了嶙峋的假山和自动喷泉,它环境优美,各种健身设备齐全,虽然还没有后世的广场舞大妈们,但是练太极的,连吊嗓子的,一大推人聚在一起看人下象棋的,小情侣出来约会的,周末领着孩子出来游玩的,各种各样的人,层出不穷。

    在这个黄沙遍天的地方,能有这样一个沁人心脾的绿洲,不得不说让人心情舒畅了。

    “先生,小姐,照个相不?”一个穿着夹克,脖子上挂着只沉笨相机的小青年颠颠地跑过来,十分嘴甜地说道:“这位小姐今天可是真漂亮啊,难道不想把这样的美丽永久的停留在底片上吗?”

    胡菲和纪明远彼此对视一眼,前者立刻抿唇一笑,对着后者小声笑道:“听见没,人家夸我漂亮呢!”

    能在家里给媳妇倒洗脚水的男人,在外面却怎么都放不开面子,听见胡菲这样说了后,立刻就拿眼睛瞪了某洋洋得意的女人一眼。不过照片最后还是照了,而且还是一张合照,照片上胡菲挽着纪明远的胳膊,笑的比谁都甜蜜。

    从广场公园出来后,两人在街上吃了午饭,然后就坐车直接去了位于县城西边的轻工产业园。

    “这里的总面积有30平方公顷,集产、供、销、科研,信息于一体,离市中心较近,又靠近高速公路,交通极为便利。主导产业是机械、摩汽配,生物制药,工程总体分为三期,现在只完成了第一期的水电供应和填方工程……”纪明远夸夸而谈,他脸上的表情冷静,但是眉宇间却有着一股自豪之色。

    如果说女人更看中爱情和家庭,那么毫无疑问,男人这种东西最看中的其实是自己的事业。

    胡菲看着站在那里沉稳的诉说着自己宏伟蓝图的男人,心里则情不自禁的回忆起过去来,她想着:如果当年她没有【重生】到这个时代来,那么这个男人将会变成什么样子,也许是一辈子都埋在小村子里郁郁不得志,也许是像那些七十年代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在经历一番波折后,取得成功的事业,与不和的原配妻子成功离婚,然后又经过重重困难与心中的白月光走在了一起。

    人生的路虽然有很多条,但是胡菲觉得,纪明远现在走的这条路,应该是他心理最想要走的,而能够看着他一步一步坚定的实现自己的梦想,能够和他携手共同进步,对于胡菲来讲,真是比什么都让她觉得心满意足了。

    去了广场公园,去了轻工业区,第二天,两人又去了水源发电厂。

    尤记得四年前,胡菲站在高岗上看着底下一片黄凸土地的景象,但是此时此刻,出现在她眼前的已经完全大不一样了,一架驾风车一样的东西被竖起在这片土地上,远远一望,真是万分壮观的样子。风力发电对比火力发电和核力发电虽然具有不稳定,发电量较小的弱势,但是这些在水源县却反而成为了优势,一来是,这里本来就是常年的大风天,恨不得一年三百六十七天都刮风,第二个则是投资数额相对较小,既节能又环保,产出的电量也足够提供人们的生活所需。不说别,自从这片风力发电投入使用后,整个水源县再也没有出现过断电的情况,人们就算整天开着电视机,也不用担心,它会突然黑屏了。

    而这些全都是纪明远给这个地方带来的改变,对此,胡菲也是与有荣焉。

    毕竟连男人自己也说了,这军功章上,也有她的一半呢。

    胡菲原本只打算在这里呆一个星期就回去的,可是她的双脚背叛了她的心,结果磨磨蹭蹭的,时间都过去了一个月,她才在潘丹丹几乎疯狂的电话催促下,踏上了回去的路途。“胡总,这是您这一个月积压下来的工作任务,请“务必”尽快处理完毕。”小潘秘书的脸色及其不好看,看着胡菲的目光充满了谴责。知道自己事情做的不地道,胡菲情不自禁的移开了视线,可是看着眼前那几乎高到快没过头顶的文件,她不由头疼的揉了揉额头。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的走过,秋去冬来便又到了一年的年底。

    这一日,胡菲接到了一个胡爹亲自打来的电话。

    电话里头说胡玲出事了。

    “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派出所里,警察对着胡菲如此说道。

    “谢谢!”胡菲对着人家点点头。

    她微微搓了下自己冰冷的掌心,坐在了一条长方形的桌子后头。大约两分钟之后,胡玲走了出来,她的状况看起来是十分的不好头发凌乱毛草,脸色苍白憔悴 ,身上有明显的伤痕,最要紧的是她的手腕上,还带着一只白色手铐。

    “你来干什么?”胡玲看见胡菲,立刻冷笑起来,侧头道:“看我笑话的?”

    胡玲的出事,来源于她背后靠山的倒台。

    她的靠山是本地的一个地头蛇,一个叫强哥的男人,那男人在安屏开了一家最大的夜总会,胡玲离婚后就和他名正言顺的勾搭在了一起,不过可惜的是好景不常,那强哥在一次黑吃黑中,给人乱刀砍死了。

    这事情在本地闹的特别轰动,简直可以说是,人尽皆知了。

    他一死,强哥的媳妇立刻就卷了他所有的家财跑路了。

    强哥的公司也是树倒猴孙散,能瓜分的都被底下的人刮分走了。

    这胡玲可就倒了霉了,要知道她过手的那些信贷钱,最后可都是投给了强子啊,他一死,这些钱就全都打了水票了。

    事情被捅了出去后,要债的人接二连三的出现,胡玲不得不拿出自己所有的家财来填补窟窿,可是这些钱依然远远的不够,感觉自己的钱可能要不回来的人们开始歇斯底里了 ,人要是逼到这份上,那可是什么事情都会干的出来的。看胡玲现在一身的伤痕就能明白众人的怒火究竟有多么高涨了。

    “你说对了。”胡菲对着胡玲笑了起来:“我来就是看你笑话的。就是来落井下石的。”

    “你!”胡玲看着胡菲,眼睛一下子就赤红了起来。

    “我还要亲自告诉你一件事情呢。”胡菲微微探出身子,对着胡玲露出个狐狸一样,不怀好意地眼神:“你知道吗?我大姑姐纪雅,啊!也就是你前夫现在的妻子,她怀孕了呢!……说实话,我们也没想到哈,她都这么大年纪了,居然还能怀上,兴昌很快就能有个弟弟或是妹妹了呢!”

    “胡菲你得意什么!”胡玲砰地一下想要站起身,可惜她的腰还没有挺直呢,就被站在她身后的警察强行按了下去。

    “老实点!”警察怒喊道。

    “你不过就是比我命好罢了!”胡玲气的全身都打起了摆子:“我只恨老天爷不长眼睛,处处偏帮着你,不过你也别得意,我不相信你会一直这么幸运,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你会像我,不!你会比我还是惨上一千倍一万倍……”

    “是嘛。”胡菲对着她柔柔一笑:“我等着。”

    从派出所出来后,顶着头上温暖的冬阳,胡菲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她用大哥大给公司财务那边打了个电话。

    “没错!要用一笔钱……这笔钱就从我个人的账户上划走……对,三天之内我要见到现金,你们派个人把钱给送到……”

    “为什么要你给还债?”胡妈几乎是大发雷霆:“你有病啊,钱多烧手是不是,胡玲做的孽,凭啥你来给,你忘了她以前是怎么对你的了?”

    “妈!你听我说。”胡菲这个时候却非常的冷静:“这个钱咱们不得不出。”

    在胡玲那过贷的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四邻八乡的村民,甚至就连黄岗村本村的都有一分部分的人,而这些人在胡玲那放款时,固然有一部分是被那高利所诱,但这其中未尝就没有,老胡家胡菲家大业大,又是相邻相亲的肯定不能跑路的想法,换句话说,胡玲一直在有意无意的借着胡菲的名头,在外给自己的撑名头。“胡玲姓胡,我也姓胡,不管咱们内里怎么不合,但在那些不知情的外人眼中,就是一笔写不出两个胡字来。胡玲能撒手不管,往监狱里一蹲,但咱们不行,咱们宝龙公司在这片地界上是远近闻名的优秀企业,岂能为了这种事情,伤了自身的名声。”

    “可。可这亏也不该你来吃啊。”

    “妈,你以前不是告诉过我有的时候吃亏也是福气嘛!你放心,我还给的只是那些人的本金,利息什么的根本就不用想。而且 法院那边会开始拍卖那个公司的剩余资产,应该也能抵消一部分。 ” 胡妈还是在那里愤愤不平,不过等到胡二叔,一脸泪水的给胡菲跪下时,她的那些愤愤便再也不好当面说出口了。

    胡玲惹出的这段风波,最后在胡菲的强力干预下,总算是大事化小小事华了,可是胡玲却没有那么容易被轻易放出来,作为当地黑老大的“情妇”之一,胡玲多少也参与了他的洗钱工作,等待她的虽不至于是牢底坐穿,但是没有个两三年的时间,肯定也是放不出来的。

    二月七日,农历春节。

    胡菲正在和胡妈置办着今日的年夜饭,突然地,一声属于女孩儿的尖叫声响了起来,吓的胡妈差点没把手里的菜刀给飞出去。

    胡菲朝着外面看了一眼,然后悄悄地抿嘴一乐。

    院子里,一身大包小包的男人,还来不及放下手里的东西,就被一位小美女给突袭了。

    晨晨猴子一样死死的挂在她亲爹的脖子上,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三胞胎看了看姐姐又看了看男人,脸上露出一丝迟疑的表情。

    有点疑惑又有点渴望。

    “云博,云耕,云琛——”男人大喊了一句,笑着道:“到爸爸这来!”

    真的是爸爸呀!天啊!!!爸爸回来了!!!三个小子一听这话立刻就疯了,嗷嗷叫着的就一咕噜的冲了过去。

    于是,等胡菲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屁股坐在雪堆里,身上还挂着四个兴奋小猴儿的场面。

    “回来了!”胡菲站在那里,笑的一脸温柔。

    纪明远狼狈的抬起头,然后冲着胡菲一乐:“回来了。”

    阳光照在这一家人身上,别样的温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