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30章 我们尽力了

作者:七日来复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430章 我们尽力了

    许斯澈一下子明白了,现在的姜时羽并不是在生气,只是因为害羞。

    “时羽,这个是给你的。”回想起之前,在书上看到了,面对害羞的女生,就是要主动出击,不能让她有一点反悔的余地,于是许斯澈在干脆利落的把营养绝对丰富的晚饭,塞到姜时羽的怀里之后,就转身潇洒的离开了。

    等姜时羽反应过来,想要拒绝的时候,许斯澈早就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走了,懊恼的看着怀里的东西,竟然都是自己爱吃的。

    既然现在许斯澈又不在,又看不到自己吃没吃,不占便宜是王八蛋,于是在这种思维奇异的开脱下,姜时羽心满意足的吃着许斯澈为自己准备的晚饭。

    母子两人正在欢乐的吃着晚饭,急救室的门突然打开了,陆续的走出来医生和护士,主治医生走到姜时羽的面前,叹息一声,“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姜时羽自然也看到了推车上被蒙着布的尸体,手里拿着的东西,嘭的一声滚落到地上。

    “老师……”趴在霍鸣的尸体上,姜时羽泪流满面。

    “姜医生,我们要把他放到停尸房里。”意外之意就是,等到了停尸房在来表示自己的伤心,现在不要妨碍我们工作。

    姜小铭楞楞的看着没有生命的霍鸣,心中百味杂陈。

    当初,霍鸣带着他一起玩耍,一起躲避妈妈抓捕。就连自己的小舅舅也是他救回来的,这样一个好人,就这样离开了。

    姜小铭和姜时羽跟在推车的后边,用几乎相同的姿态走着。

    “宋辞!”姜时羽在路上走着,咬牙切齿的念着这个名字。

    为什么在连老师最后的一点时间,都不留。难道,他就真的这么恨老师,那些财产对于他来说,就那么重要吗!

    与此同时,从医院离开了的宋辞,坐在自己的家里,双目无神,茫然的看着手里的那封信。

    “明天给老师办婚礼,希望你能够到场。”叮咚一声,短信提示音传来,宋辞低头之时就看到这样一句话出现在手机界面上。

    第二天,由姜时羽操办的葬礼正式举行。

    被邀请的各界人士,纷纷赶回来参加。

    两边的道路上摆满了送来的表示哀悼的花圈。

    “你说,今天宋辞会不会过来?”得知姜时羽也邀请了宋辞过来,许斯澈在一边神秘兮兮的问道。

    姜时羽白了他一眼,“来不来,和你有什么关系?”

    姜时羽和宋辞以及霍鸣之间的纠缠,许斯澈派手下出去查了查,知道了全部的事情,表示自己对于两人的交手还是很喜闻乐见的。

    “怎么和我没关系?”许斯澈不服气的说了一句,凑到姜时羽的面前,“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在一边看着的姜小铭,简直想当场给许斯澈鼓掌了,这句话说的,真有水平,直接把姜时羽的话给堵死了。

    姜时羽还想反驳,但一边的哀乐响了起来,她不得不放弃了个许斯澈争吵。

    “今天是老师的忌日,感谢各位的到来。”下边一阵沉寂,姜时羽扫了一眼下方,注意到宋辞坐在最角落的一个地方,随后继续说道,“我想你们一定好奇,今天为什么不是由老师的儿子来主持,而是由我来。”

    果然,听到这里,一些比较传统的老人,充满好奇的盯着姜时羽,下边也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比起来这个,你们想不想知道,老师到底是怎么死的?”姜时羽再次抛出来的一句话,加剧了礼堂里边的喧闹声。

    “姜时羽,你够了,这是我父亲的葬礼。”角落里坐着的宋辞,最终忍不住起身,愤怒的站起,单手指着台子上站着的姜时羽。

    被指责的姜时羽,反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怎么,我们的宋公子,难道是忍不住自己说出实情?”

    姜时羽的话,又把矛头指向了本应承办这场葬礼的宋辞。

    众人议论的声音更大了,有人还不时的偷看一眼站在角落里的宋辞。

    “既然我们的宋公子,不愿意说出实情,那就由我来说吧。”姜时羽直直的盯着宋辞,嘴角的冷笑持续扩大,缓缓的说出事情的来龙去脉。

    “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你说的东西是对的。”听过姜时羽的述说,其中一人首先提出自己的问题。

    这个问题,姜时羽当然也想到了。

    “各位来客,请看这里。”说话间,姜时羽身后的大屏幕上,缓缓的播放出她从医院得来的视频。

    视频一出,其他人自然也没有什么话,纷纷质问着一边不为所动的宋辞。

    嘲笑,斥责,谩骂,包围了宋辞的,但是他仍然保持着原本站着的样子,一言不发。

    姜时羽见到这个样子,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快意,老师,我一定会让杀害你的人得到教训的,即使他是你的孩子,我也不会放过。

    一边的许斯澈注意到宋辞现在的行为明显和自己调查来的性格不符合,眼中划过一丝暗光。

    觉得宋辞受到的谴责够了,拨开人群,走到宋辞面前,“好了,再怎么说,他也是老师的儿子。我们就给他两天的时间,让他决定是自己自首,还是由我们来送他到监狱里。”

    “不行,他这么恶劣的人,我们现在就应该把他送到监狱里边……”

    “对啊!”

    “我们绝对不能放过他!”

    一句句愤恨的话,从其中的某些人口中传出来,可见在这些人的心中霍鸣的地位是有多重要。

    “安静,怎么说他也是老师的孩子,我们不要逼的太紧了。”

    姜时羽再次为宋辞开脱,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纷纷看向宋辞,等着他的反应。

    宋辞则是,复杂的看了一眼姜时羽,随后光明正大的离开了礼堂。

    一阵风吹来,刮起了满地的灰尘。沉默不语的许斯澈,偶然看到了从门口飘进来的一张纸,随手捡起,放在了口袋里。

    于是,姜时羽继续主持着霍鸣的葬礼,但是知道了真相的众人,都没有了之前的心情,草草的结束了葬礼,定了一个时间下葬。

    “好了,事情都解决了,我们走吧。”许斯澈迫不及待的拉着姜时羽离开。

    他还有点事情要问她呢,既然宋辞已经解决了,就没什么可忧心的了

    “你放开。”姜时羽挣扎着从许斯澈的手里挣脱出来,气势汹汹的盯着他,“你和我是什么关系,凭什么我要跟着你离开?”

    许斯澈一时间呆愣在那里,他以为昨天姜时羽能够接受自己送给她的东西,就是已经开始接受自己了,没想到她对自己还是这么抵触。

    “你是我孩子他妈,这个理由,可不可以?”许斯澈转而想到苏许的那句话,故意说出来,试探着姜时羽。

    他什么时候知道小铭是他的孩子了?

    “你孩子他妈,在你自己的家里,怎么会是我许总你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姜时羽定了定神,自己一定不能先漏出马脚,说不定许斯澈只是来试探自己一下呢。

    “……”

    姜时羽脸上的表情没变,许斯澈开始怀疑,难道小铭真的不是我的孩子?

    姜小铭站在两人中间,看着他们一来一往的,心里不断的为许斯澈加油打气。

    加油,再加把力,妈咪就要被攻陷了。

    “既然许总没什么大事的话,我们就先行一步了。”无视许斯澈脸上受伤的表情,姜时羽拉着姜小铭和他擦肩而过。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亮光一闪。

    解决了宋辞的姜时羽还不知道,明天自己即将成为知名人物。

    第二天,姜时羽洗漱过之后,神清气爽的到医院上班,却发现里边的人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的,就连来看病的患者也不时的偷瞄自己。

    最近,我又犯了什么事了?没有啊!除了昨天给老师办的葬礼,也没什么大事,怎么搞的所有人都好像认识我的样子。

    等姜时羽走远,原本平静下来的人群,议论纷纷,“看到没,就是那个医生,看起来衣冠楚楚的样子,其实啊,和好几个男人都有纠缠。”

    “真的啊,那个小姑娘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人啊。”另外一个人插嘴。

    “不相信是吧,来看看今天的八卦杂志。”说着,最先说话的中年女子,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了一本杂志,摊在另外两人面前,“看看吧,这上边的女人像不像刚才的医生?”

    “还别说啊,真像!”另外两人发出感叹声。

    既然关于姜时羽的事情,其他的人都知道了,姜时羽作为当事人,自然不会被始作俑者放过。

    “哎,这些照片是什么?”姜时羽刚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就见到上边放了一叠的照片,她好奇的拿到手中,一张张看过去。

    每一张照片,都是自己跟着一个男人在一起,或拥吻,或拥抱,或送别……

    姜时羽注视着桌面上的照片,嘴角出现一抹嘲笑般的笑容。

    哼,想凭着这些东西来打击我?这是第二次了吧,你还真是有毅力啊!

    同一时刻,在许氏集团的许斯澈,在自己的桌面上也见到了这些照片。

    “林助理,现在就去查!”没想到现在还有人在针对时羽,最贱怎么这么多人找时羽的麻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